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岳父是阎王第四百一十一章刚烈,我的岳父是阎王第411章刚烈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我的岳父是阎王 > 第四百一十一章刚烈

第四百一十一章刚烈


      陈姓男子这一刻满脸慈祥,温柔的把脑袋轻轻的靠近了女子,靠在了女子那高高隆起的大肚子上。
  
      那一刻,他将靠上去的速度放的很慢很慢,似乎有着无尽的担心,只要自己速度快上一点,就会伤到眼前的女子和女子肚子里的孩子。
  
      要是造成那样的结果,他说什么也不能接受。
  
      所以他只能一点点小心翼翼的靠近,靠在女子肚皮上以后,竖直了耳朵细细倾听起肚皮里胎儿的动静。
  
      “宝贝你可要乖乖的早点长大出声,爸爸早就在等你了,迫不及待的等候你多时,你难道就不想早点见我吗?那就加油,让自己长的棒棒的,早日出生……”
  
      他话音未落,肚子里的胎儿突兀的有了动静,猛的抬起小脚踢起了女子的肚子,像是以此做出了回应。
  
      女子疼的直皱眉头。
  
      可是不知道她想到了什么,皱起的眉头很快就舒展开来,脸上那点愁容被无尽的欣慰和喜悦所取代。
  
      “自己已经拥有了这世上最懂得疼爱自己的男人,很快又会有一个孩子,一个还未出生就能把人踢得生疼的孩子,这该有多么健康的身体才会拥有这么大的力气,这是多好的事啊,这样健健康康的一家三口聚在了一起,那小日子一定过得不会差的,这么好的日子自己高兴还来不及呢,干嘛还要发愁啊,不就是被肚子里的孩子踢了几脚嘛,只要他健健康康的,哪怕每天多踢几脚那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女子被心中的乐观和期待所感染,很快就眉心舒展,翘起了嘴角,笑的无比幸福灿烂。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去,很快就要到女子预产日期。
  
      最近女子的肚子越来越大越来越圆,明显有了临盆生产的征兆,陈姓男子把这一切看在眼中,脸上露出了浓浓的担忧。
  
      他担忧的原因大体有二。
  
      一是看着女子的肚子越来越大,就像是被吹鼓的气球随时都有爆裂的可能,看的他不免有些胆颤心惊,心里有了无比的担忧。
  
      实话实说,或许这怀孕女子的生死他并不怎么看重,毕竟他对着女子并没有什么真爱,两个人之所以走到这一天,安全是因为陈姓男子看中了女子的身份以及豪门千金的地位,这才百般讨好用尽手段去勾引,原本想得到女子的芳心后,在女子的帮助下顺理成章的完成入赘,实现自己那早已隐藏了多年,入赘豪门的梦想。
  
      这一切盘算得好好的,前期的发展一切按部就班异常的顺利。
  
      可是到了关键时刻,女子却掉了链子指望不上了。
  
      更加准确地说,是陈姓男子高估了这女子在家族中的影响力和地位。
  
      他原本以为,只要这女子认定了自己,铁了心要嫁给自己为妻,那样的话她必定会全力争取,争取说服父母和族人让自己顺理成章的完成入赘。
  
      这么一来,一切都顺其自然水到渠成,不存在任何计划失败的风险。
  
      可是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偏偏就失败了。
  
      失败的原因是这女子的性格太过刚烈,宁折不弯。
  
      原本这种事她只要拿出足够的耐心,拿出女孩子最为擅长的软磨硬泡,一哭二闹三上吊,一准会磨得父母和族人没有半点脾气,最终因为舍不得她出事就此选择妥协放弃,放弃他们的坚持无奈的接纳自己的入赘。
  
      可是因为女子这太过刚烈的性格,将原本水到渠成的事情执拗的发生了偏转。
  
      这女子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竟然为了表明立场,表明自己为爱而生,非陈姓男子不嫁的立场,竟然当场表态可以净身出户被开除族籍,只要让她利利索索的嫁给陈姓男子,她什么都可以舍弃……
  
      这么一来,她坚持到底的决心倒是向父母和族人彻底表达明白了,却也因此将父母和族人深深的伤害触怒。
  
      “什么?你个死丫头是不是疯了,我们一把屎一把尿把你养活了这么大,你竟然为了一个男人连我们都不要了,你这是在干什么啊,要不要这么无情无义……”
  
      女子的父亲当场被气得白眼一翻昏倒在地,女子的母亲被气得抹起了眼泪指着女子的鼻子破口大骂。
  
      女子那一刻虽然有些后悔,却不知道是怎么搞的,就犯了牛脾气倔的不行,直接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紧咬着嘴唇一声不吭。
  
      这一刻,她虽然什么都没说,但是表达出来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是,我承认我这样的做法实在有些不太靠谱,严格说起来真的有些不孝,可是爸妈,你们也要为我想想啊,我碰到这么一个一见面就让我怦然心动,感觉自己一下就恋爱了,非他不嫁的男人,我容易吗我,这是缘分啊,是老天注定我和他命中注定的缘分,遇到这样的缘分,若是再不去好好珍惜,那我这辈子可就完了啊,错过了这样的缘分就等同于错过了今生的幸福,那样的日子是不会好过的,更谈不上会有任何幸福快乐可言。”
  
      女子跪在地上泣不成声,眼神倔强而执拗,百折不回。
  
      “爸爸妈妈,你们生我养我不就是希望我获得快快乐乐幸幸福福吗?如今我的幸福就摆在我的眼前,你们不是应该支持我吗?支持我将这送上门来的幸福死死抓住,怎么会是这个样啊,不仅不给我半点支持,还拼命阻拦,这到底是为了什么啊!”
  
      女子越想越是心酸悲切,抹着眼泪冲着刚刚苏醒过来的父亲砰砰砰一个劲磕头,那可是磕破了额头,磕出了斑斑点点的血迹,也没有半点停下来的迹象,更加没有半点认错服软的想法。
  
      “爸爸妈妈,我知道你们并不是不心疼我,也不是不希望我得到我应有的幸福,你们只是担心我罢了,怕我不小心选错了人误了一声,可是这个选择到底是对是错哪里是一眼能看得出来的啊,必须要投入其中细细感受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