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好相公第1627章 夜间事,大唐好相公第1627章 夜间事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大唐好相公 > 第1627章 夜间事
小说网..org,最快更新大唐好相公最新章节!
  
  夜幕来临。
  
  高履行被告知不准离开府邸。
  
  这让高履行心里有火,如今长安城的晚上可比白天有趣多了,不让他出去玩,这岂不是要憋死他?
  
  “谁说不让我出去的?”
  
  “少爷,是老爷啊,您今天晚上就老老实实的呆在府上吧,千万别惹老爷生气。”
  
  管家刚说了一句,高履行突然一巴掌就抽了过去,骂道:“我想出去,谁还拦得着吗,你们该干什么干什么去,谁敢把这事捅出去,直接把你们踢出高府。”
  
  说完,高履行扬长而去,那些管家和下人看着高履行离开,却也是无可奈何,只能一声长叹,只希望今天晚上他们家少爷不要闹事,不然他们可就要完蛋了。
  
  长安城的夜比之以前已经热闹了许多,但凡拿到名牌的,都在晚上出来逛逛,至于逛什么,他们自己也不知道,可能就只是好奇,想要知道入夜后的长安城,会是什么样的,虽然上元节那三天取消宵禁的时候,他们也曾经看过,但不同时候的长安城,又是什么样的?
  
  长安城的大街上人来人往,高履行在街上闲逛了一番,买了一些食物和首饰。
  
  紧接着,他并没有去这几天常去的青楼,青楼随好,但若是每天都去,对于那里面的姑娘肯定也是会厌烦的,今天晚上,他要去一个不一样的地方。
  
  那是一个姑娘的家。
  
  今天傍晚回府的时候,他在街上一抬头,看到了一户人家的女儿,正托着下巴倚在窗台上向下张望,两个人就这样对视了一下。
  
  而只这一眼,便让高履行对那女子思之难忘了。
  
  他觉得自己爱上了那个姑娘,他迫切的想要拥有他。
  
  他已经派人打听过了,那个姑娘叫陈晚,家里是在长安城做布匹生意的,家境还算是不错,不过,跟他们高府比,肯定是差远了的。
  
  而这样的差距,让高履行觉得只要去今天晚上出现在陈晚的家里,陈晚肯定会以身相许的。
  
  因为今天黄昏的时候,他已经试探过陈晚了,他当时调戏了一番陈晚,那陈晚并没有羞涩的躲回屋内,而是跟他面对面的说上了几句俏皮话。
  
  如此的话,那他肯定是手到擒来啊。
  
  高履行乐滋滋的向陈晚的家赶去,可是,他刚走到陈晚家外面,就见陈晚家里的灯亮着,而且隐隐传来一些嘈杂的声音,以及一些痛哭之声。
  
  这让高履行隐隐觉得不妙,恐怕陈晚的家里啊出现了事情,他有些紧张担心,本来是想要冲进去看看发生了什么的,但就在这个时候,府上突然冲出来一个人。
  
  “快,快去京兆府报案,快去报案……”
  
  听到这个声音后,高履行立马顿住了脚,竟然要报案,这这里肯定是出大事了,不过他若就这样闯进去,肯定是不行的啊,高履行眼眸微微一凝,随即便连忙退了去。
  
  虽说那陈晚姑娘让他喜欢的很,但他还不想招惹到什么是非,万一把他牵扯进去,那他可就有理说不清了,所以他所能做的,也只能是远离是非之地了。
  
  至于陈晚那个美人吧,以后再说。
  
  ----------------
  
  长安城的夜里是热闹的,而这热闹是热闹,并不是慌乱亦或者其他。
  
  但就在这个时候,一群衙役捕快却是从京兆府那边,急匆匆的狂奔而来。
  
  街头的百姓看到夜色下,有衙役捕快行动,顿时就有一些不安起来。
  
  “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大晚上的,衙役都出动了,恐怕是真的发生了事情吧。”
  
  “那肯定的啊,就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百姓很是好奇,一些胆子大的,就直接跟着尾随了去,所以很快,发生了什么事情,也就在长安城传开了。
  
  “陈老板的女儿,被一个男人给那个了,而且,那个之后,还直接把她给杀了。”
  
  “啧啧,怎么发生了这种事情,大唐开国这么多年,夜里还真没有发生过这事啊。”
  
  “嘿,朝廷放开宵禁了,总会有一些不法之徒的。”
  
  “是啊,是啊…………”
  
  百姓议论纷纷,有替那个陈晚惋惜的,有觉得放开宵禁不安全的,有赶紧回家看着自己夫人或者女儿的,免得被采花大盗给临幸了。
  
  一时间,长安城越发显得慌乱了一些。
  
  而这个时候,那些衙役已经来到了陈晚的房间,一名中年妇人哭哭啼啼个不停,一个小丫鬟已经哭的瘫坐在了地上。
  
  而陈晚的父亲,则是站在外面,没有进来,因为自己的女儿,实在是有点惨不忍睹,他不忍看。
  
  领头的衙役,名叫吴剑,是京兆府的捕头,秦天在京兆府做别驾的时候,跟秦天走的很近,这些年虽然仍旧在京兆府做事,而且仍旧是一名捕头,但在这长安城,很多官员还是卖他一个面子的。
  
  甚至,只要他愿意,随时可以去大理寺任职,做一个大理寺六品官,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不过,他就喜欢呆在京兆府,做捕头。
  
  今天晚上,接到有人报案之后,他便急匆匆的带着衙役赶了来。
  
  进得死者的房间,吴剑的神色比之其他人要十分平静,当了十几年的捕头,各种各样的案发现场他都看过,比今天晚上更残忍十倍百倍的都有,今天晚上的场景,并不能让他觉得多么不能接受。
  
  不过,一个女子受到了这般的非人待遇,他的内心却是在刹那生出了一股无名火气的,不过他忍了下来,没有表现出来。
  
  作为一名捕头,不管在任何的情况下,都必须保持冷静才行,只有保持了冷静,才不会有丝毫的疏忽,才能够尽快破案,还死者公道。
  
  他之所以做捕头,就是要还死者公道。
  
  吴剑看了一下死者的尸体,除了一丝不挂外,女子的下体已经血肉模糊,被人残忍的蹂躏了一番,而且有一些刀痕,显然,凶手已经变态到了无法形容的地步。
  
  不过,死因是女子的脖子,那里有一道掐痕,她是被凶手掐死的。
  
  女子的身体僵硬,被掐死的时候,她在挣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