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好相公第430章 劝姐,大唐好相公第430章 劝姐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秦飞燕很生气,特别WWW..lā
  
  自己的婚姻大事,竟然落在了马周这个落魄书生身上,这可真是没天理了。
  
  当然,不管是谁想决定她的婚姻大事,她都不会高兴的。
  
  没有了父母,这婚姻之事,自然也就得由她自己来掌握才行,她必须嫁一个自己喜欢的男人。
  
  可没想到,马周竟然这般大张旗鼓的给他选夫,而且还评头论足的,说什么貌美如花……
  
  想到这点,秦飞燕突然羞红了一下脸,但紧接着就又抽了过去,就算自己貌美如花,也不能任由马周这般胡闹。
  
  哀嚎之声在整个秦府传了起来,那些来报名的男人一看这个,顿时都吓的哆嗦了一下,然后一窝蜂的都冲了出去。
  
  侯爷之姐虽好,但看到刚才的势头,他们心里也打颤啊。
  
  本来热闹的秦侯府一下子空了,只剩下马周的哀嚎声。
  
  “还敢不敢了?”秦飞燕踩在马周身上,用手指着马周大骂,马周心里委屈:“大小姐,这不管我的事啊……”
  
  话还没说完,秦飞燕啪的一下又抽了过去:“你做的这事,你说不管你的事?”
  
  说着,又问道:“还敢不敢了?”
  
  马周本来还想解释,可一看秦飞燕这架势,自己越解释,只怕越被她抽的厉害啊,既然如此,还不如认错呢。
  
  “大小姐饶命,我再也不敢了。”
  
  听到这话,秦飞燕才哼了一声,又踢了马周一脚后,这才转身离去。
  
  “别让本小姐知道你再做这事,不如下次我废了你。”
  
  秦飞燕走了,马周从地上坐了起来,刚才点评那些人的威风全无,整个人也因为鼻青脸肿而显得越发落魄。
  
  “大小姐啊,我马周是冤枉的,这都是侯爷让我做的。”
  
  一阵热风吹来,马周委屈的脸颊都落下泪来,早知道这个差事是这个样子的,他就是死也不接啊。
  
  他突然怀疑,是不是秦天早知道自己阿姐的脾气,所以才让他来做的?
  
  这日子没法活了。
  
  马周拖着被打的身子去找秦天,他这么走着的时候,发现自己虽然被打,但并没有伤到筋骨,只是有了一点皮肉伤,想来秦飞燕还是有点手下留情的。
  
  秦天正在忙,一抬头看到马周鼻青脸肿的来了,不由得愣了一下:“马先生被人给打了?”
  
  马周点点头:“公子啊,你交给我的差事恐怕办不成了,你看大小姐把我给打的,我是不敢再帮她选夫了啊。”
  
  “阿姐打的?”秦天有点震惊,自己帮阿姐选夫,这是多好的一件事情啊,这是在为她的幸福着想啊,她竟然动手打人。
  
  看到马周这个样子,秦天多少猜到马周可能心里有阴影了,让他再做这事,他肯定死活不做啊。
  
  想了想后,秦天点点头:“实在是委屈马先生了,我也没想到阿姐这个样子,这样吧,你先去国子监学习,这事就不用管了,等我空闲了,找阿姐说一下。”
  
  听到这话,马周如释重负,连忙应了下来。
  
  --------------------
  
  黄昏,秦天回到家后,就看到了在庭院里等着自己的阿姐。
  
  看到阿姐脸上带着愤怒,秦天突然也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阿姐还没有休息?”
  
  秦飞燕瞪着秦天,道:“你小子胆肥了啊,马周给我选夫的事情,是不是你安排的?”
  
  秦飞燕也不傻,那马周再大胆子,怕也不敢做这事,肯定是秦天安排的,对于自己弟弟安排这件事情,秦飞燕特别生气。
  
  自己的婚事,竟然需要自己的弟弟给安排吗?
  
  秦天脸色略微有点发白,一直跟秦飞燕保持在一定的距离内。
  
  “阿姐,这事的确是我让马周去做的。”
  
  刚说完,秦飞燕越发的愤怒了,不过秦天却假装没有看到,继续说着:“阿姐年纪也不小了,如今兄弟我都娶了两个夫人了,阿姐却还孤苦伶仃一个人,弟弟我这心里难受啊,阿姐不嫁人,我这整日寝食难安,什么事情都做不下去,阿姐看着弟弟这个样子,忍心吗?”
  
  秦飞燕本来是很生气的,可听到因为自己的事情,自己弟弟寝食难安,秦飞燕心里顿时就有点不是滋味。
  
  她自然也会突然寂寞,只是想到自己弟弟有成就了,她也就对自己的婚姻不在意了,如今弟弟因为自己而不安,她觉得有点内疚。
  
  秦飞燕的神色有些缓了下来,秦天看到这个后,这才终于松了一口气,他知道自己阿姐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了自己身上,所以只要说自己因为他的事情过的不好,她肯定就不会再怪罪了。
  
  想着,秦天就又继续说了起来:“阿姐还年轻,不过二十几岁而已,正是一个女人风华的年纪,如今我们秦家今非昔比,要为阿姐选一个夫婿,选一个好夫婿,还是可以的,难道阿姐就不想为人妻,为人母吗?”
  
  秦飞燕的神色又变缓了一些,心中甚至忍不住轻声一叹,作为一名女人,她怎么可能不想?
  
  “还希望阿姐为我考虑一下,也为我们秦家考虑一下,选夫这事,我听姐姐的意见,也尊重你的想法,只要你有这个打算就行。”
  
  秦飞燕一直都在为秦天而活,为秦家而活,虽然秦天并不想让她这样过,想让她也为自己而活,但现在想让她接受这一点,想要改嫁,却也只能用这个办法了。
  
  有的女人,她存在的意义,活着的意义也就在此。
  
  秦飞燕终于动容了。
  
  她看着自己的弟弟,突然感觉心头一暖。
  
  她没有想到自己的弟弟竟然对他这么好,可她之前,还差点冤枉自己的弟弟,想到被自己打的鼻青脸肿的马周,秦飞燕突然又觉得不好意思,想着明天要不要去国子监看看他,不然是不是有点说不过去?
  
  秦飞燕这样想着,转身就要离开,她心里的确是认可了秦天说的话的,只是要她亲口承认改嫁,亦或者是让秦天帮忙找夫婿,她还真有点说不出口,有点怪不好意思的。
  
  秦天一看秦飞燕转身走了,愣了一下。
  
  “阿姐你到底是同意还是不同意啊?”
  
  “你小子是不是欠揍,你都这样说了,阿姐能不同意?”秦飞燕作势又要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