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神圣骑士第二百二十三章 火法战骑士,重生之神圣骑士第223章 火法战骑士_网游竞技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重生之神圣骑士 > 第二百二十三章 火法战骑士
奶骑的一切,都像是被人有意的暴露一些出来,而剩下的则是遮掩的严严实实。
  
  放出的东西足够吸引人,但却不能够满足所有人的好奇心,嘘头已经够大了,就像是足以钓上大鱼的鱼饵。
  
  大鱼选择了咬饵,可是钓鱼的人已经走了,上了勾的大鱼可以凭借自己的强健体格体魄轻轻松松的挣脱鱼钩,而那些小鱼只能可怜的继续被鱼钩所吊着,既走不掉,又不能去好好的见识下岸上的世界。
  
  大公会的人就像是大鱼一样,不论做什么,都是游刃有余的样子,他们可以选择在该上钩的时候上钩,也可以选择在不想上钩的时候轻松逃掉,只是因为他们是大鱼,在这湍急的河流当中拥有自保和进攻的能力,而那些四散于各处的小鱼,小虾米只能因为自己的贪心吃下了鱼钩上的鱼饵,最后反而
  
  挂在上面脱不了身,沦为了新一波的诱饵。
  
  苏愚干的每一件事情都被人特地的宣传了出去但却又很好地隐藏了一切有关。
  
  这就导致了市面上的大多数人只知道有一个铁头娃用自己的力量锤爆了“雪鹰联盟”的一支小队,大多数人都猜测这其中固然有着几分取巧的成分,但是铁头娃本身的实力仍然是不可小觑,一场漂亮的翻身仗需要天时地利人和三者结合,苏愚能够做到一个人单挑一个小队,自然不会是什么倒霉蛋,想要做到这种程度的一力破万法定人需要周密的计划和高明的智商。
  
  “雪鹰联盟”到底是不是蠢蛋,这一点世人皆知,没有人会相信一个大名鼎鼎的公会里的精英成员会是两个大蠢蛋。
  
  千里冰封和呆若木鸡跟着“雪鹰联盟”征战沙场的这些年也是闯下了赫赫威名,千里冰封的实力强劲,在不少游戏的榜单上都有着他所留下的痕迹,并且这家伙还十分擅长使用计谋,若是丢在三国时期,那也是有勇有谋的大将一员。
  
  呆若木鸡这似乎更像一个天生完美的刺客。
  
  沉默寡言,少语,喜欢做的事情不多,也没有几个能够让他心生重视的人,像这样的人,不论做什么都是一个人独来独往,根本就没有人可以读懂他的内心,呆若木鸡也不知道自己是缺失什么,还是想要得到什么,觉得自己空虚吧,却又还好,若是觉得自己不空虚,可又觉得缺了些什么。
  
  若是呆若木鸡能够解决自己内心当中的这种迷惑状态,那么在他杀人的时候,他的内心还将更加的通灵。
  
  “就让我慢慢的揭开你身上的所有秘密吧,让我好好的了解一下你这个被所有人都当作密闻的人,这个世界上真正了解你的人又有几个了?我只相信真实的你绝对不会像外界消息那样那么简单。”林轩快步的走到苏愚的旁边,在他耳边轻声说道。
  
  没等苏愚回答他,林轩就选择了进入系统制造的生死战空间。
  
  在短短的几十分钟内,他已经是第二次跨入了这个空间了。
  
  对于正处在暴虐情绪的他来说,即便是大名鼎鼎的奶骑,最终的结局也只能是乖乖的拜倒在他的脚下,作为一员手下败将。
  
  “原来,他就是奶骑吗?”
  
  苏愚的身份被林轩很大声地念了出来,这样的情况就导致了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了真正的奶骑是谁了。
  
  “奶骑的传闻里,明明就已经事先提起过了真正的奶骑是一个满脸横肉,凶神恶煞的大汉啊,怎么现在长成这个样子了?我不服,快把我心中的奶骑还给我。”情况严重到甚至有人半蹲在地上鬼哭狼嚎,奶骑可是他们心中敢于和恶势力作战的大英雄,敢得罪“雪鹰联盟”的人,在整个《荣耀世界》当中都算不了多数,大多数人就算想要反抗也只是有心无力,又有几个人在面对这样的庞然大物的时候,还能够处之泰然呢?
  
  瘦长条此时此刻也变得六神无主了起来,他实在是无法想象自己刚刚在一个最最正牌的奶骑面前讲了他多少奇葩的小道消息,包括从各类爽文小白文里抽取的小说主角特点都足足附加了好几条,怪不得那家伙从头到尾就没有相信过自己说的话一直都是保持着一种嘲讽般的冷笑。
  
  “再见啦,各位,我都要走了就不要用这种失望的眼神一直看着我了,我本来就不是你们的福星。”苏愚朝着在场所有目瞪口呆的众人挥手告别,随后进入了生死战的空间。
  
  一阵又一阵眩晕和失重的感觉从眼前传来,只是一个恍惚就已经达到了那片荒凉无人的土地。
  
  这次的生死战空间背景似乎是一片广阔无垠的大草原。
  
  但是蓝天白云之中既没有飞鸟,在这土地之下,也没有爬虫,在这片充满着生机的地方,却没有着任何一个生命体,除了刚刚被上帝之手丢进来的两位。
  
  林轩此时此刻正蹲在草地上,嘴里叼了一根野韭菜花,看着贸然出现在草地上的苏愚,咧嘴一笑,“你这家伙终于来了,准备一下吧,我马上要开始教育你了,像你这样的家伙,我已经见过太多次了,总以为自己有着天大的能力去改变些什么东西,可最后也只能龟缩在背后做着自己的胆小鬼,因为到了事情最紧要的关头才会悠悠然地发现自己什么都做不了。”
  
  苏愚一脚踩在了几颗嫩绿色的小草上,不管是任何人的体重,哪怕是患有厌食症的女生,都可以轻松地压倒一片的小草,“你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最恐怖的事情是什么吗?那便是无知。”苏愚也非常配合地从自己脚边踩下了一朵野韭菜花,塞进了嘴里咀嚼了两下,又吐了出来,“呸真辣。”
  
  随后,又从脚边摘了一朵只叼在了嘴中。
  
  “真正无知的人就像是我刚刚踩扁的那颗小草一样,其实那种无知反倒是一种幸福,因为从来就不会知道自己到底什么时候会被人一脚踩扁。在平时还可以安安静静地享受着阳光和雨露,你说是吗?”苏愚展现出了自己最灿烂的笑容,可是在林轩眼中,却是如此的恶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