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好相公第1879章 小白脸,大唐好相公第1879章 小白脸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大唐好相公 > 第1879章 小白脸
    在得知独孤娟娟那天晚上的行动之后,秦天就没有再继续待在高府。
  
      一来,他需要给高士廉一点面子,不能让高士廉太过难堪了,毕竟这是家丑啊,他肯定不想其他人知道吧?
  
      至于六妮的死活,秦天是不怎么在乎的。
  
      离开高府的时候,已经是黄昏了。
  
      初秋的黄昏,长安城有凉意袭来。
  
      狄知逊跟在秦天后面,道:“大人,现在当务之急,应该是找到独孤娟娟的表哥啊,很有可能,他是知道独孤娟娟的一些情况的。”
  
      独孤娟娟是去找他的,如此的话,独孤娟娟的死,她的那个表哥段玉应该是知道的吧。
  
      秦天点了点头:“你说的有道理,那就劳烦你去把那个段玉给抓捕过来问话吧。”
  
      狄知逊领命退去,而后便带人去抓捕段玉。
  
      黄昏落尽,天已经黑了。
  
      长安城一处小宅子里,一名男子正匆忙的收拾东西,想要逃跑。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逃跑,反正就是在得知独孤娟娟被杀之后的消息后,他有点不安。
  
      他觉得,如果不逃跑的话,自己肯定没命啊。
  
      不过,就在他这么匆忙收拾东西的时候,一群衙役突然冲了进来,将他给控制了起来。
  
      紧接着,狄知逊从外面走了来,而段玉刚才收拾的包裹,一个不甚,直接掉落在了地上,包裹里面,有不少值钱的好东西,不过只需要看一眼,就知道是女人的东西。
  
      狄知逊看到这些东西之后,有点好奇,按理说,段玉这个人的家境一般,根本买不起这么名贵的东西,所以很有可能,这些东西是独孤娟娟给他的。
  
      “想跑?”狄知逊简短的问了一句,段玉的脸色有点难看,连忙求饶道:“大人饶命啊,独孤娟娟的死,跟我一点关系没有,真的一点关系都没有。”
  
      段玉不停求饶,狄知逊却是一点不为所动,道:“说吧,你跟那独孤娟娟是什么关系,若是有一句假话,本官便认定你就是杀害独孤娟娟的凶手。”
  
      “大人饶命……”
  
      “说!”
  
      狄知逊冷冷的说了一句,段玉这才连忙说道:“我是独孤娟娟的表哥,除此之外,我们真的一点关系没有。”
  
      听到这话,狄知逊脸色猛然一变,他没有想到都这个时候了,段玉竟然还想隐瞒一些事情,他简直就是在找死。
  
      “砍掉他一根手指,直到他肯说实话为止。”
  
      话音落下,立马有衙役动手,直接砍掉了段玉一根手指,段玉的手指被砍断之后,顿时疼的惨叫起来,但狄知逊却是哼了一声:“再放一炷香,如果着一炷香烧完了,他还没有把所有的实情都给说出来,就砍掉他一条手臂。”
  
      砍掉一根手指已经够痛的了,如果砍掉一条手臂,那不得被疼死啊?
  
      而看刚才的情况,这些人真的敢砍他的手臂,想到这里,段玉才终于害怕,于是,也顾不得断指之痛,连忙求饶道:“饶命,大人饶命啊,我说,我什么都说。”
  
      “说吧,若是有一句虚言,本官再不给你机会,直接认定你就是凶手。”
  
      段玉暗自叫苦,连忙说道:“回大人话,我与那独孤娟娟,的确是有一点表亲的,不过很早的时候,我们两个人就已经私定了终身,谁料那高士廉不是个东西,竟然看上了独孤娟娟,硬是把她给抢了过去,我这心里,痛如刀搅啊,不过,独孤娟娟成为高士廉的小妾后,还是时常以省亲的名义出来,与我私会,昨天晚上,我们是说好了来我这里,共度一个晚上的,只是我左等右等,都没有等到他的消息,白天的时候,才得知他被人给杀害了,我……我这心里害怕啊,所以才想着逃跑的。”
  
      听段玉话里的意思,他们好像是一对苦命鸳鸯,狄知逊嘴角撇动了一下,道:“地上的这些东西,都是独孤娟娟给你的?”
  
      段玉点点头:“是的,他现在是高士廉的妾室,身份不一般了啊,所以便时常拿一些好东西来接济我,我想着,把这些东西藏起来,以后说不定我们两个人远走高飞的话,这些钱就用上了,不曾想……唉……”
  
      段玉把情况给说了一下,说的有点痛心疾首,狄知逊眼眸微凝,想要从他的话里找出一些破绽来,但不管怎么找,都没有找到。
  
      最后,狄知逊也只能挥一挥手,命人将段玉给先行关押在京兆府大牢,等案子有了进一步的进展后,再做打算。
  
      次日,天刚亮,京兆府的人正要开始一天工作的时候,高士廉气冲冲的来到了京兆府。
  
      “听说昨天你们抓到了那个小白脸?”
  
      他要找段玉,自己的女人竟然勾搭上了外面的男人,而且还拿他高家的钱去接济那个男人,作为一个男人,高士廉是受不了这样的耻辱的。
  
      他很生气,很愤怒,愤怒的想要直接杀了段玉,只有这样,他才能够解心头之恨。
  
      狄知逊见高士廉如此生气,很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高士廉的这个反应,是正常的,不管那个男人遇到了这种事情,都会愤怒,都会想要杀了那个小白脸报仇解恨。
  
      只是,如今案子还没有调查清楚,那个段玉还不能死,至少现在不能死。
  
      “高大人,这里是京兆府,我京兆府既然在督办这件案子,作为重要的嫌疑人,只怕你不能随便决断,不然,我们有理由怀疑你是在杀人灭口。”
  
      “放屁,放你的狗臭屁,我高士廉杀人灭口,我若是杀人灭口,会直接来你京兆府要人?”
  
      狄知逊耸耸肩:“故弄玄虚嘛,不过只要高大人你要杀段玉,甚至是见他,下官都有理由怀疑你是杀人灭口。”
  
      说到这里,狄知逊又开口道:“高大人,案子既然交到了我们京兆府,你大可放心便是,凶手我们最后肯定能给你找出来,不过若是高大人再这般来京兆府捣乱,本官只能和秦国公进宫一趟,向圣上汇报一下情况了,妨碍京兆府办公,可不是小事。”
  
      高士廉气的不行,秦天敢对他这样,现在连狄知逊也敢,这京兆府,胆子肥了啊。
  
      可他有什么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