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好相公第191章 娶亲,大唐好相公第191章 娶亲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次日一早,秦天派人去买回来了不少很薄的布匹。
  这种布匹在市场上其实是属于次等货的,很难拿来做衣服,只能用来做窗帘啊什么的,所以销量并不是很好。
  但卖这种布匹的老板这次可发财了,因为秦天几乎一下子把他的那些停滞的货给买光了。
  布匹买回来后,接着就是把稻草编成草席了,这样铺到上面,可以起到控制温暖的作用。
  一切做好后,秦天才终于命人在里面种上一些蔬菜的种子。
  这个时候种上,等冬天来临的时候,差不多就可以发芽,甚至是吃了。
  而忙完这些没几天,秦天人生中的一件大事终于要来了。
  娶卢花娘。
  对于娶卢花娘这事,秦天这个时候已经没有太多的感觉了。
  在他看来,这只不过是他的义务而已,为了李世民的大业,牺牲掉自己的一部分幸福的义务。
  当然,对卢花娘来说,这也有可能是牺牲,也有可能不是。
  秦天觉得,卢花娘与其一辈子呆在禅愿寺,倒不如先嫁过来,如果那天她愿意离开,自己也绝不会拦着。
  虽然面子上不太好看,但他愿意放手。
  所以,迎亲这天,秦天并没有表现的太过高兴,但也没有像想象中那么的悲伤不喜,他只是向平常一样保持了平静而已。
  偶尔遇到一些祝贺的人,报以礼貌性的微笑。
  整个过程没有什么可圈可点的地方,在卢家迎亲的时候,也遇到了卢家一些子弟的刁难,不过相比较下都不算特别的严重。
  请新娘子上花轿的时候,则更为顺利一些。
  可能卢家的人已经得了卢行的吩咐吧,这个环节并没有为难秦天,生怕惹出麻烦来,卢花娘不愿意嫁,或者秦天又不愿意娶。
  这样接过新娘子上了花轿,秦天便在前面领着往秦家村赶,一路上看热闹的人不少,羡慕嫉妒的也不少。
  中午来迎的亲,回到秦家村的时候已经是黄昏前了。
  黄昏左右拜了天地,之后卢花娘就被人给领到了新房,秦天这里少不得向来的嘉宾敬酒回礼。
  这样一直闹到太阳落山,秦家庄园才算是终于安静了下来。
  秦家庄园的庭院有些狼藉,酒坛子倒的那里都是,秋风吹来凉意,秦天忍不住打了个哆嗦,突然有了尿意。
  他急匆匆跑到茅房撒尿,这样撒完之后,才觉得清醒了一些。
  只是清醒之后,他便要做一个选择。
  是去卢花娘的房间,还是去唐蓉的房间。
  按理说,作为新娘子,自己今天晚上应该去卢花娘那里的,可他跟卢花娘的情况,就这么去实在不合适,他不能毁了人家姑娘啊。
  可若是不去,会不会被人知道后诟病?
  特别是卢家的人,如果卢家丫鬟把这事告诉了卢家,卢家会不会来找麻烦?
  秦天纠结了一下子,然后便径直去了唐蓉的房间。
  唐蓉的房间没有上锁,一推就开了。
  秦天进去的时候,唐蓉正坐在床头催泪,看到秦天来了,连忙擦拭掩盖,想来虽然知道秦天的心里是有他的,可自己的相公又娶了一个女人,她的心里还是不是滋味。
  “夫人……”秦天走了过去,唐蓉板着脸道:“来我这里做什么。”
  “看夫人说的,不来你这里我去那里?”
  “哼,那边不是有个新娘子嘛。”
  “夫人又说气话,你相公我怎么能去伤害人家卢姑娘。”
  “那你就来伤害我?”
  “夫人不是喜欢嘛……”
  -------------------------
  夜色已深,不知何时外面下起了秋雨。
  卢花娘在新房内坐着,可是左等右等,却始终不见秦天回来。
  “酒席还没有结束吗?”
  卢花娘的丫鬟小樱跑出去了一趟,很快便回来了。
  “小姐,酒席已经结束了。”
  “那姑爷呢?”
  小樱脸色发白,颇有些不喜,道:“姑爷去了唐蓉的房间,只怕今夜不过来了。”
  听到这话,卢花娘眉头微微一凝,新婚之夜,丈夫却去了其他女人的房间,他是什么意思?
  嫌弃她卢花娘吗?
  本来,唐蓉作为秦天的第一个夫人,秦天对她有所厚爱并无不可,只是今夜新婚,他怎么着也得考虑一下新娘子的感受吧?
  卢花娘有一种受到了羞辱的感觉。
  她此前与人私奔,风评不好,以前一起合作生意的时候,秦天倒没有说什么,但如今娶回了家,他是不是还不觉得有什么呢?
  卢花娘觉得秦天可能是嫌弃自己的过去,所以才会这个样子。
  愤怒、委屈。
  各种情绪在体内油然而生,让卢花娘想要爆发。
  可她在望过外面的秋雨之后,却也只能一声轻叹。
  秋雨淅沥沥的下了一夜,第二天一早方停。
  秦天虽然昨夜在唐蓉那里安寝,不过一早醒来之后,还是向卢花娘这里走了来。
  他轻轻敲了一下门,紧接着吱呀一声门便开了。
  门开之后,卢花娘正端坐在床头,她的衣服仍旧是昨天的新娘礼服,她的脸上似乎有泪痕,眼眶是红润的。
  看到这些,秦天突然愣了一下。
  按理说,自己保全了卢花娘,他应该开心才对啊,可为何哭呢?
  难道她喜欢自己?
  秦天立马否决了这个,当初卢花娘可是与人私奔过的啊,女人最是痴情,她愿意为了那个人拒绝崔元浩,又怎么可能喜欢自己?
  那她莫非是伤心?
  秦天觉得卢花娘肯定是伤心的,嫁给了一个不喜欢的人,而跟自己喜欢的人可能永远都不会有机会了。
  “卢姑娘……”秦天进去之后打了个招呼,而他这么喊了一声之后,卢花娘的眼泪再一次忍不住流了下来。
  卢姑娘?
  卢花娘的心在滴血,自己已经是秦天的妻子了,可他竟然还叫自己卢姑娘?
  原来他一直都没把自己当成他的女人。
  卢花娘有些伤心欲绝,可经历过很多伤痛之后,她又比想象中的足够强大。
  “回门之后,我想住在四海居!”卢花娘冷冷说了一句,四海居是作为陪嫁给了秦天的,不过她觉得自己拿来经营,秦天应该不会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