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岳父是阎王第三百二十一章入局,我的岳父是阎王第321章入局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我的岳父是阎王 > 第三百二十一章入局

第三百二十一章入局

这个马屁精怎么都没想到,自己掏心掏肺的出谋划策不仅没能讨取林少的欢心,反而让林少心里有了浓浓的忌惮,瞬间起了杀意。
  
  若是知道如此,他想必一定不会再这么做。
  
  即使做了也必定会当场和盘托出,说出这些毒计的出处。
  
  “林少冤枉啊,这些毒计根本就不是我想出来的,那都是我的亲身经历,我就是这些毒计的受害者,两年前我的未婚妻也被一个纨绔大少给盯上了,他把这些毒计全都用在了我的身上,我的媳妇就是这么被人给撬跑的……”
  
  可是没有若是,既然被林俊如此忌惮,以他行事从来都不留后患的风格,这个马屁精必定会无声无息的死去。
  
  不过这都是后话了,要到以后再说。
  
  我们言归正传,再次回到了林俊林大少所在的客厅之中。
  
  因为那个马屁精一鸣惊人,提出的毒计虽然狠毒却极为可行,林俊林大少也只是稍稍犹豫了一下,便当即点头同意。
  
  “好好好,这件事就这么办了,既然是你出的主意,那就让你来试试好了,只要把这件事办好了,我会让你一飞冲天,呵呵……”
  
  林俊大有深意的看了那个出了主意的马屁精一眼,心里却有了不一样的想法。
  
  “既然留你不得,那正好就由你去做这些缺德事,一旦将来我那可爱的妻子发现了什么,哼哼,到了那时我就一股脑推在你的身上,哈哈,到了那时,我一怒之下把你给杀了,既能讨好我的妻子,又能彻底铲除后患,这一举两得的事情,我又何乐而不为呢,哈哈哈……”
  
  林俊林大少越想越乐,笑得合不拢嘴。
  
  这个出主意的马屁精一下被林少给笑蒙了,有些不明所以。
  
  可即使是如此他也不能面无表情的站着,只能咧开了大嘴陪着林少一个劲狂笑。
  
  也不知道笑了多久,笑的腮帮子都酸了,笑出了眼泪。
  
  像是想到了把这件事办成后,自己被林少多加赏识飞黄腾达的样子,于是乎他笑的无比开心。
  
  他若是知道林俊林大少大笑的理由,不知道他作何感想,还能不能笑出声来。
  
  好一阵大笑之后,这个马屁精在林少的眼神示意下止住了笑声,匆匆告辞而去,显而易见,他这是提前去做准备,准备去实施那些毒计。
  
  一周以后,田悦的父母突然染上了赌瘾。
  
  起初手气极旺,十赌九赢,赢了很多的钱。
  
  有了这么大的收获,夫妻二人更加刹不住手了,开始了大赌特赌。
  
  因为在赌场里赢了很多钱,最后彻底起了贪心越赌越大。
  
  最终一把压上了所有的继续还不算,竟然还把家里的房子也给押上了。
  
  这一次幸运女神没有站在他俩的一边。
  
  只输了一次就将原本原本殷实的家底输了个精光。
  
  赌场老板皮笑肉不笑的拿着那张房契发出了最后通牒。
  
  “别说我不给你们活路,三个月,我给你们三个月时间筹钱赎房,要是三个月还凑不起钱,呵呵,那么你们只能立刻搬出去风餐露宿了。”
  
  话音未落,赌场的看守们直接走上前来,把夫妻两人一架,直接丢出了赌场的大门。
  
  被外面的小风一吹,夫妻两人一下就清醒了过来,想到即将无家可归的处境,忍不住黯然神伤。
  
  “赌赌赌,就知道赌,早就劝过你们别再赌下去了,见好就收,你们死活不听,那样赌下去肯定会倾家荡产的,你们以为我那是空口白话胡咧咧啊,那都是我的亲身经历,哎,当初怎么拦你们都拦不住,现在就是后悔也已经晚了,只能卖儿卖女渡过难关了……”
  
  一阵熟悉的唠叨声传来,听的夫妻二人极为羞愧。
  
  从他们第一天被人带进赌场,这声音的主人就堵在门口拼命阻拦,为此还挨了赌场守卫的毒打。
  
  可是哪怕次次挨揍,他依旧不管不顾拼命阻拦,被打的头破血流也不肯善罢甘休。
  
  当时夫妻二人很不以为意,意味就是遇到了一个疯子。
  
  后来无意中倒是听人说起这疯子的经历,他原本也是个十分成功的商人,生意做得十分成功。
  
  也不知道是怎么了,突然就迷恋上了赌博,最后赌得倾家荡产无力偿还赌债,最终连唯一的女儿都卖到娱乐会所里去了,其中的后果可想而知,估计那女孩这辈子都给毁了。
  
  或许经历了太过凄惨的事情,他才心有执念,一个劲堵在赌场门口不让人去赌。
  
  被他阻拦的人显而易见远远不止田悦的父母。
  
  想起了疯子曾经善意的阻拦,夫妻俩更加是羞愧到了极点。
  
  一想到只有三个月筹钱赎房,夫妻二人几乎愁白了头。
  
  这里是什么地方啊,这里是寸土寸金的魔都啊。
  
  如今家里的那套房子可是耗尽了几代人的积蓄才买下来的,那可是好大一笔钱啊,短短三个月而已,自己又该去哪里挣着么多钱啊,难道也像那疯子一样,把女儿给卖去娱乐会所,把心肝宝贝推进火坑?”
  
  这念头一出,田悦的父亲就忍不住打起了哆嗦。
  
  这事太缺德了,他怎么都做不出来。
  
  倒是田悦的母亲眯缝起眼若有所思。
  
  毕竟她是在田悦12岁时,才嫁到田家的,田悦的亲生母亲在田悦10岁的时候,遭到了妖魔的袭击而去世,当初自己知道这件事后,就盯上了田家。
  
  毕竟这里是魔都,家里有了一套房子就等于有了安身立命之所,自己一个外乡人已经在魔都打拼了好多年了,攒下的钱还不够买一个卫生间的,要是这么积攒下去,不知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呢。
  
  为了早早成为魔都的一员,在魔都彻底扎下根来,她硬是不嫌弃田悦的父亲比自己大了七八岁,厚着脸皮开始了倒追。
  
  废了好大的劲才终于如愿以偿,成为了田悦的后妈。
  
  这小日子才舒坦了多久啊,怎么能说没就没了呢,我说什么都不能答应。
  
  不行,看样子是该想想办法了,只要能赎回房子,我什么都顾不得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