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神圣骑士第一百三十一章 没有理想,重生之神圣骑士第131章 没有理想_网游竞技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重生之神圣骑士 > 第一百三十一章 没有理想

      “嘶嘶——”
  
      终于,就算是没有防风功能的打火机,在连续几次的努力下,终于点着了被空气中潮湿气息感染的薄荷烟头,清凉的味道一丝一丝的散发了出来,苏愚握住,闷吸一大口,凉意瞬间弥漫四肢百骸,整个人都精神了不少。
  
      苏愚呼出一大口烟雾,周身烟雾缭绕,好似仙人,气质也是突然的脱离凡尘,有种淡淡的仙气,“我只是个出生在普通家庭的人,相比于很多人我的普通还要比他们更严重,我的家境,父母长辈所能为我提供的经济资源都只是下等,我既不是官二代也不是富二代,能够安安静静享受的只有这些东西,而且呢不说脑子聪明不聪明,只是一直期望着知识能够改变命运,不过这真的很难啊,像我这样的人,运气也只能说是一般般。”
  
      唐重有些呆呆的,他不知道该对苏愚说什么,苏愚说的一切他都不是很明白,他是个从小出身在上流社会的孩子,家中算得上是有钱有势,虽然如此,但是老爹管得严,并没有把唐重变成一个人人喊打的纨绔子弟,但现在…有一种残酷的现实就这么**裸的展现在苏愚面前,那么血淋淋的东西,随之扑面而来的不是暗香,而是浓重的血气,唐重今天看见了连他的精气神观望之术都无法仔细看清的东西…毕竟…唐重不属于那个地方。
  
      唐重本来就是个呆在天上俯身看着下方一切的人,苏愚只不过是个子快要顶天了。
  
      仅此而已……
  
      薄荷烟的味道飘散四周,清凉的气味四处浮现,唐重离得最近,烧烤的烟熏味被薄荷烟的烟雾所取代,唐重的雪茄还在燃烧,也许是因为唐重心情不太好,每一口吸的都是很用力的那种,一根又长又粗的古巴珍藏雪茄已经燃烧过半了,剩下的位置也还在尽心尽力的费力燃烧,这个价值珍贵的雪茄就如同附近便利商店中几十元一包的中华一样。
  
      “可是……”唐重放下雪茄,还想在说些什么,可是到了张嘴的时刻他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他自己认为苏愚不该这么看自己,他有能力,也有为之实现的心狠手辣,唐重很不喜欢这种无力感,可现在…苏愚的话像是一把尖利的锥子,刺破了他的心坎,就此,一道防线就这么落幕了,一点一点的被他自己和苏愚狠狠地撕开。
  
      “没有可是。”苏愚直接说道:“说实话,像我们这样的人永远都处在一种不上不下的尴尬范围里,既没有足够的社会资源根本无法见识和沾染所谓的上流社会气息,又因为算是普通家庭,所有的生活都是一种不上不下的状态,比不上真正的穷人那样一顿饱饭一顿忌,又无法完全体会到真正的苦难,这样比上不足,比下亦是不足,从一开始的日子就是那样浑浑噩噩地度过来的,往后余生也都是这样浑浑噩噩的度过,这就是所谓的中庸,看着挺美好的,每件事情总能达到一个及格线的水平,理想这种东西,对我来说实在是太遥远了。”
  
      苏愚呼出一口烟,又叹了一口气,“像我们这样的人永远都是这样不上不下,能够抓住的东西却又不敢勇敢的伸出手,而无法抓住的东西,却又时时刻刻的在期盼着。”
  
      “理想…对你来说就这么遥远吗?”唐重沉声道,他努力的压抑着自己,他很不喜欢苏愚的这种语气,似乎是在不断瓦解唐重本身的东西,唐重觉得自己的内心,现在就像一只暴怒的狮子一样,匍匐着,咧着牙齿。
  
      “不遥远,但我现在已经不想再去触碰了。”苏愚看着唐重,不合时宜的笑了笑,“唐重,你看过海贼王吗?还有火影忍者。”
  
