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岳父是阎王第三百四十三章不容易啊,我的岳父是阎王第343章不容易啊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我的岳父是阎王 > 第三百四十三章不容易啊

第三百四十三章不容易啊

一想起那血腥的一幕,这名手下喉头一痒犯了恶心,呕呕呕开始了干呕了,恨不得把隔夜饭吐个干净。
  
  这真不是他承受力太差,实在是因为那一幕太过血腥残忍。
  
  当时他接到了林少的命令去跑去收尸的时候,那个同僚几乎都被砸烂了,不成人形。
  
  那时的他与其说是跑去收尸,倒不如说是清理一摊烂肉更为贴切。
  
  想到哪一幕可怕的场景,这名手下哪里还敢坐以待毙,连忙开口说出了此次跑来的原因。
  
  他似乎生怕自己说的不够严重,难以引起林少的重视,为了保住自己的小命那真是拼了,好一通添油加醋。
  
  这一下可不得了了,一听到自己的心仪的女人竟然动心了,分分钟就对别的男人动了心,一脸痴迷的主动投怀送抱。
  
  虽然造成这一切的原因都是自己用人不当,所托非人。
  
  明明此次任务是为了方便把这田悦彻底泡到手,是为了消除那个难缠的情敌阴魂不散的影响。
  
  可是他怎么都没想到如今会变成了这样。
  
  不仅没有将以前的隐患彻底消除,还突兀的冒出了一个更大的祸患。
  
  这个隐患更加得不得了,三两句花言巧语就俘虏了田悦的放心,分分钟就能让田悦意乱情迷主动投欢送抱,这要是再给他多一点的时间那还了得,那还不利利索索的爬到他的床上去了嘛,这怎么可以!
  
  田悦她命中注定就是本少的女人,本少既然看上了她,她就休想逃脱,任何人都不允许去触碰她分毫。
  
  不行不行,绝不能再耽搁了,必须赶紧赶过去才行,一想到本少心爱的女人被那个混蛋手下死死的抱在怀中乱吃豆腐,心里就堵得慌,这口气无论如何也咽不下!
  
  林少顿时被气得一脸铁青,额头上冒出根根青筋,他连招呼都顾不上去打一个,一把扯住了前来报信的手下的脖子,连拖带拽的拖着手下出了门。
  
  直到这个时候,他心中的怒气才终于爆发了出来。
  
  “你特么的是不是傻,没看本少爷都急成这样了嘛,你竟然还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让本少爷拖着,赶紧的,迅速带路,要是在这么磨磨唧唧的,你是不是想死啊……”
  
  林少一旦发了飙,那个手下哪里还敢有片刻拖延。
  
  他噌的一下一蹦老高,直接迈着大步走在了前面,很快就开始了一路小跑带路。
  
  就是在他的带领下,林少风风火火的赶到了田悦的家门口附近。
  
  起初他还心有顾忌,担心一旦自己被田悦看到会有所警觉,联想起以往发生的一切。
  
  那样的话可就大事不妙了,没准那丫头就能顺着以往遗留下来的蛛丝马迹浮想联翩,最终连蒙带猜的推算出自己就是幕后主使。
  
  若是这样的,田悦那丫头还不把我给恨死啊,要想再去得到她的心,根本就没有了半点可能。
  
  带着这样的顾忌,林少只能偷偷摸摸的一点点靠近。
  
  可是还没等他靠近那紧紧抱着田悦和陈凡两人,就听到了一个手下正在不知死活的诅咒自己,说什么自己才是罪大恶极,是最该挨雷劈了那个人。
  
  我擦,没想到这手下是这样的人。
  
  以前勤勤恳恳的办起事来还算踏实,帮自己解决了不少的难题。
  
  因为这个自己还真就牢牢地记住了他的名字,实话实说对他还是蛮欣赏来着,总想着找个机会加以重用。
  
  可万万没想到这混蛋竟然如此卑鄙无耻两面三刀,人前一个样,背后又是一个样啊。
  
  那话怎么说来着,人前笑嘻嘻,人后妈卖批。
  
  这就是这混蛋手下的真实写照啊。
  
  不,这还远远不够。
  
  这或可不仅仅是在背后辱骂自己,那是在恶毒的诅咒啊,诅咒自己遭雷劈好不好。
  
  狠毒成这样,那和背后捅自己一刀有何差异?
  
  这样的混蛋真的不能留了,你不是诅咒我死嘛,那我本少就先送你去死好了……
  
  也只是短短一个瞬间,林少思绪起伏瞬间起了杀心。
  
  他先是抬脚就踹,把这个手下踹的满地打滚好不狼狈。
  
  可是等着手下缓过劲来,胆子大的没边了,竟然蹭的一下爬起了身抬脚就踹向了自己。
  
  这特么想做什么?难道还想杀了老子不成?
  
  你这混蛋好大的狗胆,这就是在找死啊!
  
  林少瞬间勃然大怒,随手从身边的手下手里抢过来一根铁棒,抬手就砸。
  
  因为当时起了杀心,这一棍明显是用上了全力。
  
  身为林家子弟,哪怕实力再怎么不济,那也不是普通人所能比拟的,及时和外面的武者相比也强得不是一星半点。
  
  有着这样的实力,再加上倾力而出,这一棍的威力可以想象。
  
  只听到咔嚓一声,就砸断了那混蛋手下的腿。
  
  而且这条腿不仅仅只是砸断而已,直接把一节腿骨砸得粉碎,算是彻彻底底的砸成了残废,再也没有了恢复的可能。
  
  仅仅废掉这混蛋手下的一条腿,林少的满腔怒火无论如何都得不到宣泄,于是乎,在这手下抱着腿的凄惨哀嚎中,他再次举起了铁棍砸向了手下的头颅。
  
  这一棍明显是存了必杀之心,砸出了呜呜呜的破风之音。
  
  眼看着就要砸到手下的脑袋,手下就要脑浆迸裂横死当场的时刻,林少猛然听到了手下的一声低吼。
  
  “林少饶命,我有把握拿下陈凡那混蛋,让他没胆子鱼死网破,向田悦泄露出林少的半点秘密……”
  
  这一声低吼来得十分及时,效果嘛,自然也是出奇的好。
  
  听到了这声低吼,原本愤怒的林少如同被人施展了定身法咒一般,突兀的僵立不动。
  
  原本呼啸而来的铁棍,一下就静止了,嗖的一下停在了这个手下的脑门之前。
  
  即使停住的很及时,却依旧带出了一股凌厉的劲风,吹得这手下忙不迭的闭上了双眼。
  
  “我勒个去,折腾的真的好悬,要是我喊话的时间再晚一点,那可就不得了了啊,这一刻我已经被砸碎了脑袋横尸当场,能活到现在真心很不容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