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统之我是王爷第十章 未婚妻,系统之我是王爷第10章 未婚妻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边疆大案,在朝堂上引起了轰然大波。六扇门总捕傅同因失职而被摘了官帽,六扇门暂由副总捕诸葛月管理,配合大理寺调查边疆大案。
  御书房
  楚浔端坐在一旁,望着自己的皇兄。二人无言,最终还是楚皇先开口。
  楚皇:“王弟,这次由你前往燕地,你有什么意见吗?”楚浔想了一下道:“皇兄,此事由我去,是不是不太稳妥。”这次事件虽然很严重,但是如此就要让自己前往,在楚浔看来,也是过于草率了。
  楚皇也明白楚浔的意思,但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于是道:“王弟,此次前往燕地,乃是以你自身亲王的身份前往。至于这件案子,也与你此行墓的并无多大关系。”
  “啊!”楚浔惊讶道,“那皇兄我此次前往所谓何事?”
  既然已经说了,楚皇也是直接点明,道:“这次王弟目的地并非燕地,而是齐秦学府。至于目的,一是将你未婚妻带回,二是为我大楚在学府招募一些毕业学子。”
  “齐秦学府?原来如此吗。”楚浔了然道,想了一下并无拒绝的地方,便道:“皇兄放心,这事王弟一定会办好的。”楚皇见楚浔答应下来,高兴道:“嗯,那此事就看王弟的了”“咦,等一下,皇兄。”楚浔突然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怎么了。”楚皇疑惑道,不知道楚浔有什么问题。
  楚浔咽了口口水,小心翼翼地道:“皇兄,你刚才说的未婚妻是怎么回事?”楚浔在问的时候,心里也是不停的突突,这咋还多了一个未婚妻呢,前世的时候,楚浔变习惯了一人独处,对于身边有多一位亲密的伴侣,是拒绝的,因为楚浔自认为是不太会照顾他人,也不想麻烦谁,因此便从未有过找女友的想法。至于来到这个世界,楚浔也知道自己不可能不成亲,甚至对于三妻四妾还蛮憧憬的,但是有着现代人的思维,对于这种指腹为婚,有着天然的排斥。
  “哈哈!”楚皇看到楚浔的样子,不由一乐。笑过之后,有露出严肃的表情道:“王弟,这是当年父皇所定,因此你就不要想着更改了。”
  “是,皇兄。”楚浔知道自己无力反抗,只能应是。
  “好了,你先回去吧。”楚皇见楚浔无精打采,只好让楚浔先回去。
  “是,皇兄。王弟告辞。”楚浔直接离开了御书房。
  大理寺
  林逸坐在主座上,环顾四周,开口道:“诸位,今日找诸位来,是有两件事要处理。第一就是昨日东山的案子,既然已经结了案,陛下已经下旨,犯人择日处斩。”
  一件事说完,林逸见人没有意见,继续说:“第二件事,是皇上亲自下旨命我等督办的。”林逸将西北所发生的事,重新为这些人讲述一遍。
  “而且,因为六扇门的过失,此次是由我大理寺为主。好了,事情就是这样,说说吧,各位有什么意见。”林逸端起茶杯漱口,刚刚说的口都干了。
  林逸将前因后果讲清,底下坐着的官员也开始议论纷纷。大约小半个时辰后,作为大理寺的左少卿李廷,首先站起来道:“大人,既然此次是由我们大理寺为主,那么首先便需要一位能够坐镇之人。大人作为主官不能轻易离开,因此在下毛遂自荐,愿为朝廷分担。”
  “此言差矣。”
  “哦!罗少卿有何意见?”李廷看到是自己的老对头,眉头稍皱,朗声反问道。
  身为右少卿的罗祐同样是站起来,对着林逸道:“大人,刚才李少卿所说下官亦是赞同,只是对于李大人的毛遂自荐,下官不敢苟同。”说着不屑地撇了一眼李廷。
  李廷听到罗祐不加掩饰的话语,大怒道:“罗祐,你什么意思。”“什么意思,自然是表面意思。”罗祐看都未看李廷,只是直视作为主官的林逸。
  “罗祐,你...”李廷话未说完,便被林逸打断了。
  “好了,你们两个成何体统。”林逸示意两人从新坐下,便接着道:“罗祐,东山案还需给亲王一个交代,到时候还需你来处理。因此,这一次还是由李廷主持。好了,李廷留下,其余人先回去吧。”
  “是,下官告退。”行完礼后,除了李廷,其余便陆续离开了房间。
  李廷得意的望向罗祐,却发现罗祐直接离开了,连看都未看他一眼。心中愤恨道:等我做主官时,第一个就要你滚蛋。哼。
  等到所有人都离开后,林逸便开始叮嘱道:“李廷,这次选你作为主官前往燕北,可是代表我大理寺的颜面,因此这次的事你一定要给我办好,否则就是你父亲来了,都保不住你。”为了让林逸放心,李廷连忙拍着胸脯道:“是,大人。下官一定办的稳稳当当。”
  看到李廷的保证,林逸也满意地笑道:“很好,既然如此。我便与你说说此次的任务。”李廷连忙低头道:“是,大人。属下洗耳恭听。”
  林逸在屋内叮嘱李廷,而其余人已经出了大理寺。罗祐与好友走在回家的道路上。
  “罗兄,你没事吧。”张全看到罗祐自议事结束,便是一言不发。不由地担心的问道。罗祐回过神来,知道好友担心,于是安慰道:“张兄,无事。只是对于刚刚的事有些愤懑而已。现在已经没事了。”
  张全知道罗祐此时心中不满,其实不光罗祐,其他包括自己在内,又有哪一个没有怨言。将所有人都招过来,却无视其他人意见,还不如待在家中称病。不过,这些对于张全来说也不过是一阵牢骚而已,反正就算没有李廷,也轮不到自己。要不是因为有罗祐的庇护,恐怕在大理寺连可有可无的位置都没有。
  张全心思百转,却让自己也陷入了沉闷之中,从胸中呼出一口气,对着身旁的罗祐道:“既然今日我等都有烦愁,不如去饮酒,一醉醉到天明。走。”说完,张全便拉着罗祐往酒馆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