我的岳父是阎王第三百一十八章摊牌,我的岳父是阎王第318章摊牌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我的岳父是阎王 > 第三百一十八章摊牌

第三百一十八章摊牌

别看田悦柔柔弱弱的,像是大一点风就能吹跑,可是此时此刻却爆发了无以伦比的震慑力。
  
  仅仅靠着那从来都没有修炼过柔弱身躯,硬是逼得实力滔天的林家长老林峰步步倒退,直到后背撞到了墙才猛然发觉,自己已经被逼迫到了此等地步,不由得勃然大怒。
  
  “田悦,没想到你竟然会是这样,既然你已经另有寻欢心有所属,为什么昨天你还要那样招惹我?”
  
  “我招惹你?呵呵,我说林大长老,你是在说笑话吗?昨天从头到尾都是你点名找我好不好,我可曾有过主动邀请过你见面?即使因为你的点名被迫和你相见,我可曾有过主动投还送抱?还不是林大长老仗着自己那高深的实力直接动粗,二话不说把我抱回了家中……”
  
  被林峰如此质问,田悦一下就被逗乐了,扑哧一下笑出了声。
  
  她一脸嘲讽的看着林峰,忍不住反唇相讥。
  
  “呃,或许当时的确像你说的那样,可是在我家里呢,你若是真的被我强行抱回家中,为何在床上表现的那么主动疯狂,为何……”
  
  林峰的心里莫名发虚,发虚的同时更加悲愤莫名。
  
  是,回想一下昨天发生的事情,自己的确一直在主导。
  
  从刚进入高档娱乐会所的嚣张霸道,到随后的阔绰打赏,以及直接点了田悦,甚至到了最后二话不说抱起田悦就跑。
  
  这一桩桩一件件还真都是自己在主导一切。
  
  甚至包括在把田悦抱回家中丢在床上之时,也是自己主动霸道居多,田悦所做的无非是有了激烈的回应罢了,真还说不上有什么主动。
  
  可是有一点让林峰如鲠在喉不吐不快,那就是床单上的那一抹嫣红。
  
  若是田悦真的已经移情别恋不再喜欢自己,为何要把自己最为珍贵的第一次给了自己?
  
  此时此刻,林峰心里憋屈的都快要炸了,他迫不及待逍遥知道其中的答案。
  
  可是还没等他把那事问出口,就直接被田悦的一阵阵冷笑声打断。
  
  “呵呵,我说林大长老,你不是会还在为床单上那点嫣红在瞎捉摸啊,现在都什么年代了,难道你真的以为那是我的血迹?哈哈哈……”
  
  田悦像是被逗得不轻,捂着肚子笑得前仰后合,差点笑出了眼泪。
  
  “我说林大长老,你都年纪一把了不会我还是个童男吧,难道从来都没有去过风月场所,对里面那些道道一无所知?哈哈哈,你真是单纯的可以,难道你不知道为了满足客人们的处子情结,风月场所都会教姐妹们用些什么手段?一个鱼漂装点鸽子血,关键时刻偷偷捏爆……”
  
  提起了这些见不得光的小手段,田悦如数家珍格外兴奋,听得林峰如坠冰窟身上起了阵阵刺骨的寒意。
  
  “原来是这样的啊,竟然是这样子的,田悦啊田悦,我只想问你一句,从头到尾你有没有喜欢过我,你究竟把我当做了什么?”
  
  “喜欢你?呵呵,小时候吧,的确有点喜欢,喜欢你这个免费保镖兼打手,喜欢你这个能被我使唤的团团转的跟班,喜欢我无论买什么都会抢着付钱的移动钱包……”
  
  说到这里,田悦不免有些难为情。
  
  “呃,如果这就是喜欢的话,那么我小时的确喜欢过你啊,可是我总感觉有些不对,怎么听都是因为你用着顺手才接近的你,貌似和喜不喜欢完全无关啊,我知道你还想问,既然一点都不喜欢你,为何昨天会和你上床,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啊,我本来就是干那个的,陪谁睡不是个睡,至少你我之间还有着不少往日的情分,陪你一晚就当是偿还了以往欠你的,从此以后我们恩怨两清,怎么样,我说的够不够清楚,你是不是该彻底死心了,滚,立刻给我滚,滚出我的婚礼现场,把我的婚宴捣乱成了这样,你特么真是个扫把星,早知道昨晚就不陪你睡了……”
  
  田悦掐着腰抬着指头指指点点,一通解释像是说明了以往的一切。
  
  之所以曾经和林峰在一起,那就是因为用得顺手啊,安全和喜不喜欢无关。
  
  至于昨天发生的那些事,就权当是再偿还把林峰当狗一样使唤的旧债。
  
  如今陪睡了一晚,从此恩怨两清,从此两人形同陌路再无再无瓜葛。
  
  听到了田悦如此描述自己珍视了多年的感情,林峰哪里还能承受得住。
  
  他一下就急红了眼抬起手来啪的一声,甩了田悦一个大耳挂,一巴掌把田悦抽倒在地,随后便再也无颜留在这里,直接冷这张脸,怒气冲冲的离开了。
  
  他怎么也没想到,在他转身离开的时刻,身后的田悦早已经浑身颤抖梨花带雨,看起来是那样的绝望和不舍。
  
  田悦出自本能,本能的伸出手臂想要拉住林峰。
  
  可是手刚一抬起,就似乎想到了什么,只能极为无助的放下。
  
  直到看着林峰怒气冲冲大踏步冲出来大门,田悦的情绪这才彻底失了控,直接捂着脸跪在了地上哽咽出声。
  
  “林峰你原谅我吧,你可能永远都不会知道我到底有多么爱你,可是我们注定有缘无分啊,有着这么一对极品父母,我的生活早就已经毁了啊,注定无法为了自己活着,林峰,你忘了我吧,我希望你你活得好好的,千万不要再受我的拖累,呜呜呜……”
  
  “哭哭哭,哭什么哭,你个贱女人把话说清楚,你昨天是不是见你的老情人林峰了,是不是还和他上了床,把你珍贵的第一次给了他?”
  
  啪,新郎官林俊不知什么时候走了过来,此时一脸铁青抬手就给了田悦一个大耳挂,一巴掌把天悦扇倒在地。
  
  即使抽的田悦脸颊肿起老高嘴角溢血,依旧不肯善罢甘休,抬起大脚丫好一通踩,踩得田悦痛呼出声,疼得满地打滚依旧不肯善罢甘休。
  
  “说,昨天晚上你到底去了哪里?是不是和你那老情人睡了?鱼漂也能伪装第一次?特么的,那都是什么年代的老黄历了,也就是林峰那混蛋够傻,才会被你如此糊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