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好相公第1880章 你就是凶手,大唐好相公第1880章 你就是凶手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大唐好相公 > 第1880章 你就是凶手

      高士廉气冲冲的离开了。
  
      狄知逊这边,却是凝眉。
  
      现如今知道了段玉和独孤娟娟的关系,但知道了也没有用啊,他们找不到凶手。
  
      因为按照段玉所说,他很有可能不是凶手,现在的他,定多也就是个嫌疑人。
  
      案子有进展,但却没有决定性的进展。
  
      如今的狄知逊突然有点迷茫,他在京兆府的公房来来回回的走着。
  
      许久之后,他才终于停下,而他停下来的时候,整个人的眼睛里面,都冒着光。
  
      “来人。”
  
      很快,有衙役跑了过来。
  
      “狄大人有何吩咐?”
  
      “去调查一下那个段玉的情况,我要把他所有的情况都知道了。”
  
      狄知逊突然想到了一些漏洞。
  
      他的确抓到了段玉,但段玉说的那一番话都是真的吗,这个段玉又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如果能够将段玉给了解清楚,那么这个案子可能就会有新的进展了。
  
      狄知逊吩咐下去后,很快就有衙役领命退去。
  
      段玉这个人只要在京城长安城,那要调查他以前的情况,就绝非什么困难的事情。
  
      一众衙役分头调查,吴剑这里也没有闲着。
  
      作为捕头,吴剑的职责本来是抓捕犯人,但现在谁是凶手都不知道,那自然也就不用他去抓捕,不过他是个闲不住的人,既然暂时不用抓捕犯人,那他去调查一下情况,也是应该。
  
      吴剑在长安城的线人很多,很快,他便从线人那里打听道了经常跟段玉在一起玩耍的几个人。
  
      在吴剑看来,知道了段玉的朋友,那从他朋友那里,应该能够打听到段玉的一些情况。
  
      而当吴剑看到段玉的那几个朋友之后,眼眸微微就凝了起来,段玉的那几个朋友,吴剑也算熟悉,是长安城的几个小混混,平日里倒也没有做过大奸大恶的事情,但小偷小摸啊,亦或者是赌钱什么的,却是有的。
  
      段玉跟这些人做朋友,要说他不是凶手,还真让吴剑有点不怎么相信。
  
      毕竟,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嘛。
  
      不过,只是通过一个人的朋友来断定一个人是不是凶手,未免太过儿戏了一些,所以吴剑还是决定跟那几个人见面。
  
      他找到那几个人的时候,那几个人正在一家赌坊赌博,几个人围在一个赌桌前面,不停的大声的呐喊着。
  
      吴剑从后面拍了他们几下,他们却是根本就没在意,骂了一句别闹之后,便又继续玩了起来。
  
      吴剑眼眸微凝,紧接着直接抽刀放在了一个人的脖子上。
  
      这个时候,那人可不敢大意了,整个人都吓的双腿颤抖起来。
  
      他也不敢扭头,直接就举起了双手。
  
      “有事情问你们,跟我出来吧。”
  
      吴剑说完,便收刀走了出去,段玉的那几个朋友看到是吴剑,那里还敢怠慢,连忙跟了出去。
  
      几个人来到一个僻静之地后,吴剑看了一眼那几个人,此时着几个人都有点紧张,又有一点迷惑,他们最近几天,好像没有做什么犯法的事情吧,吴捕头找他们做什么?
  
      “吴捕头,您……找我们有什么吩咐吗?”
  
      吴剑道:“段玉你们认识吧?”
  
      听到吴剑提及段玉,他们几个人犹豫了一下,可当他们看到吴剑那有些想要杀人的眼神后,他们也就不敢隐瞒,点了点头。
  
      “认识,吴捕头问他做什么?”
  
      吴剑道:“我需要知道段玉的所有情况,你们既然跟他是朋友,那现在你们都想一下,把能想到的所有跟他有关的情况,都告诉我。”
  
      “吴捕头,其实我们只是认识段玉,不算朋友……”
  
      一个人想要跟段玉撇清关系,不过他刚开口,就被吴剑给瞪了一眼,把他给吓了一跳,后面的话,自然也就说不出来了。
  
      “快点想,谁若是说的是废话,我割了他的舌头。”
  
      吴剑作为京兆府的捕头,在长安城这些混混眼里,还是很厉害的,他们可不敢得罪,所以,在吴剑这一番话说完后,他们便连忙想了起来,紧接着,便有人开口道:“吴捕头,这个段玉跟我们认识大概有半年时间了,我们是在赌桌上认识的,当时他出手阔绰,我们哥几个那个时候刚好手头紧,便跟他打了一些交道,他当时请我们吃了几顿饭,我们见有这样的冤大头请我们吃饭,也乐得与他交往起来,要说他这个人嘛,挺大方的。”
  
      “没错,段玉的确很大方,有一次输了几十贯钱,他眼睛都不眨一下,就好像那些钱不是他自己的一样,看的我们哥几个都有点肉疼,要是我们有了那几十贯钱,就可以好好的逍遥一阵子了。”
  
      “还有,那个段玉喜欢吹牛皮,有一次我们在一起喝酒,他说自己很厉害,有很多女人前赴后继的要投入到他的怀抱,而且他还不用花钱,那些女人想跟他在一起,还得自己出钱,我当时就怀疑啊,这个段玉是个靠女人吃饭的小白脸。”
  
      “不错,不错,我也想到了,他当时的确是这样说的,我还笑他说大话,世上那里有这么笨的女人?”
  
      “………………”
  
      几个人说开了之后,话不由得就多了起来,对段玉的爆料也越来越有用,吴剑听完他们这些话后,整个人都兴奋的不行。
  
      这个段玉,靠女人来弄钱财啊,如此的话,他之前说跟那个独孤娟娟两情相悦,恐怕不是真的吧,他只是想利用独孤娟娟来弄钱。
  
      可如果有一天,独孤娟娟发现段玉骗他钱财的话,她会不会很生气?
  
      他到底是高士廉的第十三个小妾,要弄死段玉这么一个人,还是很容易的,而段玉为了避免独孤娟娟有机会报复,极其又可能对独孤娟娟动手。
  
      这样的话,段玉之前说的那些都给推翻了,而他的嫌疑在这一刻,也突然加重,甚至可以说,那个段玉就是凶手。
  
      了解完这些情况后,吴剑并没有在这里多做停留,急匆匆便向京兆府赶去。
  
      回到京兆府后,他把打听到的情况跟狄知逊说了一下,狄知逊听完,眼眸也是放光,随即说道:“走,再审讯一下那个段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