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好相公第1634章 惊闻,大唐好相公第1634章 惊闻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大唐好相公 > 第1634章 惊闻
“你喜欢六七十岁的老妇人?”
  
  三饼听到这话的时候,愣了一下,他什么时候这么重口味了?
  
  不过,他见吴剑去而复返,便知道出现了问题,于是硬着头皮点了点头:“这女人啊,越老越有味道。”
  
  听到这话,吴剑和其他衙役都差点吐出来,说出这种话的人,肯定是个变态。
  
  不过,那天晚上的受害者,明明是个妙龄少女,凶手喜欢老妇人,显然无法说服他们。
  
  这其中,怕还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吴剑眼眸之中,突然露出了一股杀气,紧接着,他也没有逼问三饼,只是又挥了挥手,很快,就有人又拿了两个刑具上来。
  
  一个是手夹,专门用来夹手指头的,这个东西看起来并不恐怖,但真的夹起来的时候,那可是能够让人痛不欲生的。
  
  另外的刑具,很简单,就是几张白纸。
  
  这白纸的用途,可是狠绝的一个刑具,比夹手指的还要让人觉得恐怖。
  
  两个刑具拿上来后,吴剑挥手,很快,就有人拿着夹手指的东西,夹起了三饼。
  
  三饼的手指甲盖本来就已经被拔掉,很疼了,现在又被夹手指,他的手也就更痛了起来,一时间,整个审讯室内,惨叫声不绝于耳。
  
  “饶命,饶命啊,我都已经承认是采花贼了,你们怎么还对我用刑。”
  
  “饶命啊,都是我做的,都是我做的啊。”
  
  “我就喜欢老妇人,我不仅喜欢老妇人,我还喜欢男人呢。”
  
  “…………”
  
  手指被夹的生疼,三饼不停的嗷嗷叫,为了免除刑罚之苦,更是什么话都说了,但就是没有说高士廉的事情。
  
  他的额头冒着冷汗,整个人的脸色发紫,嘴唇都忍不住要抽搐起来。
  
  吴剑却是神色平静的看着眼前一幕,作为一名捕头,审讯多年,什么样的场面他没有见过?
  
  就三饼这种情况,他已经算是司空见惯了,所以他的内心并无丝毫波澜。
  
  只不过在夹子用完之后,看到三饼仍旧不肯招供,吴剑的眼眸之中露出了一丝轻笑。
  
  “还真是个挺硬的人啊,既然这夹手指的东西不能让你开口,那我们就换一个吧。”
  
  三饼苦着脸,道:“我都已经承认了,你们就不能饶了我,杀了我也行啊?”
  
  吴剑摇摇头:“不,你没有说实话,你为何要跳出来故意让我们抓到你,还承认说自己就是采花贼?”
  
  “我……我就是采花贼。”
  
  “我不信,今天你不说实话,我让你痛不欲生。”
  
  三饼想死的心都有了,他就是那个杀人凶手啊,怎么这些衙役还都不信了?
  
  他想骂人。
  
  但这个时候,一名衙役拿着一张白纸走了过来,白纸虽然是白纸,但却放在水里湿了一下,看到这个的时候,三饼的脸色比看到刚才夹手指的刑具都要难看。
  
  他只是看到了这么一张白纸,就有一种浑身上下想要窒息的感觉。
  
  白纸沾水之后,贴在脸上,把鼻子也给盖住,会让人呼吸困难的,那种感觉很难受,一时半会间死不了,仿佛有很重的东西盖在了脸上一半,生不如死。
  
  三饼的脸色发紫,他很犹豫,是接受折磨,还是把高士廉给供出来?
  
  不过,不容他做出选择,吴剑已经命人给他贴上了第一张湿了的白纸。
  
  第一张白纸贴上来的时候,已经让人觉得有点难受,有点呼吸困难了。
  
  三饼的内心极其的恐惧,他想要挣扎,但他的四肢已经全给控制住了,想要动弹,都是不得。
  
  “再加一张。”
  
  吴剑吩咐了一声,很快就有人又给加了一张,这个时候,三饼越发的难受起来,但他并没有将高士廉给供出来。
  
  吴剑也是不急,就这样命人给慢慢的加,很快,纸张就增加到了六张,这个时候,三饼基本上只敢呼气,不敢吸气了,一吸气的话,纸张就会把他的鼻孔给完全的覆盖住,那一刻,就真的与窒息差不多了。
  
  他甚至连张嘴说话都不敢,那种滋味,难受的让人心里痒痒,可他此时的心里不仅痒痒,还有一种憋着气,想要爆炸开来的感觉。
  
  “招,我招……”
  
  他用尽了所有气力,才终于说出了这三个字,吴剑听到这三个字后,才挥了挥手,让人撕开了那几张纸,这几张纸撕开之后,三饼立马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而也直到这个时候,他才突然觉得舒服。
  
  不过,不等他有喘息的机会,吴剑就已经开口了。
  
  “说吧,你是受何人指使,要做这件事情的?”
  
  三饼想死,但他不想受折磨,而他知道,如果他不把实情说出来的话,那他还会继续被吴剑折磨。
  
  没有办法,他只能将高士廉的事情给说了出来。
  
  “我是高士廉高大人的人,那他晚上的命案,的确是我做的,跟我家少爷没有什么关系,不过那件事情,是高士廉吩咐我做的,他想要让人觉得放开宵禁不安全,如果发生了这样的惨案,大家一定会对付秦天,反对放开宵禁,今天晚上也是高士廉吩咐我做的,目的是想要我投案,然后救他儿子……”
  
  三饼把情况给说了一下,吴剑他们听完之后,都有点震惊,似乎没有料到会是这种情况,他在听完之后,便没敢怎么停留,急匆匆的就去找了包不同,把情况跟包不同说了一下。
  
  这样说完后,吴剑问道:“大人,如今事情算是水落石出了,只是这个情况,能在朝堂上说吗?”
  
  若是把这事说了出去,那可就彻底得罪了高士廉,高士廉是长孙皇后的舅舅,跟长孙家族的关系不错,而且他自己也是大唐功臣,是国公,随便一个身份拿出来,都不是他们敢与之对决的。
  
  秦天敢,那是因为秦天有这个直奔,他们一个京兆府府尹,一个捕头,那里有这么大的本事?
  
  不过,包不同在思虑了片刻之后,却是浅浅一笑:“我们不过实话实说罢了,既然案子已经查清,明天早朝,我去大殿上陈述就行了,这是我这个做京兆府府尹的职责所在,谁能奈我何?”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