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岳父是阎王第四百零二章卑微,我的岳父是阎王第402章卑微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我的岳父是阎王 > 第四百零二章卑微

第四百零二章卑微


      这种熟悉来的毫无缘由,却又让人触不及防,不经意间就触动了陈姓的心,让他心里咯噔一下,像是唤醒了一些久远的记忆。
  
      可是那记忆实在太过久远,早已经被他遗忘了多半,即使是现在遭到了强烈刺激,有了被唤醒复苏的迹象,可是记忆中的画面太过凌乱模糊,也仅仅只是闪过一个个支离破碎的片段,便重新归于沉寂。
  
      陈姓男子哪怕是绞尽脑汁去回忆补全,依旧无法去补齐一个完整的画面,更加无法记起女子和自己的关系。
  
      他越是记不起就越是纠结,总觉得这段记忆对现在的自己至关重要,这一会要是回忆不起有可能会让他悔恨终生,不由起了浓浓的担忧。
  
      可是不管他再怎么担忧,脑海中的记忆依旧在逐渐变淡模糊,最终再次陷入了沉寂,陈姓男子也暂时失去了将记忆重新整理复苏的希望,只能苦恼的盯着轮椅上的女子仔细观瞧,希望还能从这面具女子身上重获灵感,打破眼下的僵局。
  
      这想法注定是无法实现了,因为那名年轻男子已经缓缓的推着轮椅走过来了,明显没打算给他太多的思考时间。
  
      年轻男子推着轮椅越走越近,来到陈姓男子身边时并没有丝毫逗留,直接不慌不忙的来到了那张巨大餐桌的主位,把轮椅上的女子抱在了宽松的软椅之上,而自己呢,则是乖巧的挨着女子坐着,不停的给女子夹菜。
  
      如此温柔乖巧的模样,令那女子一阵阵暖心,品尝的同时也没忘记招呼这年轻男子一起用餐。
  
      这两人相互招呼着吃的有滋有味,却全然忘记了还有陈姓男子这么一个客人存在。
  
      知道过去了好一阵子以后,那名女子才似乎想起了什么,远远地冲这陈姓男子抬手示意,邀请陈姓男子入座。
  
      被人平白无故忽视了这么久,此时的陈姓男子憋了一肚子火气。
  
      可是不管他再心里再怎么生气,却也知道这对男女来头很大,靠山非常之硬,远远不是自己这个江湖骗子所能够抗衡的。
  
      一旦惹恼了他们中的任何一个,别人或许打一个响指就能有人应声而出,分分钟就能把自己搞定。
  
      此时的自己毫不客气的说就是别人砧板的鱼肉,别人菜刀在手想怎么剁就怎么剁,无论是剁块切片全凭心情。
  
      明明生死都握在别人手心里了,还为了点芝麻绿豆的小事去给别人炸毛,那分明是活腻歪了主动找死嘛。
  
      以陈姓男子如此惜命的性格,万万不会做出此等傻事来。
  
      所以在稍微纠结了一小会之后,陈姓男子便露出了灿烂的微笑,极为礼貌的向远处的女子点头致意表示感谢,随后便迈步上前来到了女子附近,拉开一张靠椅准备落座。
  
      可是还没等他屁股挨到椅子,嗖的一声一个白乎乎的东西迎面飞来,砰的一声正面命中,直接正正的砸中了陈姓男子的额头。
  
      这一下砸的极狠,里面喷溅出的滚烫液体浇了陈姓男子一头一脸,烫的陈姓男子下意识的捂住了脸吱哇乱叫,一个劲使劲擦拭,像是想尽快将烫伤自己的液体抹去。
  
      可是他的反应明显有些慢了,滚烫的液体很快就撒了下来,撒了他一头一脸,就连嘴里也溜进去不少。
  
      感觉有热热的东西进入嘴中,陈姓男子下意识的舔了一下,砸吧了几下舌头。
  
      “麻蛋,要不要这么奢侈?这么昂贵的酒也用来砸人,简直是暴殄天物,你要是真不要了送给我也好啊,要不要这么糟蹋啊,心疼死我了……”
  
      一品出这液体的味道,陈姓男子心疼的一阵阵揪心。
  
      这味道他并不是第一次尝到,虽说上次品尝的时候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久的他有些记不清具体的日子。
  
      不过这味道却依旧清晰的留在了他的记忆之中,令他一有空闲就忍不住默默回想细细品味。
  
      之所以如此,是这味道真的很特别。
  
      除了味道极其特别之外,那就是想要品味一次必须要付出的高昂代价。
  
      那可不是一般的贵啊,上次也只是品尝了一小杯而已,就足足耗去了自己好些年的行骗收获,让自己心疼了很久。
  
      那次只是一小杯就那么昂贵,而这次呢,砸过来的足足是一大杯好不好,至少能装上三五个小杯。
  
      而且它不仅仅只是量足而已,味道品尝起来也特别醇厚,和上次的味道有着极大的差异。
  
      这样说吧,若是上次的属于良品的话,这次最少也算是极品,还是极品中的珍藏,按照最低估算至少也要比上次高出三五个档次。
  
      档次搞成了这样,那他的价格呢,必定也会比上次昂贵出不少。
  
      不说别的,若是把这一大杯拿出去脱手卖掉,至少能让自己少奋斗十年。
  
      想想看吧,自己这么一个日进斗金的骗子都会因此少奋斗十年,这一大杯又该是怎样一个昂贵的价格。
  
      它真的很值钱啊,这么值钱的好东西,竟然被这个败家子一声不吭就给丢了,丢过来的目的就是为了阻止自己,阻止自己在他们母子近前落座。
  
      屁大一点事,你至于这样吗?你大可以把这一大杯好东西送给我,然后再毫不客气的有话直说。
  
      “我说姓陈的,我们两人用餐时不喜欢外人靠的太近,麻烦你往后面坐一坐,少特么凑上来去惹人心烦……”
  
      想到那年轻男子有可能说出的话,陈姓男子不免有些尴尬。
  
      毕竟被人如此对待,无论脸皮再厚心里都会有些很不舒服。
  
      可是尴尬的同时却也并不怎么生气,显而易见,他已经认清了现实,决定暂时屈从。
  
      “呵呵,即使是毫不客气的将我呵斥驱逐,我又能怎么样啊,我就是有着一肚子意见也不敢抱怨分毫,毕竟现在的我已经落在了你的手中,要杀要剐还不是你一句话的事,我有哪里有那个胆子去违抗于你?还不是不说什么就是什么啊,哪里用的着如此破费,大费周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