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好相公第1807章 司马沐,大唐好相公第1807章 司马沐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大唐好相公 > 第1807章 司马沐
    天禾县四周全是山峦。
  
      而这些山峦十分的绵延,给人一种一眼望不到边的感觉。
  
      天禾县虽被群山环绕,但也算是一个地势比较平坦的地方。
  
      不过就算如此,这里的交通也绝对称不上方便,所以也就谈不上多么的繁荣了。
  
      天禾县建成依旧,但这么多年过去了,肯来县里定居的百姓,却是少之又少,到目前,也才不过有两万多人罢了。
  
      一个县城有两万人,说不上很多,但在蜀中这个地方,又绝对算不上少。
  
      而其他很多的百姓,都是四周的山上亦或者其他地方定居,想要找到他们,有时候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秦天他们来到天禾县的时候,下起了一场大雨,冬天下大雨,这是他们在长安城所看不到的景象。
  
      大雨倾盆,十分的厉害,而大雨下来的时候,天气又冷了许多,不过对于秦天他们来说,这冷又是那般的单薄,并没有让他们觉得有多么难以忍受。
  
      他们冒雨来到了天禾县县衙。
  
      天禾县的县令名叫司马沐,是个二十来岁的县令。
  
      同时,也算是蜀王李恪最为忠实的拥护者了。
  
      他觉得自己想要走出蜀中,想要在整个大唐一展抱负,就只能寄希望于蜀王李恪了。
  
      所以,在得知秦天冒雨赶来之后,司马沐并没有做出迎接的姿态来,他也要学一下蔡米,晾一晾秦天。
  
      秦天等人来到天禾县城门外面,见这里并无人员前来迎接,不由得凝了凝眉头。
  
      “这个天禾县的县令,真是好大架子啊,公子你都走到这里了,也没见他们派个人来,真是岂有此理。”
  
      “没错,没错,实在是太岂有此理了,我看这个司马沐啊,跟那个蔡米是一丘之貉,要不去了之后,找个理由杀了他算了,免得给他们添恶心。”
  
      “”
  
      他们冒雨前来,可是却没有人接待,说实话,秦五和罗凰他们都十分的生气,秦天的眼眸闪现了一股杀意,但也只是片刻而已,然后,他便带人直接进了城。
  
      这是李恪的封地,这一路行来,秦天未曾没有想过利用这次机会,好好把李恪封地上的那些官员给清理一下,免得这里的人跟李恪同流合污,让整个大唐不稳。
  
      他很清楚,一旦李承乾登基为帝后,李恪势必到自己的封地上,而李恪是个有野心的人,他不是那种甘心认命的人,如此,他是蜀中肯定会掀起一场腥风血雨,让整个大唐陷入一场动荡中来。
  
      可如果把李恪在蜀中的那些人给解决了一部分,那李恪想要恢复元气,非得用一段时间才行。
  
      所以,有人肯找他秦天的麻烦,秦天心里还是很乐意见到的。
  
      只是可惜,可能是因为杀了蔡米的缘故,这里的官员多多少少都有点害怕他,就算是找他秦天的麻烦,也不痛不痒,让他秦天想动手都难。
  
      到目前为止,也就这个司马沐还算让他满意一点,竟然连迎接都不来迎接。
  
      不过,他希望司马沐能够更有骨气一点,等见到了他秦天,也能够给他一些脸色看,这样他秦天要动手,可就有名堂了。
  
      大雨哗啦啦的下着,秦天一行人撑伞来到了县衙,此时县衙颇为安静,门口连个值班的人都没有,想必他们也都知道了秦天要来的消息,而他们拦着秦天恐怕是死,可若是不拦的话,也就得罪了他们的县令大人,索性,他们也就不在这里带着,随便找个借口离开了。
  
      入得县衙,秦天直逼司马沐所在。
  
      司马沐是个很年轻的男子,长的也算是一表人才,在这样的地方算得上是鹤立鸡群,秦天进来的时候,他正在,不过他的眼睛并不怎么专注,想来做这件事情的时候,他的心里也在担忧,很不安。
  
      “司马大人好大的架子啊。”
  
      秦天走进来后,冷冷的说了这么一句话,那司马沐拿的手不由得颤抖了起来,他在心里暗骂自己的没用,本来还想跟秦天好好的硬气一下的,可真的见了秦天之后,就被秦天的气势给压了下去。
  
      “看来架子是真的很大,见了本官,也不行礼。”
  
      这话说完之后,秦天身后一众人,立马拔出了刀,刀声悦耳,可又带着一股摄魂之力。
  
      那司马沐本来正在,可听到刀声之后,整个人一下子就崩溃起来了,他也顾不得,扑通就给秦天跪了下来。
  
      “下官司马沐,拜见秦大人,下官下官耳目不怎么好,才刚知道秦大人大驾光临,真是真是有失远迎了。”
  
      大冷天的,司马沐的额头冒着冷汗,而他说的这个理由,真是蹩脚。
  
      秦天却是有些失望的叹了一口气,本来以为这个司马沐能够跟他作对一下,这样他能除去一个李恪的人,也就除去一个了,反正他来剿灭屠龙会,随便找一个理由,都能把这事给蒙混过去。
  
      而且,阻挠他办屠龙会,那也是大罪啊。
  
      只是让秦天没有想到的是,他才稍微的吓了一下,那司马沐就已经很没有节操的跪了下来,这种情况,真是有点让人大跌眼镜。
  
      很是无语。
  
      看到司马沐这个样子,秦天呵呵一笑,道:“好了,起来吧,就你这样没用的东西,也配跟本大人斗,以后好好在这里做你的官吧,若是让本官知道你有什么对不住大唐的事情,本官弄死你。”
  
      “是,是,秦大人教训的极是,教训的极是,下官下官谨记教诲。”
  
      司马沐现在恨不能对秦天跪舔,刚才差那么一点点,他的人头可能就没有了啊。
  
      而现在想来,相比较下,自己保住性命,可比向蜀王李恪尽忠要有用的多啊。
  
      他突然有点佩服自己的机智。
  
      秦天对这司马沐是极其不屑的,骂了一句之后,便带着人又冒雨离开了天禾县县衙,到了军营。
  
      这个时候,军营已经搭建好了,很多将士累的不行,早早便去休息了。
  
      “等这场雨结束之后,我们便离开这里,去往锦城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