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岳父是阎王第四百四十九章嫉妒,我的岳父是阎王第449章嫉妒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我的岳父是阎王 > 第四百四十九章嫉妒

第四百四十九章嫉妒

这一幕看起来是那样的神乎其神匪夷所思,给了贵公子父母极大的震惊。
  
  他的父母惊吓的张大了嘴,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脸上露出了浓浓的惊诧。
  
  尤其是看着画纸上那栩栩如生的女子随着自己儿子的不断勾描露出了灿烂的微笑,笑的是那样的生动魅惑,以至于自己无法自控的受到了极大的感染,心里渐渐舒畅起来,情不自禁露出了舒心的笑容,就好似遇到了什么好事一般,一想起来就笑,笑得停不下来……
  
  于是乎,书房里出现了极为诡异的一幕。
  
  一个年轻贵公子坐在书桌之前泼墨挥毫,神情看起来是那样的投入专注,好像把整个身心都融入了每一笔之中。
  
  这一刻,他再也没有了半点柔弱,似乎全身上下等候充满了强大的力量和勃勃生机,和之前柔弱不堪的样子判若两人,有了极大的反差。
  
  在你年轻贵公子的身后,他的父母直盯盯的顶着贵公子的画作,一眨不眨的定睛观看,看的是那样的痴迷沉醉无法自拔,就好似彻底融入了画中一般,时时刻刻都不能自已,被画中女子牵动着心神。
  
  这种情况一直延续了很久,直到贵公子将画作彻底完成,细细的收好,放在了书桌一旁的架子之上。
  
  直到此时此刻,他的父母才缓缓的从沉醉中醒了过来,盯着那摆放的满满当当摆着画作的架子惊得只抽冷气。
  
  “嘶!怎么会有这么多啊,我家宝贝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画画的呀,就算满打满算,也只不过是一年时间而已,怎么会画出了这么多作品……”
  
  也难怪他的父母如此惊讶,刚进大门时他们就看到了,院子里的地面上堆满了用过的画质,虽然当时并没有用心去仔仔细细看个真切,但是画纸被阳光照射的朦朦胧胧的,透过那淡淡的虚影来看,画纸上画着得像是个女子。
  
  回忆起那些画纸上女子的姿态,贵公子的父母有了惊人的发现。
  
  他们惊愕的发现那些画纸之上的女子体态几乎是完全一致,张张都是那么的相同。
  
  不过还有更加相同的一点,那就是外面的每一张画作都有着这样那样的瑕疵,明显是自己的宝贝儿子在作画的时候不小心出了什么失误,以至于功败垂成,将那一幅幅画画成了残次品,这才被儿子嫌弃的丢了出来,堆在了院子里。
  
  可是那些画作看起来有些发黄陈旧,明显已经堆放了很久的时间。
  
  既然如此嫌弃,干嘛不直接当垃圾丢出去,或是直接一把火少一个干干净净,来一个眼不见为净?
  
  又何必一直堆在那里,还专门为此搭了凉棚,似乎生怕它们淋了雨彻底损坏一般,这实在说不通啊,真不知道宝贝儿子的脑子里在想些什么,为什么做出来的事这么难以理解……
  
  贵公子的父母带着满肚子腹议细细的打量起了贵公子身边的架子,在犹豫了很久之后,他们终于忍不住好奇蹑手蹑脚的走了过去,展开了一张又一张宝贝儿子的画作。
  
  因为有了刚才的经验,他们知道这每一张画作都有着神奇的魔力,若是看了久了就会带人如梦一般,做一个无忧无虑快乐无比的美梦,所以这一次他们打开儿子的画作格外的小心轻柔,也仅仅只是打开扫上一眼,看一个大概,就匆匆把画作卷好,再去打开另一幅。
  
  因为宝贝儿子的画作实在太多太多,哪怕每一张都是匆匆打开瞥上一眼,依然耗费了很多的体力,花费了很长时间。
  
  等他们将所有的画作都匆匆看了一遍以后,心里大概有了个数。
  
  这些都是合格的作品,是被宝贝儿子心里认可的,这才如此会如此周全的保存在这里。
  
  除此之外,还有一点引起了他们的浓浓好奇,那就是所有的画作都画的竟然都是同一个女子。
  
  画的是同一个女子也就算了,就连画中女子身后的背景也全部相同。
  
  不光背景相同,就连女子的衣着动作表情,也基本上没有任何差异,所有的画作有着惊人的类似。
  
  若是一定要找出点不同的话,那也是有的,那就是没一张画作都有着不同的神韵。
  
  据贵公子的父母判断,这些画作之所以有着如此差异,并非是女子出现的时间和背景有什么不同。
  
  不,这一点绝不存在,哪怕他们眼里再差,这一刻也看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自家宝贝儿子所花的每一幅画作,都画得是同一幅场景之下,那个女子出现的某个瞬间。
  
  似乎那个瞬间实在太过美妙,因此而深深地烙印在了宝贝儿子的脑海之中,听他为此陶醉分外痴迷,久久无法忘怀。
  
  因为念念不忘,就越发的想要去细细回味。
  
  于是乎,为了将那美好的一模彻底定格还原,宝贝儿子竟然开始学起了画画,这简直是太不可思议的,真不知道那女儿有着多大的魅力,竟然把自己风流成性的儿子里成了这样,迷恋到了陶醉其中无法自拔的地步。
  
  那仅仅只是那女子很偶然的露了一面,而且这一面也绝非可以露给自己儿子看的,从画作上的角度来看,分明就是自己的宝贝儿子守候多时,早就等在那女子的必经之路上,蓄谋已久,这才得偿所愿看到了女子那如此美妙的一面,并且为之倾倒着迷。
  
  为了将这美好的一幕在眼前永存,这才开始了学画。
  
  “这需要迷恋成什么德行,才会不惜一切,连自己最讨厌的绘画都毫无犹豫的说学就学,妈的,老子把你好吃好喝的养了这么大,你个不孝的畜生,也没见你为我们这么上心,为我们学一点什么,哪怕你不学,看着我们认认真真的胡乱涂鸦几下也好,这至少也算你有点良心,知道你父母养育你不易,想要将父母的音容笑貌深刻心底永久铭记……”
  
  想到自己宝贝儿子以往的所作所为,他的父母把牙齿咬得个蹦蹦只响,心中怒不可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