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岳父是阎王第四百二十九章哥哥很头痛,我的岳父是阎王第429章哥哥很头痛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我的岳父是阎王 > 第四百二十九章哥哥很头痛

第四百二十九章哥哥很头痛


  想到了那些人不屑的目光,和目光中充斥的浓浓鄙夷,甚至会戏虐的开口,极尽嘲讽。
  
  老友的至交好友一颗心一下就沉入了谷底,不停的往下坠,像是坠入了无尽的地狱深渊。
  
  这一刻他后悔了啊,悔青了肠子。
  
  他后悔自己以前太过高调,一次又一次刻意的招摇过市为自己拉高声势。
  
  这要是在自己被家族选中前去密地修炼,一切都顺理成章不算什么。
  
  可是一旦甄选失败,自己名落孙山,那可就是天大的笑话了,就会沦为天大的笑柄,被族人们肆意谈论取笑。
  
  到了那时,自己又该如何见人,又该以怎样的姿态在族人面前露面……
  
  老者的至交好友越想越愁,愁的他脸色阴沉如水。
  
  那一刻,他感觉被整个世界都抛弃了,处处都在和他作对,让他无处容身。
  
  为了躲避这种极为难堪的尴尬局面,他只能把自己反锁在家里借酒浇愁,能躲一天就算一天。
  
  有一天深夜时分,他实在在家里呆的太过憋闷,直到午夜时分才悄悄的溜出了家门,茫无目的在街上溜达。
  
  “哥,你一定要帮我,这次去家族密地修炼我志在必得,谁要是阻碍了我,我就去杀他全家……”
  
  就在他溜达到了一个极为僻静的小道上之时,一个歇斯底里的声音突然从路边的杂草丛中响起,传入了他的耳朵,吓了他一大跳,险些惊叫出声。
  
  “喊喊喊,喊什么喊,你特么不要命了,这种事极力隐藏还来不及呢,你特么的竟然还敢大喊大叫,你是不是活腻歪了啊,生怕这是别人不会知道。”
  
  另一个声音紧随着响起,开始了大声训斥。
  
  随着这训斥生,第一个歇斯底里的声音戛然而止。
  
  嗖嗖,杂草丛中突兀的窜出了两个人,手握着兵刃杀气腾腾的四处查看。
  
  显而易见,此时此刻这两人明显起了杀心,一旦发现有任何人经过附近,必定会手起刀落将那人一刀两断,以此来断绝消息外漏的可能。
  
  他们查看了很久,也没能发现早就心生警觉藏得严严实实的老者的至交好友,在确定没有人偷听之后,又开始了窃窃私语。
  
  这两个人具体说了些什么,老者的至交好友记不清了,只记得那两人谈话的核心内容,那就是如何让进入密地修炼的名单产生空缺,让自己以替补的身份登上名单顺利上位,从而获得进入密地修炼的资格。
  
  要想将这个目标顺利实施,就要牵扯到两个问题。
  
  一是让名单出现空缺。
  
  二是如何才能让自己在名单出现空缺时,第一时间替补上位。
  
  这两个问题若是不能完美解决,那么他们所图谋的一切全是虚幻,不仅有可能达不成心中的目标,还有可能出力不讨好,自己辛苦忙活了半天,最终为他人做嫁衣,白白便宜了别人,这样的结果显然他们是不能承受的,打死都不愿接受。
  
  围绕着这两个问题,这两人开始了激烈的争论。
  
  其中的弟弟明显是杀心炙热,说起话来狠辣而决绝。
  
  “这还有什么好想的啊,谁要是挡了我的路,我就灭了他将这块绊脚石踢开好了,杀一个不够,那就杀两个三个,直到我彻底登上名单为止……”
  
  “放你妈的屁,你特么的要是有这个能耐早就登上名单了,还哪里用得着这样,你也不仔细想想,能登上名单的有普通货色吗,那一个可以被你提溜出来随意蹂躏?要真是当面杠上了,你小子恐怕就是个被虐的主,再怎么呲牙咧嘴也不会是别人的对手……”
  
  其中的哥哥只听了几句就听不下去的,直接气急败坏的开口打断。
  
  随着他掰开了揉碎了一通分析,结果越分析越觉得自己的弟弟真真就是个没脑子的货,种种不经大脑做法和找死无异,必须要好好说道说道,让他知道一下得失厉害,免得以后遇事还会像今天一个样横冲直撞,那样的话,哪怕得到了再好的修炼机会,也屁用没有。
  
  真不知道他那天脑子一抽抽惹上了不能招惹的人,被别人一巴掌活活拍死当场。
  
  “哎,我怎么就摊上了这么一个二愣子弟弟,真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明明是个武学奇才,无论是资质还是悟性都是极佳,可是他脑子里似乎只有一根筋,除了武学之外,做起事来就像是个榆木疙瘩,死活都不肯开窍,不管大事小事,都要我这个当哥哥的帮他谋划,这特么的就是在当保姆啊,累死老子了……”
  
  哥哥一脸愁苦,心中有着一肚子苦水无处倾诉,最终只能狠狠的咽了一口唾沫将它们强压了下来,拿出十万分的耐心开始了细细解说。
  
  “再说了,即使你避开正面交锋选择偷袭,来一个出其不意或许能侥幸成功,可是你以为把人杀了事情就这么完了?你有没有想过他的背景你到底能不能惹得起?否则的话,碰上一个硬茬铁了心要追查到底不死不休,到了那时你又该如何自处?是畏首畏尾什么也不去做,任由自己被别人一步步揪出来,还是先下手为强直接把别人一家全给杀了?”
  
  “杀杀杀,自然是先下手为强,早早将这一家清除……”
  
  哥哥话音未落,弟弟便呲着牙风风火火的接了话。
  
  这话接的,让哥哥瞬间遭受了十万点的暴击,头顶上的血条差一点就被清零了。
  
  之所以被如此打击,是因为他在开口之前还心存希望,希望这次能出现一个奇迹,能通过自己耐心的解释分析,让榆木疙瘩脑袋的弟弟奇迹一般地开了窍,从此后能开挂一般处理好各方面的人情世故,以后能独立去面对整个世界,再也不用他这个当哥哥的鞍前马后忙着忙那,除了为弟弟到处擦屁股之外,貌似别的事生么都做不了。
  
  这样的日子他早就过得够够的了,再也不想去多过一天。
  
  不,别说是多过一天,就是多过一个小时他也不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