      他擦擦嘴边的椒盐碎屑还有薄荷烟气儿,那副模样已经算是邋遢至极了,但苏愚透露出来的气质更像是一个无人关心的乞丐,一个身上衣衫褴褛的人,肚子时时刻刻都在饿的“咕咕”叫,两只被冻的皮开肉绽的脚也只能踩在坚硬寒冷的地面上,没有人关心,也没有人会在乎这种乞丐的命运和他是否能过安然地熬过一个寒冷的东西。
  
      他的命运早就被几条看不见的线截成了一块一块的,碎裂的很。
  
      唐重点点头,这两部动画虽然不是华夏国的,但却凭借着本身的优良制作,在全世界都有着不小的名气,连载时间更是长达数十年,在世界各地都有着不小的粉丝团体,更是许多年轻人的童年回忆。
  
      苏愚笑着说道:“你看啊,路飞和鸣人其实都有着自己的理想,他们一个想要成为海贼王,而另一个人想要成为火影,命运这种东西早就安排好了很多的剧情,现在他们的身上,其实你看到后面会发现他们所追求的理想,完全就是符合实际的,鸣人是四代火影的儿子,他不论天赋还是出生都是含着金汤勺的诞生,还有着一直想要把它吃掉,但在后来却是化解了憎恶的九尾,路飞是革命家龙的儿子,他的爷爷是海军大将卡普,他的兄弟艾斯是海贼王罗杰的儿子,路飞同样也是出生显赫的家伙他们每个人的背后都有着一群人在支撑着他们的理想,像很多人刚刚接触这两部剧的时候,甚至还会天真的以为这就是一种激励世人的**丝逆袭记,**丝从出生到长大的过程中,时时刻刻都在被世人嘲讽着,鸣人努力的化悲愤为力量,而路飞则像是个没心没肺的橡皮人,那样永远都是用着自己的一张笑脸,面对着很多的东西。”
  
      唐重摸摸自己的头,他叫唐重,他现在慌的一逼。
  
      唐重觉得自己现在陷入了一种无言以对的尴尬地步,自己面对着眼前的这个人完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自己苦苦支撑的东西似乎被他用几句话就给轻易瓦解打倒,给同化了,那种感觉,就像是掉入海底了,浑身上下都被冰冷的海水紧紧的包围住了,每一寸皮肤的热量都在被海水所汲取。
  
      “像这样的故事还有很多翻版就像是丑小鸭变成了白天鹅…其实丑小鸭怎么变成白天鹅和它自己的努力并没有太大的关系,它能够在几年后的今天转变成白天鹅的最大原因,是它本来就具有白天鹅的血统。”苏愚笑笑,“这种毒鸡汤,听得多了,总是让人无言以对。”
  
      苏愚缓缓开口道:“鸣人和路飞的理想就是火影和海贼王。鸣人小时候的生活,完完全全就是在孤独当中煎熬,因为他是一个孤儿,并且身上还被封印了破坏整个木叶村的九尾妖狐,所以鸣人不论走到哪里都会被村民所厌恶,每个人都害怕他体内那种邪恶的东西,害怕会被鸣人伤害到,但是他有理想啊,有理想就是牛逼,就像是这个漫画的作者,为了凸显主角理想的伟大,特地在后期详细描述了带土的故事,一个同样是从小就有着成为火影那样的理想的人,我们土哥一直以来都在为着他自己的理想而不断的奋斗,毕竟在奋斗的彼岸,有着他苦苦追求的理想和他最喜欢的姑娘,可是他失败了啊,他做不到走出一些东西,所以…他就这么简简单单的黑化了。但你将这两个人放在同一个平面上进行最为**的比较,最后你所发现的东西就是鲜血淋漓的现实。”
  
      “鸣人的父亲是木叶村的四代火影,他父亲的老师是第三代火影的得意弟子,也是三忍之一,鸣人本人都还是火影整个世界当中最高战斗力六道仙人小儿子的查克拉,转世体,这一切的一切,让鸣人从天生的各方面就已经完全超越了和他有着相同理想的宇智波带土,带土和我们太子一比,只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忍者,一个要依靠贩卖自己感情才能够变得强大的忍者,这种奇特的感情买卖也是宇智波一族的悲哀,其实我觉得,我自己就像是一个可悲的宇智波忍者一样,正如里面所说的,宇智波一族的忍者需要通过断绝自己内心的感情来获得强大的力量,这种情况本身就是将自己推向孤独的绝路,在那条孤独且充斥着危险的道路上能够行走下去的只有变得越来越孤独的自己。”
  
