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岳父是阎王第四百五十七章无谓的担忧,我的岳父是阎王第457章无谓的担忧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我的岳父是阎王 > 第四百五十七章无谓的担忧

第四百五十七章无谓的担忧


      两口子越想越心塞,回想起种种往事不堪回首,猛然间有了种落泪的冲动。
  
      从儿子出生以后,从小到大两口子都竭尽所能,想要给儿子提供最好的条件。
  
      儿子真的要是有心的话,哪里需要像现在这样摸摸索索的前行,靠自学成才,家里为他请的绘画名师不知道更换了多少波,仔细一算都可以论堆了。
  
      他要是真的有点心思,只需要稍微用心一点,就可以得到最好的名师指点,要真是那样的话,估计他的画技早就练出来,就凭现在这出神入化的画技,放在以前早就能令他声名鹊起,成为人人羡慕人尽皆知的天才画家。
  
      若真是那样的话,大家羡慕佩服都还来不及呢,哪里对以往那样鄙夷敌视。
  
      再说了,就算那些人依旧正义感爆棚嫉恶如仇,那也不打紧啊,儿子若是真的沉迷于学画,那必定还整天猫在画室里苦练,或是背着个画夹去景色怡人地方驻足写生,又哪里会接触那些声色犬马的事情,因此而学会开始了四处为恶……
  
      心里有了种种设想,贵公子的父母吱嘎嘎磨起了大牙,恨不得把宝贝儿子臭揍一顿。
  
      他们是真的希望设想成真啊。
  
      若真是那样的话,他们的生活肯定会有翻天覆地的变化。
  
      变化之一,他们再也不是那个老是被人鄙夷声讨的目标了,再也不需要随时准备着唾沫星子横飞,和人当面争吵硬钢。
  
      那样的话,他们也能像别的父母那样生活,再也不会像以往那样活得那么辛苦那么劳累。
  
      那种日子简直就不是人过的,每次稍一回忆就鼻子发酸忍不住落泪。
  
      变化之二,光是不被人声讨嫌弃,依旧不是他们所有的变化,他们最大的变化是所处的角色地位会发生天翻地覆的改变,不仅仅不会被众人指责嫌弃,还会无比神奇的成为众人羡慕嫉妒的目标,一有时间就会百般试探刻意讨好,想和自己套近乎,用各种方式探口风,打听出自己那神奇的育儿经验。
  
      为何要打听这些?
  
      这还用问吧,要是那是的儿子就有了现在出神入化的画技,妥妥的就是神童一枚啊,还不是那种含金量不高,只在一个小地方冒冒头的水货。
  
      一旦那个时候的儿子有了现在的画技,妥妥的能瞬间出。
  
      不仅在本地出名,一旦他的画作流传了出去,必定可以在任何地方引起轰动,得到各方人士的赞赏和认同,将来必定会享誉全球,成为万分瞩目的一代大师巨匠……
  
      既然儿子这么小就出名了,还被自己两口子培养的如此优秀,那如何将儿子培养成这般优秀的模样必定会成为各位家长关注的焦点。
  
      毕竟培养出这么一个优秀的儿子,是每一位父母做梦都想做到的事,如今有了一个活生生的例子,还有了请教学习的机会,他们怎么可能不抓住如此良机虚心请教一番,让自家的孩子也能得到最好的培养呢。
  
      既然有了这样的想法,那么他们的态度必定会无比殷勤极力讨好。
  
      呵呵呵,到了那时,自己夫妻二人走到哪里都是家长们吹捧讨好的目标,那样的日子该是多么美好,如果真的能过上那样舒心快乐的日子,我们宁可少活十年……
  
      一番假设之后,贵公子的父母两眼迷离,深深的陶醉其中,虽然他们心知肚明,知道这就是个假设而已,是虚构的,根本就不可能存在,也必定无法变成现实。
  
      可是即使如此,他们依旧不愿从自己的假设中脱离出来,哪怕是明知道这是个梦,无比美好的美梦,他们也情愿沉醉其中永不复醒。
  
      可是愿望始终只能是个美好的愿望,无论再怎么可能,也不能让时光回溯改变过去,让梦想成真。
  
      一想到这一点,贵公子的父母就备受打击,感觉到自己的整个世界都开始了崩塌。
  
      尤其是迷迷糊糊中看到了眼前的自己儿子,此时的他拿着画笔泼墨挥毫,画的是那样的投入专注。
  
      随着一笔笔画出,一个妙龄女子体态轻盈莲步轻移走出了大门,缓缓而行。
  
      那一刻红彤彤的夕阳将最后一抹余晖泼洒了下来,映红了半边天。
  
      这灿烂的余晖似乎受到了莫名的吸引一般,神奇的开始了扭曲蔓延,映照在了妙龄女子的脸上,将她的笑容映照的一片火红,因此有了一种勾魂夺魄的感染力。
  
      只要看到那笑容的人,都会莫名其妙的受到了感染,咧着嘴呵呵呵笑个不停。
  
      于是乎,这一刻像是被瞬间停滞了一般,完美的显现在了画纸之上。
  
      看着眼前刚刚完成的作品,贵公子欣慰的翘起了嘴角,楼除了满足的微笑。
  
      他笑的同时,似乎受到了画里女子笑容的吸引,情不自禁的伸出了手,缓缓的摸向了画中女子的脸。
  
      摸得是那样的小心温柔,似乎生怕力道大一点会弄疼画中的女子一般,或是害怕自己柔嫩的手还不过精致细嫩,不小心擦伤了女子的皮肤……
  
      这一刻,这副刚刚完成的画作仿佛就成了贵公子的一切,他一盯上画中的女子就再也挪不开眼了,明亮的双眼被无尽的仰慕和柔情填满,那眼神温柔的似乎都能滴出水来,看的他身旁的父母激灵灵打了个冷颤,浑身起满了鸡皮疙瘩。
  
      “我擦,这眼神看起来咋就这么怪呢,怎么看都该属于怀春的女孩子好不好,怎么就出现在我家宝贝儿子身上了,还出现的如此融洽自然,这怎么可以,他可是我家这一代唯一的一个男丁,全指望他传宗接代呢,千万别整出什么幺蛾子才好……”
  
      带着心里浓浓的担忧,贵公子的父亲再也冷静不下来了,他一个箭步上前一把搂住了贵公子的脖子,伸手探向了贵公子的要害。
  
      “呀,还好还好,还好这传宗接代的物件还在,看来我担心的有些多余了,我家宝贝儿子绝没有挥剑自宫,把自己变成个不带把的伪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