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岳父是阎王第三百二十七章少女的心,我的岳父是阎王第327章少女的心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我的岳父是阎王 > 第三百二十七章少女的心

第三百二十七章少女的心

如此这般举动,真真是奇了怪了,田悦对此百思不得其解,感觉到一阵阵恍惚。
  
  这感觉该怎么说呢,就好像身在高档娱乐会所的自己,是以个隐藏在滚滚红尘之中的名人高士一般,被一个又一个慕名而来的崇拜者前来探访请教。
  
  可是这特么的有点不对啊,我自己是个什么样,难道我会不清楚吗?
  
  因为从小就不爱读书,一首古诗基本上都无法记全,肚子里根本就没什么货好不好,哪里又有什么学问。
  
  既然请教不了学问,那就只能请教些别的了。
  
  可是姑奶奶我整天在红尘中打滚,貌似也没有什么地方出类拔萃。
  
  那么这些人到底想要请教什么啊,难道是想学一下如何去讨取男人的欢心?
  
  呕,这都是一群大老爷们好不好,请教这个做什么。
  
  有点扯了,这绝对没有可能。
  
  况且他们每次来一个个都正襟危坐目不斜视,像是生怕会多看我一眼。
  
  甚至我还能隐隐感觉出他们有着某种恐惧情绪。
  
  那感觉该怎么说呢,就像是多看我一眼,就会让他们搭上小命似的。
  
  奶奶个腿,要不要这么胡扯啊,姑奶奶我这么温柔可人,怎么会有那么凶残吓人呢,一定是他们瞎了眼了。
  
  田悦皱着眉头陷入了苦思。
  
  或许是我搞错了,他们来到这里真的只是为了交流?
  
  可是他们到底要交流些什么呢,怎么感觉也不像是在交流啊。
  
  我滴个老天,他们往那里一坐就只顾的自说自话,谈论的学问实在太过高深莫测,单独的每一个字我都能听得懂,可是一旦练成了句子,我当场就蒙圈了,麻蛋,那都是什么鬼玩意啊,我死活都想不明白那句话到底在说什么,这种状态下的我,又怎么可能和他们交流……
  
  田悦越想越愁,愁的同时不由得恼怒万分。
  
  奶奶个腿,既然都没法交流,他们特么的是不是有病啊,专门跑来花了钱,却什么事情都不干,难道就是为了胡吹一气?
  
  真真的是一群脑残,我算是涨了见识了。
  
  田悦越想越糊涂,感觉这个世界太奇怪了,已经不再是以往那个熟悉的世界。
  
  难道这就是魔都新的习俗?
  
  得了,魔都的套路太深,要不我还是收拾一下离开这个鬼地方得了,感觉那些民风淳朴的小城镇才更加适合我……
  
  要是这群人知道自己造成的后果,不知道会怎么想。
  
  明明是领命而来,专门给田悦捧场送钱来的,去搞的田悦怀疑起了人生,觉得已经完全不适合魔都的套路了。
  
  若是田悦真的赌气之下直接搬离了魔都,估计这群人一定很不好过。
  
  毕竟把这么简单的事都给办砸了,那个指使他们前来的幕后主使不知该作何感想,想必一定不会轻饶他们的。
  
  不过走运的是田悦虽然感觉到很不适应,但是并没有赌气之下就离开了这里。
  
  毕竟如今的她,除了在帝都那嗜赌成性早已没有了半点人情味的父母,貌似就在也没有别的亲人了。
  
  至于心里面,倒是很惦记一个人,那就是陪自己从小长大,一直无微不至照顾保护自己的那个男人,林峰。
  
  可是听说他受到了任务小队的召唤,风风火火的离开魔都去报道去了,这一次是生是死犹未可知。
  
  想到了林峰极有可能在任务中死去,田悦突然感觉胸口一阵阵发堵疼痛。
  
  堵得她几乎喘不上气来,疼的她额头上布满了冷汗,痛不欲生。
  
  直到此时此刻,她才真真切切体验到自己内心深处最为真实地感受。
  
  她是爱林峰的,爱得深入骨髓,她可以为了这份爱不顾一切。
  
  而这份爱也代表着她所有的美好,拥有着她对这个世界所有的眷恋。
  
  原来我之所以不敢去自我了断,不仅仅是因为怕疼啊,竟然还有着这么深的眷恋和不甘。
  
  可笑的我,以前竟然从不知道这个,会以为父母就是我的一切,为了那对无情无义只知道烂赌的父母,竟然跳进了火坑失去了一切,哈哈哈……
  
  田悦掉着眼泪放声大笑,笑的是那样的凄凉悲切。
  
  实话实说,若是把所经历的事情再重来一遍,她依旧不知道该如何选择。
  
  毕竟那时的父亲还是慈爱的,对她宠爱无比。
  
  为那样的父亲无论如何付出她都无怨无悔。
  
  可是若是知道做出那样选择之后,自己的父亲变成了现在这副模样,她还会那样选择吗?
  
  显然不会。
  
  她或许还会想尽办法帮那时的父亲渡过难关,但是无论无何也不会傻成那样,为此压上自己的一切。
  
  尽力就好,只求问心无愧,有些事情是自己做出来的,就必须去自己承担后果,我又何必大包大揽替他担下一切。
  
  或许就是因为这样,他才会不知道悔改,一直在赌场中彻底沉迷。
  
  想起了种种往事,田悦擦了一把眼泪黯然神伤。
  
  算了,事情已经都这样了,再去后悔又有什么用。
  
  峰哥,但愿你吉人天相能早日安全归来,虽然我如今已经流落风尘,但是我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保住自己的清白之身。
  
  这具清白的身体它是属于你的,也只能属于你。
  
  谁要是胆敢抢夺,我必定拼死捍卫。
  
  至于将最后的清白交给你之后又该怎么办?
  
  呵呵,我的名声已经被败坏成这样了,那里还配去做你的妻子。
  
  峰哥,到了那时你一定要痛痛快快放手啊,去找一个干干净净的大家闺秀,你们一起结婚生子好好过日子吧,哎……
  
  随着一声沉重的叹息,田悦瞬间拿定了主意。
  
  从那以后她每天都十分警醒,预防任何人对她下药什么的,誓死要保住清白。
  
  不过她所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日子依旧和以往那样,每天都有不少古怪的客人,点了她的牌后自娱自乐的胡吹一气,便开开心心的走了,田悦无数次认定他们就是群神经病。
  
  可是这样的神经病客人多多益善,她可一点都不排斥。
  
  毕竟这样的话既能轻松地挣到钱供养烂赌的父母,自己也貌似不用去敷衍付出什么。
  
  既然没有任何坏处,那又何乐而不为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