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好相公第1759章 杀张郎 新,大唐好相公第1759章 杀张郎 新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大唐好相公 > 第1759章 杀张郎 新
“说之前,先除去一个叫张郎的人。”
  
  魏王李泰的这句话让沈琦整个人都有点眩晕。
  
  他知道李泰不是那种无聊的人,如果没有什么意义的话,他是不会说这么一句话的。
  
  作为一个父亲,他的自觉告诉自己,这个张郎跟他的女儿沈雲恐怕关系匪浅。
  
  自己的女儿在他看来,一直都是很知书达理的人,他给人的感觉也十分的贤淑,温良。
  
  她这样的人,一向都很是让他这个做父亲的放心,她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情来呢?
  
  乱,很乱,沈琦的脑袋是乱的,懵的,不过,他回到府上之后,并没有急着跟自己的女儿说这些事情,而是派人去调查了一下那个叫张郎的人。
  
  作为朝中大员,要调查这么一个人并非什么难事。
  
  很快,他的人就有了消息。
  
  “怎么样,这个张郎是什么人?”
  
  下人道:“回老爷话,这个张郎是个落地的书生,不过长的一表人才。”
  
  听到一表人才这个词的时候,沈琦就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男子潇洒英俊,的确是好事,但这是女人喜欢的,男人听到其他男人玉树临风的时候,心里肯定是要诽谤一两句的。
  
  哪怕这个人有可能是自己的女婿,他也会心里不好受一下。
  
  “他跟雲儿什么关系?”
  
  下人犹豫了一下,似乎不知道该不该如实相告,沈琦眼眸微微一凝,道:“有什么就说什么。”
  
  “那张郎与小姐私定了终身。”
  
  听到这话,沈琦蹭的一下就站了起来,自己的女儿竟然跟一个落第的书生私定了终身,这简直辱没了他沈家的家门啊。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雲儿怎么会跟一个书生有关系的?”
  
  自己的女儿很少出门,而且一直一来,他的女儿都有点眼高于顶,普通男子根本看不上,那张郎一个落第书生,为何能俘获他女儿的芳心?
  
  下人苦笑,道:“小姐有一次在街上被人占便宜,是那个张郎出手救了小姐,两个人一来二往就走到了一起,那张郎虽说落第了,不过样貌却是说得上相貌堂堂的,而且也还有一些才情,小姐又最是样貌有才气的人,所以就……”
  
  “够了,不用说了。”
  
  听到自己的女儿这般不矜持,沈琦就气不打一出来,一个落第的书生,竟然想跟他的女儿发生一点什么,简直是痴人说梦。
  
  沈琦的眼眸之中露出了一股杀气来,他想起了李泰的话,先杀张郎。
  
  “来人,给我除掉张郎。”
  
  对于这件事情,他觉得自己必须做。
  
  不仅仅为了李泰的事情,也为了他们沈家荣誉。
  
  他这么吩咐下去后,很快有人领命退去——
  
  长安城东,一个比较偏僻的街道上。
  
  一个小院里面,坐着一名男子,男子正在读书,他的样貌十分的英俊,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而他读书的样子,更加的令人欣羡。
  
  男子读了几页之后,便放下了书,嘴角露出一丝浅笑,今天晚上,他已经跟沈小姐商量好了,他要偷偷去沈小姐的房间。
  
  两个人认识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但他们也只是止步于牵手,亲吻,更近一步的动作,一直没有发生。
  
  而这一次,沈小姐同意他进入她的闺房,而且还是晚上,那对于两个人进一步发生关系,应该有很大的帮助,甚至他觉得这都有可能是沈小姐的默许。
  
  想到沈小姐那绝色的容颜,婀娜的身姿,雪白的皮肤,他便忍不住一阵激动,激动的恨不能把所有精力都留着用在今天晚上。
  
  不过,就在他这样想着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一点声响。
  
  他有点意外,自从落第之后,他便居住在这里,平日里基本上没有什么人来,如今那声响是怎么回事?
  
  他犹豫了一下,而后就有点不了了之了,因为声响很快停了下来。
  
  只是,就在他觉得那声响跟他没有什么关系的时候,他的小院里已经多了一个人。
  
  这个人眼神之中带着一股子戾气。
  
  “你……你是谁?”
  
  他很奇怪,这个人怎么进来的,又为何要进来?
  
  但是这个人根本就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直接抽出了一把刀,向他砍了过来。
  
  张郎算是反应快的,当他看到这个人拿出一把刀的时候,他便心知不妙,甚至突然看到这么一个人的时候,他就已经心生警惕了。
  
  不过,就算他生出了警惕,甚至做出了逃跑的姿势,但就在他这么动了一下之后,那把刀就直接砍中了他的脖子,直接将他半边脖子都差点给砍下来。
  
  鲜血顺着他的脖子流了下来,他整个人直接就扑倒在了地上,丝毫动弹不得。
  
  不过,凶手并没有这样作罢,而是在张郎倒地之后,又刺杀了他几刀,直到确定张郎真的已经死掉之后,他才终于收手,然后,他又精心处理了一下尸体,这才悄然离开。
  
  一个落第的书生突然不见了,在整个长安城都不太可能引起什么风浪。
  
  而那张郎,到死都不知道这个人为什么要杀自己。
  
  沈府。
  
  夜幕降临的时候,沈雲便在自己的房间着急的等来等去。
  
  他与张郎约好的,今天晚上到她的房间里来,可怎么到了这个时候,张郎还没有到?
  
  她爱张郎,爱他的容颜,爱的他潇洒,也爱他的才气,她相信张郎一定能够金榜题名。
  
  这一段时间,她一直都没有让张郎得到自己的身体,她多少有点内疚,所以便想今天晚上补偿一下张郎,可她好不容易下定了决心,他怎么突然不来了?
  
  夜色越来越深,沈雲的房间本来是灭着灯的,毕竟若是亮灯的话,张郎恐怕就不好来了,可是他左等右等不见张郎,最后也只能点起灯,黑暗让他有点不安,甚至是特别的不安。
  
  而就在沈雲在自己的房间来来回回的走着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了一阵脚步声,听到脚步声的时候,沈雲有点惊喜,有点期待,他希望推开门后,看到的是张郎。
  
  可是,当她推开门后,却并没有发现张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