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好相公第325章 断枪,大唐好相公第325章 断枪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罗府。
  
      罗艺刚到府上,就有下人急匆匆跑了出来。
  
      “老王爷,您可算是来了,出事了,出大事了。”
  
      下人一脸的急切,罗艺一听这话,心头一沉,连忙问道:“出了什么事情?”
  
      “老王爷啊,二公子被秦天给打了,现正在府上养伤呢。”
  
      听到自己儿子被秦天给打伤了,罗艺眉头微凝,他们罗家枪法很是厉害,罗不平虽然没有学到九成,但也有个七八成,轻易不会遇到对手。
  
      那秦天有何能耐,能把罗不平给打伤?
  
      也来不及去见自己的孙儿,罗艺连忙去了罗不平的房间。
  
      “怎么回事?”见到罗不平后,罗艺立马问了起来,罗不平的手臂缠着,脸色苍白,见到罗艺之后就哭诉起来。
  
      “父王,那秦天好厉害,孩儿不是他对手,对了,那秦天承认跟九公主有关系了……”
  
      罗不平把情况跟罗艺说了一下,罗艺听完,气愤异常,喝道:“好大胆,好大胆,秦天勾引我儿媳,还打伤我儿子,真是岂有此理。”
  
      说罢,罗艺命人提上罗家枪,就要向秦府找秦天算账。
  
      不过刚要离开,一个稚嫩的声音从远处传了来。
  
      “爷爷,爷爷……”
  
      一名五岁左右的孩童跑了出来,罗艺见到他后,本来一脸的杀气顿时平复了下来,笑着就把那小孩给抱了起来。
  
      “哎呀,我的通儿,来让爷爷抱抱……”
  
      罗艺欢喜非常,这个时候,一名二十几岁的妇人从后面跟着走了过来。
  
      “父王,您可是要去秦府?”
  
      这妇人正是罗成遗孀,正配妇人庄金定。
  
      罗艺看到自己的儿媳,神色倒也强硬不起来,道:“秦天欺人太甚,父王必须为我罗家找回面子才行。”
  
      庄金定道:“秦天打伤了不平,的确应该让他付出点代价才行,但父王去了之后,且莫提九公主的事情,要知道这事让秦天承认不得,承认了,我们罗家的连忙,夫君的名声,可就全毁了。”
  
      作为罗成的夫人,庄金定是有那种杀伐果断之气魄的,但作为一名妇人,她又很清楚秦天和九公主的事情若是成为事实后,对他们罗家会有什么样的影响。
  
      而她这么说完,罗艺神色微微一动,这点倒是他所没有想到的。
  
      以前就想着教训秦天,倒没有考虑这些,不由得,罗艺有点佩服自己的这个儿媳,他点点头:“放心吧,父王能够把握分寸。”
  
      说完,罗艺将罗通交给了庄金定,然后带人直奔秦天府邸而去。
  
      只是,在罗艺离去之后,庄金定却是突然叹了一口气。
  
      罗家镇守幽州,的确可以说是很荣耀的,只是手握重兵大权,却不知收敛脾性,怕是早晚被朝廷忌惮吧?
  
      可她又很了解自己公公的脾气,知道跟他说这些,也是没用。
  
      让他罢手,更是不可能。
  
      ----------------------
  
      秦天府邸。
  
      秦叔宝隐隐是有些不安的,他总觉得罗艺随时都有可能到。
  
      而就在他这么想着的时候,一名下人连滚带爬的跑了进来。
  
      “公子,公子,罗艺打进来了,看把小的给打的……”
  
      下人的脸颊有一个很明显的掌印,嘴角甚至还渗出了血来。
  
      看到自己的人被打,秦天眉头微微一凝,暗想这罗艺也太不客气了,一进来就伤人啊。
  
      正想着,便见罗艺提着一柄长枪走了进来,他虽然已经上了年纪,但仍旧气势不凡,给人一种说不出的无形压力。
  
      “秦天小儿,出来受死。”
  
      罗艺刚喊了一声,秦叔宝就跑了出去:“姑父,您怎么来了?”
  
      在这里看到秦叔宝,罗艺倒是愣了一下,不过很快罗艺便明白了过来。
  
      “好你个秦叔宝啊,枉费姑父这般待你,你竟然与姑父阳奉阴违,我且问你,你是不是早就知道秦天打伤了不平,所以来替他拦着的?”
  
      罗艺脸颊通红,气的不行,秦叔宝道:“姑父误会,我也是来了之后才知道的,姑父,秦天是我义子,还望您高抬贵手,莫要继续追究了。”
  
      秦叔宝心里着急,可面对这种情况,他能做的也只能是这样了,罗艺哼了一声,道:“伤我儿不平,就这么算了,你把我罗家看成什么了?”
  
      秦叔宝道:“姑父,得饶人且饶人嘛。”
  
      罗艺瞪了一眼秦叔宝,紧接着望向秦天道:“伤了我罗艺的儿子,你说该怎么办吧?”
  
      秦天神色平静,淡淡一笑:“早就听说燕王十分威武霸道,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啊。”
  
      罗艺凝眉,脸色一冷,秦天却是不以为意,继续说道:“伤你儿子的事情嘛,不赖我,是他先来挑事的,后来还无耻的要伤及我的夫人,我也是不得已才伤他的,怨只怨他找事,怨他技不如人。”
  
      面对罗艺,秦天并无丝毫忌惮神色,秦叔宝在旁边,听的都恨不得朝秦天脸上抽过来,这不是明显挑事吗?
  
      就算不认错,但两项和解多好啊?
  
      秦叔宝暗暗心沉,罗艺这边,突然哈哈大笑:“好,好一个小子,敢在我罗艺面前说这话的,你是第一个,既然你说技不如人,那我便让你看看我罗家枪法的厉害。”
  
      说话间,罗艺提枪向秦天杀来,秦天眼眉微凝,飞身后退,与此同时,旁边的胡十八突然一声大喝:“休要伤我家公子,看刀。”
  
      一柄大刀飞身袭来,罗艺经验丰富,就在胡十八杀来的时候,他立马提抢来挡。
  
      可当长枪和大刀碰撞在一起的时候,罗艺突然感觉一股大力袭来,紧接着他整个人的手臂都发麻起来。
  
      这种情况,他此前很少遇到过。
  
      心头暗道不好,而就在这个时候,只听得咔的一声响,他的长枪竟然从中间断裂开来。
  
      大刀余威不减,继续向自己劈了过来。
  
      说时迟,那时快,罗艺飞身一滚,才惊险的躲了过去。
  
      “燕王真是好厉害啊。”秦天呵呵一笑,将地上的长枪踢了过去,罗艺伸手接过断枪,眼神突然有些落寞。
  
      这柄长枪陪了他很久,可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这柄枪不是断在了沙场,而是断在了秦天一个不起眼的手下手里。
  笔下读(http://www.bixiadu.com),更多精彩阅读,等你来发现哦。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