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好相公第725章 昔有佳人公孙氏,大唐好相公第725章 昔有佳人公孙氏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大唐好相公 > 第725章 昔有佳人公孙氏
公孙十三娘已经不再年轻了。
  但当她的舞剑起的时候,还是惊艳到了众人。
  她的每一个动作,越发看起来如同行云流水,越发的快意,越发的让人看着舒服。
  当她开始舞剑的时候,众人便一下子忘记了她的年龄,忘记了她眼角的鱼尾纹,忘记了她貌美不再。
  大家看到的,只有她的剑。
  众人叹为观止,秦天站在旁边看到这些之后,也有些震惊。
  “当年的公孙十三娘,不知道又是何等的风采啊。”
  秦天忍不住说了一句,他突然有点后悔自己生的晚了,不然若是看到年轻时候的公孙十三娘舞剑,那应该又是另外一番情况了。
  九公主坐在旁边,听到秦天夸赞公孙十三娘,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在他的大腿处掐了一下。
  “哎呀……”
  秦天疼的叫了一声,立马引来了旁边人的目光,秦天有些尴尬,九公主却跟没事人似的,秦天这里,想死的心都有了。
  这个九公主,至于吃公孙十三娘的醋吗?
  这个醋坛子,比唐蓉那个还要厉害。
  好在,节目很精彩,旁边的众人也只是撇了一眼,然后就又继续观看去了。
  公孙十三娘舞完,他的徒弟徐二十娘走了上来。
  她走上来后,李渊突然瞪大了眼睛,然后又揉了揉:“这个姑娘,倒是和年轻时候的公孙十三娘很像。”
  李渊说着,突然激动起来。
  也许对他这样的人来说,怀旧是假,想要寻找当年的那种感觉才是真,而当年的公孙十三娘,应该是徐二十娘这个样子的。
  此时,不仅李渊瞪大了眼睛盯着台上的徐二十娘,就是下面的那些观众,也都紧盯着,仿佛不愿意错过任何一个动作,比刚才看公孙十三娘的时候,还要认真。
  秦天这里,虽然也很想认真,但想一到旁边的九公主,就只能作罢,假装看的很随意。
  徐二十娘在舞台上表演着,整个现场突然安静不已,很多人连大气都不敢出,生怕惊扰了舞台上的徐二十娘,李世民这里,不住的点头。
  可就在这个时候,作为国戚的高士廉突然说道:“圣上,此等舞剑,实在是难得一见啊,不如让秦侯爷赋诗一首,为其附和如何?”
  刚才九公主掐秦天的情况,高士廉可都看在眼里,他很快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想着,若是秦天为徐二十娘赋诗一首,那回去之后,九公主不得好好虐待一下秦天啊?
  虽然只是一个恶趣味,但是想到秦天在府上受虐待,他心里就忍不住一阵的爽。
  李世民听到高士廉这话后,倒是愣了一下,紧接着觉得好像也还不错,于是点点头:“秦爱卿,你就写一首诗吧。”
  说罢,不管秦天是否同意,立马命人拿来笔墨纸砚。
  秦天看了一眼九公主,九公主的脸色很平静,看不出喜怒哀乐来,只是秦天的心里,却是哇凉哇凉的,回去之后,只怕这日子不好过了啊。
  他瞪了一眼高士廉,但此时的高士廉却很得意的把头仰了起来。
  好像这事,跟他一点关系没有。
  笔墨纸砚很快拿了过来,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秦天无奈,起身,思虑片刻之后,随即一边吟,一边写道:
  昔有佳人公孙氏,一舞剑器动四方。
  观者如山色沮丧,天地为之久低昂。
  霍如羿射九日落,矫如群帝骖龙翔。
  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清光。
  绛唇珠袖两寂寞,晚有弟子传芬芳。
  临颍美人在白帝,妙舞此曲神扬扬。
  与余问答既有以,感时抚事增惋伤。
  先帝侍女八千人,公孙剑器初第一。
  秦天一边写,一边吟,李世民等人还在观看舞剑,听到秦天的这首诗后,都突然觉得这首诗写的不错,把公孙十三娘当年的盛况写了出来,也把现如今徐二十娘这个弟子的情况也写了出来。
  而且,那剑舞也写的十分生动。
  不过,就在众人心里这样想着的时候,一个声音突然从后面传来:“好字,好字啊,龙飞凤舞,一气呵成,不亚于当年王羲之的兰亭集序,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啊。”
  这是褚遂良的声音,众人听到褚遂良都这样说,不由得勾动了好奇之心,连忙转身来看,而后,他们便看到了秦天写的那首诗。
  不过,第一眼看上去的时候,大家注意的不是诗,而是字。
  那是一种狂草,而且狂的让人震惊,每一笔都如同行云流水,仿若一气呵成,不有丝毫拖泥带水。
  这狂草,真的是一点不比当年王羲之的差。
  李世民也是书法大家,不过他并不是很喜欢草书,不过今天看到秦天的这一副字后,却是喜欢的不行。
  “好,好,把这幅字收了,让人装裱一下,就挂在朕的御书房了。”
  很无耻的李世民,看到好的东西立马就据为己有,很显然,他要收藏这幅字。
  其他人看到这个之后,都不由得撇了撇嘴,心里有点不爽,但谁让李世民先开口,他们现在想要也是不能,只能等明天去秦侯府,让秦天给写一副狂草了。
  当然,也许没有今天晚上的状态,不如今天的好,但想必也不会太差。
  王羲之写过很多的字,可为何最为出名,自然跟当时写这字时候的环境啊,状态什么的有关。
  也许你去看书法家的一个字的时候,可能差别不大,但如果是一幅字的话,就很有讲究了。
  被宫人拿了去,秦天暗自苦笑,与众人又说了几句之后,才终于在九公主和唐蓉他们旁边坐下,继续观看节目,九公主白了他一眼,也不知道是生气了,还是没有生气。
  不过这个时候,她也没有时间在意这个了,因为现在,随着徐二十娘的下场,萧老先生终于要上台了。
  他的口技可是很厉害的,谁不想听一听?
  九公主也想听一听,而且,她今天来,最为期待的,就是萧老先生的口技。
  舞台上,很快有人用四面布搭了一个帘子,而后,萧老先生向众人一拱手,就坐了进去,这是他们口技惯用的东西,口技虽是口技,但怎么表演的,却不能够人看到。
  因为不这样的话,就失去了神秘感,自然,也就很难让人觉得神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