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统之我是王爷第三十一章 选花魁,系统之我是王爷第31章 选花魁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系统之我是王爷 > 第三十一章 选花魁

  楚浔往内厅走去,刚到内厅,便看到几位穿着捕快服的捕快,正坐在大厅说着话。
  “你是什么人?”其中一人看到楚浔走进大厅,大声喝道:“不知道我们正在调查案子吗?”
  “呵呵,”楚浔望着那人嘲讽道:“这里是我家,我还不知道进自家家门,还要报名字的。”
  听到楚浔话,那人忽的站了起来,大声道:“大胆,报假案还敢如此理直气壮。”楚浔没想到对方如此无耻,怒极而笑:“身为官家,居然如此无耻,真是有辱你身上这身衣服。”
  “你...”
  “住口。”
  那人还想继续说,便被坐在主位的中年捕快打断了。中年捕快站起来对楚浔拱手道:“不知可是白公子。”
  楚浔望着中年捕快,确认自己并不认识他;于是道:“这位官家如何称呼?”
  中年捕快先是大笑两声,随后道:“哈哈,小小捕快当不得官家,在下陈施,添为北河城捕头。”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楚浔看到对方示好。也不好恶言相向,于是也是露出温和的笑脸,对陈施拱手道:“原来是陈捕头,久仰了。”
  “客气,客气。不过...”陈施先是谦虚两句,便转折道:“既然白公子已经回来了,那么在下就先告辞。”
  “陈捕头,喝杯茶再走也不迟啊。”
  “不了,在下公务繁忙。不宜久留,告辞。”
  “头,干嘛对那个外来人怎么客气。”说话的正是刚刚呵斥楚浔的捕快,此时几人已经来到大街上。陈施停下脚步,望向捕快,直接骂道:“白痴,你不知道赵家公子与他走的很近吗?”
  陈施带着手下匆匆离去,楚浔便让佣人们将庭院收拾一下。看着院内一片狼藉,楚浔也是有些惊讶。没想到武者的争斗居然对周围有这么大的影响,他记得他也没和对方过几招啊,居然能造成这么大的破坏。
  楚浔见到忙碌的众人,摇了摇头便回屋睡觉去了。
  “白兄,白兄。”赵瑜还未进院内,便大声的喊着楚浔。
  “哈欠~”
  楚浔打着哈欠,推开房门。看到在院内大呼小叫地赵瑜,看到现在才不到下午3点。无奈道:“赵兄,出什么事了?”
  “哦,哈哈。白兄还在睡觉啊。是不是昨晚没睡好啊。嗯。”说着赵瑜给了楚浔一个男人都懂得的眼神。
  听到赵瑜话有深意,楚浔没好气到,故意拉长声线:“是...啊!赵兄才刚从城外回来吧。”
  相识数日,楚浔也明白自己被当初赵瑜所展现的稳重给欺骗了。所谓风流才子,作为名誉江南的大才子,赵瑜自然是有着身为才子的不羁与放荡。
  听到此话,赵瑜也是连忙为楚浔惋惜道:“白兄,这次不跟着我去,简直是亏大发了。白兄,你是不知道,这届花魁质量可是比以往要好多了。”
  “花魁?”
  听到从赵瑜嘴里出来的这两字,楚浔一下想起来自己的新任务,选花魁。于是问到:“赵兄,花魁赛已经结束了?”
  “怎么可能。”赵瑜否认道:“这不过是初赛而已,等到明天上午由各路大豪评选,才是最终结果。怎么,白兄感兴趣?”赵瑜说到最后,还刻意对楚浔调笑到。
  “有兴趣。”
  “啊!?”
  赵瑜不过是心存玩笑之语,没想到自己这位一向洁身自好的白兄,还真答应了。
  楚浔当然会答应了,赵瑜不知道楚浔有系统,但楚浔却是肯定要将任务完成,否则系统不会再开启新任务。
  知道花魁赛还要等到明天,楚浔与赵瑜外出吃了点东西,喝了点小酒。便继续回来补觉,等待着明天的花魁赛。
  第二天清晨,楚浔便被赵瑜早早的从家中拉出,来到了花魁赛的举办地点,红楼花舫。
  楚浔站在花舫上,对赵瑜道:“赵兄,我们有必要起怎么早吗?不是说巳时开始吗,怎么你这个评委要这么早起。”
  赵瑜摇头,嘴角微笑道:“什么评委,今日的评委是那些有钱的老爷公子。早来,自然是有早来的好处。白兄,跟我来。”
  楚浔也是好奇是什么吸引赵瑜这么早便过来,于是便跟着赵瑜走。两人不多时,便来到了花舫的三楼。楚浔跟着赵瑜上来,发现楼上已经有数人在此。
  “赵兄来了。”
  “赵大才子终于来了。”
  看到赵瑜,三楼的众人纷纷向赵瑜问好。楚浔跟在赵瑜身后也没有说话,而楼上的几人也并不认识楚浔,因此也就没有在意楚浔。
  赵瑜在路过其他人时,也是一一回应。便带着楚浔在一张空桌坐下。
  楚浔坐下未等片刻,船上的小厮便端了一盘银白色透明小鱼上来,小鱼长不过五厘米。
  赵瑜见楚浔疑惑地看向自己,指着盘中小鱼道:“这就是目的了。”随后赵瑜便为楚浔解释到。
  这鱼名叫天河银鱼,是天河之中特产;天河银鱼一般都是生存在天河河底,只有清晨太阳未出的一段时间,天河银鱼才会露出水面。
  天河银鱼味道鲜美,也不知它们平时吃的是什么;不过天河银鱼只能生吃,以前有人捕捉到银鱼,打算蒸熟食用。谁知当他揭开锅盖时,银鱼便不见了。后来他再次捕捉到银鱼,并再一次准备蒸熟,不过这次他全程关注银鱼变化,才发现天河银鱼会因为温度而蒸发。
  听到赵瑜的解说,楚浔也是大感好奇。连忙夹了一条银鱼放入口中,银鱼入口,楚浔没有感到丝毫鱼腥味;反而一股清凉之感充斥口中,随后深入心脾。与此同时,楚浔还察觉到这鱼中还蕴含一道元气,只是这道元气只是在楚浔身体中转了一遍,便透过楚浔的肌肤而消散在空气中。
  赵瑜看到楚浔一脸享受模样,便知道楚浔已经陷入了美味之中,笑道:“怎么样,让白兄起早,可是值得。”
  “值,赵兄如此好客,我就不客气了。”
  说着,楚浔再次将一条银鱼放入口中。说是一盘,也不过二三十条,看到楚浔吃个不停,赵瑜也是跟着动筷。等着盘中已经无鱼,赵瑜才吃了不到三分之一。
  赵瑜苦笑道:“这银鱼只是少有,并不稀罕。每年春冬两季都能吃到,白兄吃的太急了。”
  楚浔却是笑道:“这不是小弟第一次尝试吗,怎么可能不多多品尝。”
  话虽如此,不过真正让楚浔吃的这么快,还是因为系统的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