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岳父是阎王第四百二十六章缘由,我的岳父是阎王第426章缘由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我的岳父是阎王 > 第四百二十六章缘由

第四百二十六章缘由


      想到了那一剑的决绝和狠辣,老者的整颗心如坠谷底。
  
      他顾不得去捂住胸口喷溅的鲜血,直接铆足了所有的力气,全力一击,砰的一声拍中了偷袭者的胸口。
  
      这一掌力道极大,饱含了老者的满腔悲愤,威力自然非同凡响。
  
      再加上他偷袭老者的至交好友,原本以为自己已经偷袭得手刺穿了老者的心脏,对于这么一个必死之人哪里还会有半点戒备,因此被拍了一个猝不及防。
  
      于是乎,在他猝不及防之下,哪一掌发挥出了无以伦比的威势,直接砰的一声拍中了他的要害,拍的他口喷鲜血飞到了半空之中。
  
      直到非处老远之后,才如同一条婆布袋一般噗的一声闷声落地,口吐鲜血奄奄一息。
  
      “为什么啊,为什么刺穿了心脏你都不会死,难道你天生就是个妖孽不成,注定是来和我抢夺的,想要夺走我看中的一切,咳……咳……”
  
      那位至交好友凄惨的躺在了地上,眼中露出了浓浓的怨恨和不甘,他强撑着坐起了身,恶狠狠的瞪向了老者,似乎在等待着老者给出答案,不得到答案誓不罢休。
  
      可是他注定要失望了,老者此时此刻哪里有回答他问题的心思。
  
      此时的老者眼中的愤怒和不甘浓郁到了极点,直接一声不吭的咬着牙将穿胸而过的利剑拔出,哐啷一声丢在了地上,随后便匆匆开始了疗伤止血。
  
      伤透了,此时此刻,老者无论是心灵和身体都被伤的无比凄惨伤痕累累,他有着一肚子问题想要发问。
  
      不问出一个子丑寅卯,哪怕是上碧落下黄泉他也会追查到底,否则的话,若是这样平白无故遭到了背叛,不查一个水落石出,他说什么都不能甘心。
  
      带着心中满腔的怨念,老者捂着胸口一步一晃的来到了至交好友面前,眼神中带满了沉痛和纠结,声音低沉的开了口。
  
      “为什么,为什么你会如此对我,说说吧,到底因为什么我被你如此怨恨?怨恨到可以抛下多年的兄弟情谊,二话不说对我痛下杀手……”
  
      “为什么?你特么的还有脸问为什么?你做过什么难道你自己还不清楚明白?少在这里装腔作势惺惺作态了,既然敢背地使阴招夺走我进入家族密地修炼的资格,那就是摆明了不把我当兄弟,断了我的大好前途,既然你敢断我的前途,那可就怨不得我了,我就和你恩断义绝,拿你的小命用做补偿……”
  
      老者话未说完,就遭到了挣扎而起的至交好友的厉声打断。
  
      好友声色俱厉,艰难的抬起手指戳戳点点,声音中带着满腔的悲愤和怨尤,无比凄厉哀怨。
  
      哀怨的就像是个被负心男人抛弃的怨妇。
  
      如此哀怨的声音听的老者汗毛倒立毛骨悚然。
  
      他猛然发觉自己貌似一点都不了解自己的至交好友,至少这哀怨的一面很不了解。
  
      这特么的,这也实在太娘了吧,娘的像是个深闺怨妇,我这么一个纯爷们怎么会和这样一个货色混在一起,简直是瞎了眼……
  
      老者受了极大的刺激,下意识的连连后退。
  
      后退的同时他细细品味起了至交好友的话,猛然想到了些什么,不由得苦笑连连不知该如何解释。
  
      是,最近族中的高层的确通知过自己,说是经过族中高层多次商议考核,自己完全通过了家族甄选,再过两天就要被送入家族密地修炼。
  
      当时的自己真的是高兴坏了,还专门邀请来了至交好友好好的喝了一顿酒来庆祝一番。
  
      可是那个时候,眼前的这位至交好友一个劲喝酒,看起来好像很高兴的样子,并没有有任何不满啊。
  
      怎么这才过了短短几天,就演变成了这样,专门跑过来想要杀了自己,这变化也太大了吧,这几天里到底发生了一些什么?
  
      大致找到了追查的方向,感觉自己胸口失血越来越多,自己有些昏昏欲睡。
  
      若是此时此刻陷入昏迷,老者心里清楚得很,势必会因为流血过多自己就此昏迷不起一命呜呼。
  
      心里有着太多的疑惑,他哪里愿意就这么死的不明不白。
  
      所以转念之下,他直接将奄奄一息的至交好友丢在了这里,自己一摇一晃的赶往了家族的治疗室。
  
      等他再次醒来时,那已经是四天后的事情了,他遇刺的事情已经在家族里传的沸沸扬扬人尽皆知。
  
      通过周围人的不断议论,他终于理顺了心中的思绪,知道了至交好友为何会如此反复的原因。
  
      原来当初去密地修炼的审核名单中的确有着至交好友的名字,并且当时的家族高层几乎已经敲定,将这些名单上的人全部送去密地修炼。
  
      可是后来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变故,这个决定很快被推翻了。
  
      不仅名单上人全都要重新考核,还加入了不少家族年青一代很有潜力的新人,和他们一起来竞争这个去密地修炼的机会。
  
      于是乎,这次去密地的竞争格外激烈,激烈到了白热化的地步,格外令族人瞩目。
  
      族人们议论纷纷,在私下里达成了一项共识,那就是这次进入密地修炼的人是家族高层内定的未来继承人,是下一代家族的顶梁柱。
  
      只要这次能进入密地修炼,就等同于确定了未来的发展方向,未来一片坦途。
  
      就是有了如此的共识,族人们对于这些名单上青年才俊格外关注。
  
      为了抢先拉近关系,很多族中很有地位权势的家庭忙不迭的开始甄选起了自家的女婿。
  
      老者因为醉心于修炼,平时神出鬼没难得一见,自然也显得太过低调陌生,没有被这些家庭定为甄选的目标。
  
      至于他的至交好友,因为平时做人比较高调,再加上至交好友原本就有意为自己找上一个很有背景的后台,并为此没少去花费心思为之刻意造势。
  
      这么一来,至交好友一下就成为了名单中最为耀眼的目标,被好几个有权有势的家庭争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