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岳父是阎王第四百三十章自以为是,我的岳父是阎王第430章自以为是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我的岳父是阎王 > 第四百三十章自以为是

第四百三十章自以为是


  就是抱着这样的美好心愿,哥哥才耐着性子细细的解释,期待着奇迹出现,让弟弟那堪比榆木疙瘩一般的脑袋就此开窍。
  
  从此后能够就此独立生活,再也不用又当爹又当妈的为这个弟弟操碎了心。
  
  这么多年以来,自己过得真心很不容易,被这个情商近乎于零的弟弟拖累的不轻,连个搞对象的机会都没有。
  
  这不,他都快30岁的人了,硬是连一段感情都没有,纯情的就像个小处男。
  
  不,不仅仅是像,他压根就是。
  
  一个连女友都没有,连女孩的手都没拉过的男人,不是个处男又是什么,他就是想摘掉这个处男的名号,也不知道该如何下手啊,因为他身边根本就没有女人,压根就没有摘掉这名号的机会。
  
  天可怜见,一个精神力旺盛体力超强的健康男人,被憋屈成这样有多么的痛苦难熬。
  
  他做梦都想好好地去活一次啊,为自己好好的活着,再也不用被弟弟拖累,每时每刻都时而为了自己而活,好好去享受一下该有的男欢女爱花前月下。
  
  可是这可能吗?至少现在看起来没有半点可能。
  
  只要弟弟一直这么死脑筋下去,自己完全没有得到解脱,获得自由的可能,除非自己走了大运碰到一个天大的奇迹,将弟弟的脑袋瓜一下激活开窍,那样的话,自己的满心期待和所有的期望才有可能实现。
  
  他就是抱着这样的侥幸,才轻声细语的耐心解释,解释的苦口婆心口干舌燥。
  
  可是结果呢,命运女神最终也没能钟爱于他,他所期待的奇迹压根就没有出现。
  
  惊吓倒是毫无意外的来了,来的是那样的迅猛强烈,吓得他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当即黑起了脸抬脚就踹,一脚把一脸傲娇的弟弟踹了个大马趴。
  
  “闭嘴,你特么的给老子闭嘴,你特么傻啊,告诉我,你是不是傻,我特么的恨不得踹死你这个死榆木疙瘩,你能不能动动脑子啊,开动脑筋好好想想,敢这么追查到底的人怎么会没有自己的依仗和底气,和那样的人硬钢你有几分胜算?”
  
  哥哥越说越气,满腔的苦闷再也无法压制,犹如压抑了多年的火山一般,轰的一声瞬间喷发。
  
  势头是那样的凶猛,汹涌澎湃势不可挡。
  
  温度是那样的灼热,似乎是铁了心要焚烧一切,遇到什么就烧毁什么。
  
  他一把掐住了弟弟的脖子用力的开始了摇晃,晃得弟弟喘不上气来直翻白眼。
  
  “胜算个屁,那分明就是以卵击石自取灭亡,你特么的自己找死不要紧,是不是还想拖累全家,拉着全家陪着你一起去死啊,是不是!”
  
  哥哥真真是被气到了,掐着弟弟脖子的同时,依旧很不解气,抬起大脚丫不停的乱踹,踹的弟弟身上全是大大的脚印,露出了一脸的委屈迷茫。
  
  “哥,咱们能不能讲点道理,事情都逼到那一步了,难道我们不主动动手,别人就会网开一面放过我们?这不可能啊,毕竟我们杀了他们的家人,无论怎样他们都不会放过我们的,既然如此,早晚都是个死,那为啥不抢先下手,能杀一个算一个呢……”
  
  也不知道是被踹的太狠了,还是被掐的脑袋里缺了氧,弟弟艰难的掰开了哥哥掐着自己脖子的手腕,破天荒的梗起了脖子开口反驳。
  
  这真是破天荒的一幕,在以往20多年的日子里从来就没有出现过。
  
  或许就是因为出现的太过稀少罕见,原本暴怒的哥哥明显有些接受不了,或许准确点说应该是没有反应过来。
  
  哥哥当时就愣住了,一脸呆傻的愣在了原地,大大的张开了嘴巴露出了无比诧异的震惊。
  
  他瞪大了双眼直盯盯的看着发飙的弟弟一个劲只看,看得目不转睛,犹如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事情。
  
  直到看了很久,他才慢慢的缓了过来,猛然觉察到自己有些失态,忙不迭的揉了揉自己那有些僵硬的脸,想要对自己的弟弟说些什么来缓和气氛。
  
  实话实说,他早习惯了弟弟对自己的言听计从百依百顺,从小到大自己每次发火的时候,都是二话不说按倒弟弟就打。
  
  哪怕弟弟的武学造诣早已经超过了自己,动动手指就能将自己放倒。
  
  可是自己兄弟二人像是刻意的忘记了这一点一般,自己揍得得心应手,而弟弟呢,哪怕有着再强的武学修为,一到那个时刻就会本能的放弃不用。
  
  不仅如此,就连身上真气那本能的震荡护主都被他直接驱散放弃,像是生怕会反弹到自己,将自己震伤。
  
  硬是让自己打的无比畅快拳拳到肉,痛快的就像是在揍一个手无缚鸡之力跌倒小屁孩,而不是一个无论武学资质和悟性都堪称极佳,小小年纪就已经入了家族高层的法眼,被家族重点培养的武学奇才。
  
  这一切都是那样的顺溜自然,就好像原本就该这样,天经地义的一般。
  
  以至于让哥哥屡次三番产生错觉,误以为眼前的弟弟还是冒着鼻涕泡被自己百般呵护的小屁孩,所以说起话来毫不客气,想怼就怼想骂就骂,下起手来更是得心应手毫不客气,常常是二话不说就把弟弟麻利的按倒在地,打一个屁股开花。
  
  想起了这往事的种种,腾地一下哥哥羞了个满脸通红。
  
  错了啊,原来一直以来都是自己太自以为是,把一切都想错了。
  
  自己老是觉得在两兄弟之间,只有自己一直在无私的付出,为了这个弟弟付出了太多太多,付出的太苦太累。
  
  可是自己又何曾去站到弟弟的角度上好好去想想,去好好体验一下他的感受。
  
  再怎么说也是个在家族赫赫有名的武学奇才,无论到了那里都被众人众星捧月一般哄着宠着,过的是那样的轻松惬意舒畅滋润。
  
  这么一天天长大的人,骨子里应该是极为自信的,甚至自信的有些自傲。
  
  自傲的以为,他就是天之骄子,就该高高在上无人能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