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之疯狂游乐园第五十一章 尾声,无限之疯狂游乐园第51章 尾声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第五十一章 尾声


      许久,被迷得晕头转向的刺型终于抖了抖身软趴趴的尖刺败下阵来,它迷迷糊糊的靠近慕岩的精神体,然后抱住慕岩的精神体伸出舌头就是一阵狂舔
  
      慕岩笑了笑,残破的手掌放在了它软绵绵的身上一阵刺目的绿光透过黑膜照亮了整片区域!
  
      吼!!!
  
      极其遥远的黑暗中传出了一声暴虐的怒吼,一只遮天蔽日的大手瞬间跨越无数空间一掌捏下!
  
      随着那只大手的极速握紧,周围那些最大也只有它手指粗细的阴影生物发出痛苦的哀嚎声,纷纷血肉崩溃,化作了最原始的阴影元素被吸入了大手中。
  
      隆隆隆隆
  
      那狂暴的力量将整片空间挤压发出的剧烈声响层层叠叠的向远处传去,所到之处,阴影生物无论强弱大小纷纷转头就跑。
  
      一时之内,这只拳头周围的空间居然一下子变得空旷起来。
  
      停顿了一会儿,拳头不断的捏紧,筋肉蠕动间发出了令人牙酸的咔咔声,仿佛要将手心中的所有东西捏成碎屑!
  
      如果有别的阴影生物待在这里的话,就能清楚的看到这只手臂上无数狰狞的伤疤,和手背上那个简单而神秘的符号一个漩涡尾端向下延伸出一条线,连接着一个弯折了三次的的倒三角,倒三角的尖端再次延伸出一条线连接着一个与上方漩涡方向相反的漩涡图案。
  
      整个图案一笔画完,是千年前织影师一脉常用的标志,象征着他们的终极理想编织世界!
  
      实验室内再次爆发出翠绿的光芒,将慕岩整个人都染成了绿色,突然,他睁开眼睛,眼中闪过了一丝劫后余生的惊愕与庆幸。
  
      几乎只要再耽搁一秒,那只手掌就能将他捏成粉碎!
  
      虽然他没能看到那只大手手背上的印记,但他认出了巨手手心那些至今无法愈合的伤口,那上面又阴影巫师针对阴影生物开发的特殊法术的波动。
  
      如果他所料不错的话,这只巨手的主人,以前应该是某个阴影巫师的奴役生物或者改造生物,又或者干脆就是合成的特殊阴影生物,因为对阴影巫师的仇恨,所以一感应到这熟悉的绿光,就直接痛下杀手!
  
      还好他专门添加了加速传送的法阵
  
      然而还不等他抒发一声感慨,前方阵法上方的那团黑影突然传出一道熟悉的波动。
  
      那只刺型醒了!
  
      暴露在现实世界中,之前的迷惑显然已经失效。
  
      慕岩眼中闪过一丝冷意,输入法阵的精神力频率顿时一变,在诱导法阵上那只刺型即将爆发的前一秒钟,十多个仿佛三千瓦的大灯泡一样散发着剧烈白光的光球从他身前冉冉升起,将法阵围了一圈!
  
      光明炫目!
  
      刺型的身体顿时一片僵硬,大概它长那么大还没遭受过这么流氓的攻击,那些才冒出的尖刺顿时在一阵乱颤中恢复成了一团,下意识的它开始疯狂的寻找躲避的地方。
  
      很快,它就在不远处的地方找到了一条细长的阴影,于是立刻身体一缩,钻入了进去!
  
      然而,就在它钻入那道阴影的同时,那根投下阴影的细棍立刻崩溃,无数个细小的符文从细棒上飞出融入阴影中,细棒本体更是分解成了一条条细小的黑色丝线将自己阴影包裹了起来。
  
      织影师一脉经典的阴影生物捕获陷阱!
  
      片刻之后,试验台上只剩下了一根和之前一模一样的细长黑棒,唯一不同的地方,只是没有影子而已。
  
      慕岩断开魔力输送,将面前十多个大光球散去,用治疗魔法治疗了一下眼睛,顺便偷偷擦干了眼角的眼泪。
  
      待到眼睛终于能正常视物之后,他才轻轻一勾手,将细长黑棒招入手中。
  
      精神力探入其中,黑棒中传来了刺型后知后觉的暴躁回应。
  
      “年轻就是好啊。”慕岩笑着感叹了一句,将之收入了口袋中。
  
      此时距离离开这个世界还有十三分钟,他并不打算再进行什么研究或者n,于是化作一溜黑烟飞向了藏书室,将之前卢卡尔没有带走的书籍全部装入口袋,随后马不停蹄的踏入阴影使用“临时顾问团证明”直接传送出了要塞。
  
      霍米尼斯战争要塞的就和他之前精神体状态看到的一样,是一片小林子,并不算茂盛但在这个地方也显得生机勃勃,慕岩扫视了一圈,最终选了一块空旷的地方,用魔法将地面刨出了个小坑,又将旁边的石头雕刻成了盒子的模样,装入了阿尔博的骨灰,然后埋葬到了地下。
  
      片刻后,剩余的石料也被他熔炼成了一块墓碑,他拿在手中斟酌了许久,但最终也只是刻下了阿尔博的名字。
  
      一座新坟就这样静静地立在了这座经历了千年的古老遗迹前,慕岩在墓碑旁躺下,放松了下来,双手枕在脑后,看着天空柔和的阳光,心神慢慢宁静,眼神渐渐有些飘忽。
  
      最后的几分钟时间流淌得格外缓慢,他想起了很多人,很多事,有这十天经历的,也有那三十七年经历的,光和影交织在一起,仿佛在做梦一般。
  
      “以后大概不会回来了。”他望着天空有些出神。
  
      一片枯黄的树叶缓缓从树枝上飘下,一摇,一摆,翩翩而落。
  
      00:0000
  
      树叶停留在了离慕岩鼻尖一厘米的地方,此时的慕岩面色平静,眼角带着些许疲倦,他的嘴角有些微微下弯,黑色的眸子复杂而深邃,似乎在追忆着什么,怀念着什么
  
      这是他在这个世界留下的最后一幅画面,在那按下暂停的时间中,他的身影渐渐的变淡,消失。
  
      三十七年零十天,一段漫长的旅途结束。
  
      “他离开了”黑暗的空间中,毫无感情变化的声音如雷声炸响,整片空间无数血红色的雷电劈下,恍若灭世。
  
      靠坐在冰冷王座上的泰克森特缓缓睁开眼睛,红色的电光照亮了他的脸庞,那双眸子,比那阴影界的最深处还要黑暗,还要深不见底。
  
      “去了哪里?”他的嘴角勾起了一丝嘲弄的微笑,像是用凿子刻出来一般,冰冷而坚硬!
  
      “不知道。”响如雷鸣的声音虽然依旧没有丝毫感情,但泰克森特依旧周围环境的变化中看出了夏博提尼亚的恐惧!
  
      他脸上的笑容更嘲讽了。
  
      一个屠灭了大半个毁灭神系的神灵居然害怕了!
  
      是了,它确实应该害怕,一个在规则的关注下突兀消失的人,还有比这更可怕的吗?
  
      这说明什么?说明这个人根本不在这个世界规则的范畴内!
  
      就像数千年前那些突然出现在战场上的人一样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