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好相公第202章 夜盗,大唐好相公第202章 夜盗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冬夜的长安更冷。
  寒风呼啸,刮在人脸上生疼。
  长安城外,一名衙役缩着脖子咒骂。
  “真不知道秦天哪根筋不对,大晚上的让我们在这里等他,真是有毛病。”
  “就是,吴捕头,我们就不应该来,要不然我现在正搂着婆娘睡觉呢,困啊。”
  吴剑凝着双眉,有些不耐烦,道:“再等半柱香,秦天若是再不来,我们就离开。”
  两名衙役听到这话,脸上才终于露出些许欢喜神色。
  可就在这个时候,远处突然出现一个身影,接着就是脚步声。
  “这才什么时候啊,你们就想离开?”
  声音落下,秦天便从暗处漫步走了过来,吴剑没想到秦天竟然是一个人来的,不由得有点佩服秦天的胆子。
  其实在这样的夜里,连他这样的人都不怎么敢走夜路。
  “秦别驾您总算来了,我们从那里找证据?”吴剑生怕秦天生气,连忙上前问道。
  秦天笑了笑:“急什么,跟着我走吧。”
  秦天在前面走着,吴剑三人在后面跟,这样走了一炷香的时间后,他们来到了城外的坟地。
  坟地四周风声呼啸,听起来像是鬼哭,吓得那两名衙役浑身直哆嗦。
  “秦……秦别驾,我们……我们来这里做什么?”一名衙役吓的有些受不了。
  吴剑瞪了他一眼,虽然他也很害怕,但在秦天面前表露出来,他觉得很可耻,连秦天都不怕,他们竟然怕了,这算什么事啊?
  秦天在前面走着,神色很是平静:“当然是带你们来找证据啊。”
  说着,秦天突然停了下来,他扫了一圈,接着指了指旁边的一个墓碑,道:“我们躲到那后面。”
  几个人在墓碑后面躲了起来,月色洒下,将四周笼罩的极其恐怖。
  吴剑这个时候,好像发现了一点什么。
  “秦别驾,那边好像是孙洪的坟墓啊,您这是?”
  “嘘,别吵,待会你们就知道了。”
  秦天并不想多说,吴剑撇了撇嘴,但并没有继续问下去。
  时间慢慢,当午夜来临的时候,远处隐隐能够听到乌鸦的叫声,以及一些豺狼的吼声。
  整个坟地越发的恐怖吓人,一名衙役紧紧的抓住吴剑的手臂,可还是忍不住的想要发抖,他突然有些后悔跟着来了。
  早知道是来坟地,他就是装病,也不来。
  而就在这个时候,不远处的黑暗地方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唐沐后面的衙役吓的要叫出来,却被秦天立马用手给堵住了。
  “闭嘴!”秦天轻声呵斥,紧接着,便看到一个人抱着一个箱子走了过来,而在那个人后面,还跟着一人,那人手里拿着两把铁锹。
  “快点!”前面的男子催促了一声,后面的人立马加快了脚步,这个时候,月光洒下,隐约可见后面的人是个女子。
  很快,两人来到了孙洪坟前,那名男子把箱子放下之后,伸手从那名女子手里夺过了铁锹。
  “还愣着做什么,刨啊。”男子骂了一句,然后冒着寒风挖起孙洪的坟墓来。
  这个时候,吴剑却是震惊不已。
  “秦别驾,他们……怎么是阿彪和喜娘,他们到底要做什么?”
  正在刨孙洪坟墓的,正是阿彪和喜娘,吴剑真震惊,而此时的唐沐也很震惊,他以为来的会是陈氏的人,没想到竟然是喜娘。
  不过秦天表面上很冷静,他看了一眼吴剑,然后做了几个手势,吴剑明白之后,立马跟其他两个衙役分散开来,慢慢向孙洪的坟墓靠近。
  当包围形成之后,在秦天的一声令下,他们突然冲了出去。
  “住手!”吴剑喊了一声,阿彪一看不妙,丢下铁锹就要逃跑,不过吴剑飞身一脚将他踹倒在地,紧接着便将他给制服了。
  那喜娘则是被吓的瘫坐在了地上,连逃跑都给忘了。
  两人被制服,秦天这才慢步走了出来。
  “二位演的一场好戏啊,连本官都差点被你们给骗过。”唐沐浅笑着走来,吴剑却还是有些不明白,道:“秦别驾,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秦天看了一眼阿彪,道:“说说吧。”
  阿彪还不肯承认失败,道:“是陈氏安排我来的。”
  刚说完,吴剑一巴掌抽了过去:“呸,陈氏也安排喜娘跟着,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阿彪哭丧着脸:“我冤枉!”
  吴剑还想抽过去,秦天却是摆了摆手:“既然如此,那就让本官来说吧,本官看过卷宗之后,发现这件案子其实很简单,而关键就在于知道那个小雨是不是孙洪的儿子,可惜孙洪已经死了,所以本官就想到了滴骨认亲这个办法。”
  说到这里,秦天笑了笑:“滴骨认亲这个办法是可行的,不过没有太大的说服力,因为很多少都不信,所以我便想着诈你们一诈,我先去跟陈氏说了这事,而后又跟喜娘说了一下,心中有鬼的人,只怕很害怕滴骨认亲这个办法真的能查出真相,所以势必会在今天晚上有所作为。”
  “本官觉得来换尸骨的可能会是陈氏的人,没曾想今天是你们两人。”说着,秦天踢开了阿彪带来的那个箱子,箱子打开,里面赫然有一具完整的尸骨。
  不过秦天只看了一眼,就撇了撇嘴:“可笑啊,竟然拿一具女子的尸骨来冒充孙洪的,你真以为府衙的人都是笨蛋?”
  阿彪听秦天说往这些,已是低下了头,可听到秦天说尸骨是个女子,他立马抬头震惊的望着秦天。
  “你……你怎么知道的?”
  秦天苦笑:“男人和女人的尸骨是不一样的,你连这个都不知道?”
  说着,秦天厉声喝道:“好了,把你们的阴谋说一下吧。”
  阿彪一声叹息,只好把情况跟秦天他们说了一下。
  “事情是这样的,几年前跟着老爷去外面经商,我也跟着赚了点小钱,当时因为逗留在外的时间长,我就养了个外宅,谁曾想离开的时候,喜娘竟然有了身孕,可我又带不走他,于是便告诉她让她先等着,我找个机会就来接他,可谁曾想回来后没多久,老爷暴毙而亡,我又没攒多少钱,也就没机会跟着出去了,这一拖就拖了三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