      淡淡的薄荷烟味儿充斥在这个讲着悲伤故事的人的周围。
  
      苏愚的人设,就像是一个正在奋力吐槽主角光环的配角,这是一种多么悲哀的吐槽,配角一生一世,所有的作用就是来衬托主角的强大,在整个世界当中主角就是天就是地就是光芒,主角做的每一件事情说的每一句话总是那么的特立独行。
  
      唐重的雪茄已经抽完了,只剩下一段粗大的烟屁股夹在唐重的手里。
  
      唐重不知道该说什么,他第一次觉得自己面前的情况,完完全全的脱离了自己的掌控,自己面前所发生的一切东西都像是一辆飞出了轨道的火车,在空中肆意的翱翔,最后会砸了个稀巴烂,死去的不仅仅是那钢铁所铸造的车身,还有整辆火车上的人,最后,还有那个正在下方丛林中,静静看着火车驶过的人。
  
      “主角光环吗?”唐重开口问道,他有些苦笑,“这玩意真的有这么重要吗?并不是每一个主角都可以安然活到他的世界终结也不是每一个配角终究只能仰望着主角创造奇迹。”
  
      “不,没有那么悲催的主角啊唐重。”苏愚只能叹气。
  
      在这短短的时间里,苏愚时时刻刻都在不断的叹气,每叹一口气呼出的不仅仅有着薄荷烟的味道,还有着几分难以抹去的忧愁,其实这个时候有人可以拿这几杯高度数的白酒或者是几大桶啤酒,苏愚都会选择和穆思念分别那天一样,喝的烂醉如泥,或者是醉醺醺的离开,喝醉之后,虽然整个世界的声音都像在耳边喧闹,但是需要关注的东西就会少了很多很多。
  
      那种感觉会让人轻松很多。
  
      平时在自己的肩头都会有重担难以卸下。
  
      但在喝醉之后头会晕全身都会变得轻飘飘的。
  
      虽然只是暂时的现象,但这种逃避现实的行为向来都受到任何人的追捧,这种行为被称为是逃避现实的最佳选项。
  
      “真正的主角永远都不会是一个只能在孤独路上独自行走的苦逼,他们的身上总会有着从天上掉下来的机缘,从路边捡来的美女,他们说的每一句话做的任何一件事都充满了深意,能够让人揣摩上大半天,他们最擅长的事情就是认认真真的打别人的脸,打的“啪啪”响,即便是将那张脸蛋抽的通红也不为过。”苏愚的声音越发的高昂,“唐重,你身来就是主角,不论是发生在你身边的每一件事情还是你身边所能利用的资源,你都是主角的配置,就像你今天颇有深意地来到我的面前只是因为你的妹妹勾搭了我,而你却又意外的发现了我,你像是一个有着雄厚资本的主角一样,想要收购有着实力的下属,在和你同样的世界里,苏沐橙也同样是一个主角。”
  
      唐重变得越发的颓废不安,苏愚的每一句话都像是一把沉重的巨锤狠狠的锤击在他的胸口,将他的胸锤的瘪了下去,胸口的每一寸骨头都碎裂的不能再碎裂了,这种感觉实在是让人想要崩溃。
  
      其实按照唐重原本的计划,他也是这么想的,将苏愚从苏沐橙身边抢过来,化为他的助力,没有人愿意放弃这么一只可以咬下大肥肉的野狗。
  
      唐重还想着在时候能够像个老大哥一样,走过去拍拍苏愚的肩膀,然后一本正经的讲,“不要再抽那种女人烟了,来试试这种雪茄。”
  
      然后将苏愚的薄荷烟从嘴里抽出,插上一根雪茄。
  
      可惜,现实很残酷……
  
      苏愚原本就站着,他丢下了自己嘴里咬着的薄荷烟烟头,带着火星的烟头被丢在了地上,苏愚恶狠狠的踩了两脚,这个动作在唐重看来,似乎是在恶狠狠的踩他的脸一样,践踏着唐重。
  
      苏愚离开了,最后一句话似乎是…我没有理想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