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岳父是阎王第三百三十一章放手?,我的岳父是阎王第331章放手?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我的岳父是阎王 > 第三百三十一章放手?

第三百三十一章放手?

林悦彻底的兴奋了。
  
  一想到眼前这个男子极有可能是自己恋人的战友,此次前来十有八九是受了恋人的委托,田悦那颗期盼已久的心砰砰砰开始了急速跳动。
  
  似乎若是不加以安抚阻止,极有可能因为跳的太快,直接从嗓子眼里跳出来……
  
  虽然知道并没有什么这样的可能,田悦仍然情不自禁捂住了胸口,想让自己尽快平静下来。
  
  “再也不能这么慌乱下去了,田悦你争气一点,别再这么闹腾,林峰他终于有消息了,真好,最好的是,哪怕此时他远在天边依旧这么的牵挂我,没忘了让他的战友给我捎来口信,林峰,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啊,都是我的错,我以前不该那么任性,不该那么粗暴的对待你的……”
  
  田悦越是着急,就越发的浮想联翩的安静不下来。
  
  看着她那激动难耐的样子,门口的男子对此深表理解。
  
  他自始至终都是出奇的安静,静静地站在那里,一言不发。
  
  直到过了好一阵子,田悦终于强压下自己那激动的情绪,惴惴不安的询问出声。
  
  “请问你是林家任务小队的成员吗?你认不认识一个叫林峰的?”
  
  “没错,我的确在林家的任务小队,而且和林峰同在一个任务小队。”
  
  男子声音依旧是那样的沉稳低沉,不过沉稳中透着一丝丝挣扎和犹豫。
  
  这一点田悦肯定没有感受出来,况且此时的她再也没有心情去感受别的了,心里被巨大的幸福填满。
  
  “峰哥,你终于还是记挂着我呢,我就知道,无论我做下了多错的事,你都不会怨恨与我,你一定会像小时候那样宠着我的,呜呜呜……”
  
  想起了林峰从小对自己的宠爱,田悦满满的都是幸福,幸福的同时,也愧疚万分,失声痛哭。
  
  直到如今他发现自己是真的做错了,和林峰之间应该坦诚相告才对,不该像上次那样,把家里的异变藏着掖着,老想着自己去承担。
  
  可是结果呢,事情被自己处理得一团糟。
  
  不仅自己跳进了污泥潭不算,还把父母惯成了现在那个样子,每天什么正事不干,只知道问自己要钱,彻底变成了一个没有了多少人性的赌徒。
  
  她要是早就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说什么都不会在那样去做。
  
  或许自己真就做错了呢,当是要去找一下林峰,让他帮着出出主意,或许如今的家里会是另外一个模样。
  
  再退一万步说,即使家里的房子真的没能赎回,貌似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啊。
  
  顶多一家人都搬出来租房子过。
  
  或许那样,父母还知道努力工作去好好过日子。
  
  哪里会像这样,整天无所事实只知道去赌啊,真是悔不该当初。
  
  田悦浮想联翩,又再次走了神。
  
  那门口的男子依旧十分平静的耐心等待,似乎丝毫没有感觉到遭到了冷落。
  
  时间就这样一点点过去。
  
  每当田悦惴惴不安的询问林峰的经历。
  
  男子轻描淡写的回答,总会让她惊心动魄,一颗心被高高的揪起。
  
  原来这就是所谓的任务小队啊,没想到峰哥每天都会经历这么多危险,真是吓死人了。
  
  这一刻,田悦总会升起浓浓的担忧,不由得神思恍惚,好像自己替代了林峰的位置,为感受着每天血与火的犀利,刀刀见血的生死相搏。
  
  只是稍微代入了一下,田悦就小脸惨白,几乎承受不住。
  
  自己也只是稍微感受了一下就变成了这样,真不知道峰哥是怎么坚持到现在的。
  
  田悦的心里纠结万分。
  
  “请问,峰哥叫你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是要带给我什么话,还是要交给我什么东西?”
  
  感觉自己这一阵的心情起伏实在太大了,田悦有些承受不起。
  
  她直接按耐住自己起伏不定的情绪,决定直奔主题。
  
  “呃,林峰的确是托我给你带句话,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原本一直都很沉稳淡定的男子,眼中突然有了一丝丝慌乱。
  
  这一幕被田悦看在眼中,猛然感觉这事有点不平凡。
  
  “峰哥到底叫你带什么话啊,没有什么好顾忌的,你不妨直说。”
  
  田悦猛然起了担忧,忙不迭的追问。
  
  “这个,这个,林峰说了,他每天都在面对生死,很多事情都已经想开了,也放下了,他认为自己随时都可能死去,是一个没有明天的人,所以呢,也不想再接着拖累你了,他叫我告诉你,让你好好保重身体,若是遇到合适的人,那就痛痛快快的嫁了吧,他会祝福你的……”
  
  别听越这么一逼,男子瞬间提起了勇气,极力学着林峰的语气开始了讲述。
  
  随着他的每一句话出口,田悦原本红润的脸上一点点变得苍白。
  
  到了最后几乎是没有了半点血色,苍白得像一张白纸一个样。
  
  原本那满怀期待的炙热眼神,也如同被浇了凉水一般,开始了急速降温直至熄灭。
  
  “呵呵,峰哥还是在怪我啊,怪我不知自爱,他这是想放手了吧,再也不想和我有任何瓜葛?峰哥,这到底是问什么啊,你宁可在任务小队里每天去面对生死,都不肯回来见我一面,我难道怎么就让你如此嫌弃吗?呜呜呜……”
  
  压抑了很久后,田悦那呆滞麻木的眼神,逐渐有了一点点的反应,从空洞洞的死寂状态一点点翻滚起了愤怒,直到最后,被无尽的怒火填满。
  
  “峰哥,我田悦到底是个什么人你应该知道的,你只怪我不知自爱,为何你从来都不去仔细想想这其中我有什么苦衷,你以前可从来都不是这样的,从不会如此草率地作出决定,尤其是事情一旦牵扯到了我,你总会多方面详细调查,无论外人再怎么说,你总会第一时间相信我的,这一次为什么什么都变了啊,为何你都不好好调查一下,就匆匆一走了之,难道你对我的感情就这么轻易熄灭了吗?为什么会是这样!”
  
  此时的田悦心中怒火升腾,一把就揪住了眼前男子的衣襟,状若癫狂的连连发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