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好相公第1852章 走水 新,大唐好相公第1852章 走水 新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大唐好相公 > 第1852章 走水 新
自从那次弹劾之后,李承乾仍旧负责从河南道来长安城的那些饥民事宜。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網メWwW..kàn..ge.lA
  
  此后一段时间,那些饥民陆陆续续的来。
  
  可能是有了前车之鉴吧,来的那些饥民并没有什么人再嚷嚷着进城,而他们刚到京城地界后,就会被人给领到粥篷那里,安排食物和住处,所以整个赈灾事情,还是很顺利的。
  
  等杜正伦将河南道的灾情彻底解决了,这些饥民差不多就可以离开长安城,回他们自己的家去了。
  
  也就是说,杜正伦的赈灾结束,李承乾这边的事情才算是结束,如果河南道那边的事情一直托着,这边虽然不至于出现什么事情,但朝廷为之付出的粮食,肯定是要多一些的。
  
  不过,在李承乾看来,以杜正伦的能力,要解决河南道的事情,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所以他只需要在长安城这边做事,防止一些意外发生就行了。
  
  至于粮草,户部的粮食还有很多,应付这些是饥民一段时间,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不管是谁,都觉得饥民的事情差不多要结束了。
  
  整件事情,并没有起什么波澜。
  
  可就在众人觉得,只要将此事交给时间就行了的时候,长安城却突然出事了。
  
  这天晚上,李承乾正在东宫休息的时候,一名太监急匆匆的跑了过来。
  
  “太子殿下,太子殿下……不好了,出事了……”
  
  李承乾听到这个声音之后,立马从床上跳了起来,问道:“出了什么事情?”
  
  李承乾从屋内走了出来,看到一名太监满头大汗,整个人的脸颊都红彤彤的。
  
  “太子殿下,户部……户部存放赈灾粮的地方走水了,好大的火,好大的火啊,粮食……粮食怕是要毁于一旦。”
  
  听到这个消息后,李承乾整个人都差点跌坐在地上,他救济那些灾民的前提,就是户部的担心赈灾粮食,一旦这些粮食毁掉了,那如何救济那些灾民?
  
  灾民没有粮食吃,刚刚平静的日子,只怕很快就会再次闹腾起来吧?
  
  之前有一两千人,还可以杀一儆百,可如今有一两万人,你杀几个人就有用了吗?
  
  这么多难民一下子涌入长安城,会是个什么情况?
  
  李承乾还是很快让自己镇定了下来,然后便急匆匆的向户部赶去,不过他还没有走到户部,便看到户部有浓烟飘起,再走的近了一些,便看到了火光。
  
  火光如同一条条火龙,在四周乱窜,靠近户部之后,便感觉到了一股灼热。
  
  此时,户部救火的人进进出出,乱成了一团。
  
  李承乾看到这种情况,眼眸凝的厉害,他进得户部之后,找到了户部的官员,厉声问道:“怎么回事,好端端的,怎么会起火?”
  
  户部因为对于朝廷至关重要,所以不管是防盗啊亦或者是防火,都是做足了准备的,户部很少发生这样的事情,可今天晚上,却起火了。
  
  李承乾询问,那名官员却是害怕的整张脸都变了颜色。
  
  “太……太子殿下,下官……下官也不知道啊,下官已经派人去查了,应该很快就能够查出来。”
  
  李承乾哼了一声,喝道:“赶快救火,一定要减少损失,还有,尽快弄出一批粮食出来,明天要送去城外灾民那里,若是没有粮食,整个长安城就都乱套了,到时候,本太子要你全家人的脑袋。”
  
  听到这话,那个官员顿时吓的瑟瑟发抖起来,但也不敢反驳,只能连连点头应下。
  
  ----------------
  
  蜀王李恪的府上。
  
  夜色已经很深了,但李恪并没有丝毫去休息的意思。
  
  他在等消息,而他相信自己很快就能够等到消息。
  
  没过多久,一名黑衣人便出现在了他的房间里。
  
  “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回王爷话,已经办妥了,如今户部大火已经烧了起来,赈灾那些饥民的粮草,恐怕剩不下多少了。”
  
  听到这个结果,蜀王李恪才算是终于松了一口气。
  
  本来,他是想派人去蛊惑一些难民,然后让那些难民冲进长安城,在长安城进行抢劫和打砸店铺的,而只要发生了这种事情,太子李承乾少不得就要治一个办事不利之罪。
  
  不过让他没有想到的是,李承乾竟然成功阻止了第一波要进城的难民,而且杀一儆百,让其他难民知道了厉害,以至于那些难民来了之后,也不敢再嚷嚷着进城。
  
  如此的话,他之前的安排也就等于作废了。
  
  但他又不甘心就这样作罢,所以便想出了这么一个办法,毁掉那些饥民的粮草。
  
  只要那些饥民没有了粮草,他们肯定是会闹事的,那个时候,就算李承乾杀多少人,都没有用。
  
  就算一开始的时候,李承乾还能找到一些粮食应付支撑着,可粮食不多,总有用完的时候,一旦粮食用完,李承乾还是要接受即将面临的危险。
  
  李恪嘴角露出了一丝浅笑,而后望向那个人,道:“你做的不错,这壶好酒是本王赏给你的,喝了之后就回去休息吧。”
  
  这个人是李恪的亲信,也是李恪培养的死士,他听完李恪的话后,并没有丝毫迟疑,拿起那一壶酒就喝了起来。
  
  只是他这么刚喝完,整个人的面部突然就变的极度扭曲起来,紧接着,他便七窍流血,扑通一下倒地身亡。
  
  他到死都不敢相信,李恪竟然要毒死他,他可是李恪的死士啊,李恪要他去死,他绝不会皱一下眉头,可这样,李恪还不肯相信他,还要他死吗?
  
  那个死士死了,李恪看着地上躺着的人,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不要怪本王狠心,实在是火烧户部这件事情,关系重大,你若是被人查了出来,牵连到了本王,本王想要争夺皇储,可就一点机会没有了,但你若是死了,可就死无对证了,这样,谁还能怀疑到本王?”
  
  在李恪看来,做事情有时候就要狠绝一点,这个世上,除了他的母妃,谁人杀不得?
  
  这样说完之后,李恪的嘴角又露出了一丝冷笑,如今的户部,应该乱成一团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