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岳父是阎王第三百四十六章逼迫,我的岳父是阎王第346章逼迫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我的岳父是阎王 > 第三百四十六章逼迫

第三百四十六章逼迫

这一刻,陈凡陷入了无尽的绝望之中。
  
  他怎么都没想到,自己费劲了心思想要隐藏的秘密,竟然完全落入了别人的视野之中。
  
  不仅被别人看得一清二楚,甚至还了解到万分透彻。
  
  要是早知道如此,当初又何必为难自己和自己的家人?
  
  索性就光明正大的生活在一起,无所顾忌的去享受和家人每天团聚的生活。
  
  哪里会像现在这样,只有每个月的月末自己才会偷偷摸摸的去和家人团聚,即使是团聚也是遮遮掩掩的,连最为疼爱的宝贝女儿都不能叫自己一声爸。
  
  这日子过得,都简直了,简直连一个魔都最为普通的人家都不如。
  
  至少别人家的父女相处绝不会是这个样子的,为了遮掩两人之间的关系,女儿只能叫自己的父亲叫叔叔……
  
  我勒个去,要不要这么扯淡啊。
  
  回想起自己曾经的经历,陈凡瞬间是个眼眶。
  
  他怎么都忘记不了当时逼着宝贝女儿叫自己叔叔的时候,女儿眼中的那份质疑和不安。
  
  那一刻原本该自信满满的女儿第一次有了胆怯的模样,第一次对自己有了疑惑。
  
  “爸,其实有什么事情都是可以直说的,何必这么隐隐藏藏的试探什么啊,你就给句痛快话吧,我到底是不是你的亲生女儿?如果不是的话,那我的父母他们又在哪里,他们到底是谁?我为什么就这么从小到大跟着你过了,为什么没有和我的父母生活在一起,难道是他们抛弃了我,又被你捡回了家中,呜呜呜,为什么会这样啊,我怎么就不是你的亲生女儿了呢……”
  
  女儿起初还稳得住自己的情绪。
  
  可是随着心里的一个又一个疑问问出,她的情绪一下就失了控,当时就抱着膝盖嚎啕大哭。
  
  哭的那叫一个惨,撕心裂肺。
  
  那可怜的模样,活脱脱就像是个被父母遗弃的孤儿。
  
  听着这凄惨的哭声,陈凡的心被高高的揪起,疼痛难忍。
  
  那感觉就好似无数根钢针在不停的穿刺,刺的他心口血淋林的千疮百孔。
  
  可是即使疼成了这样,他也只能咬着牙忍耐,死活强忍着不肯改口。
  
  毕竟他所做的这一切并不是为了自己,这一切都是为了隐藏和家人的关系,免得将来有了祸事,家人们齐齐被自己连累啊。
  
  虽然这一切都是未雨绸缪,防的只是个万一。
  
  可是这万一的几率一点都不小。
  
  毕竟跟着林少这么一个主人,每天都在昧着良心替他做尽了坏事,四处结仇。
  
  一旦有一天自己办事不利,别说是外面的仇人了,就是自己的主人林少也绝不会轻易饶恕自己,一个不好,自己就会被这个暴虐的主人随时杀死。
  
  若是这林少当时的火气太大,即使杀了自己也余怒未消,那么必然会连累到自己的家人,成为了他泄愤的目标。
  
  这种事虽然极为偶然,但是依照林少的性格,这可能性一点不小。
  
  否则的话自己又不是吃饱了撑的,干嘛废了这么多的心思隐瞒自己拥有家人的事实。
  
  为了给同僚们营造出自己就是个单身汉的事实,每天一有空就会去风月场所鬼混。
  
  一通瞎混之后,竟然还混出了个风流浪子的名声。
  
  这简直中了邪了,自己当时满脑子想的都是自己的妻儿,真就没有想过怎么去撩妹泡妞啊。
  
  可事实偏偏就是这样。
  
  自己明明没花什么力气,一副清高傲慢的模样,却莫名其妙的打动了很多女孩子的心,一个个神经兮兮的主动投怀送抱,不知不觉中就成就了自己风流浪子的名声。
  
  这真真是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能说真的很邪门。
  
  就是因为这个风流浪子的名声,才被林少选中执行这个任务。
  
  毕竟他想依靠我的那些哄女孩子的手段随机应变,以便能很好的完成任务。
  
  同样是因为这个风流浪子的名声,任务安排下来,都还没等出门呢,就收到了林少的严厉警告。
  
  他也是怕啊,怕我真的把田悦给撩了,那样的话他就彻底没有把田悦搞到手的机会了。
  
  就是在这么纠结的情况下,自己来到了这里,随后莫名其妙的陷入了如今的必死之境。
  
  回想起最近发生的一切,陈凡不禁有些无语。
  
  “这或许就是我的命吧,命该如此,既然我的劫数到了,那我就舍弃这几十公斤肉去应劫好了,自己死就死了,死的干净一点才好,万万不可连累到我的家人。”
  
  挣扎了好一阵子后,陈凡再也没有了退进屋子里的念头,他直接拖拽着魔怔里的田悦,一步一摇的来到了断腿的那个以往同僚的身边。
  
  “说说吧,我要怎么做,你们才能放过我的家人?”
  
  “这个嘛,你压根就不该问我,该去问我们的主人林少才对,不过在询问之前,你最好能做出一个保证,这里面牵扯到的一些秘密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你怀里的田悦知道,否则的话后果你是知道的,被说你的一条小命不够赔偿,就是再搭上你的全家也一样远远不够,呵呵,到了那时,愤怒的林少也只能拿你全家泄愤了,一定会将你的父母千刀万剐,至于你那个漂亮的女儿嘛,嘿嘿,会怎么处置你该懂得,那种事你以往可没有少做……”
  
  断腿的同僚连威胁带恐吓,听得陈凡心惊肉跳。
  
  他沉默了许久终于下定了决心,猛的抬起了手掌一掌砍在了田悦脖颈的大动脉上。
  
  这一掌力度掌握的很好,既没有给田悦造成任何无法挽回的伤害,又阻碍了动脉想脑补的供血。
  
  脑补突然缺血的田悦脑袋一阵阵发沉,都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便两眼一闭昏倒了在陈凡的怀中。
  
  眼看着田悦瘫软了下来,陈凡也不敢有半点含糊,直接手臂猛的一托将瘫软的田悦托起,随后便化掌为爪死死的掐住了田悦的咽喉,若是感觉有任何风吹草动,事态不对,他必定会毫不犹豫痛下杀手,一爪捏碎田悦的咽喉。
  
  这显然就是他的最后保命底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