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统之我是王爷第六十一章 购物,系统之我是王爷第61章 购物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系统之我是王爷 > 第六十一章 购物

  楚浔手中拿着千寻斋的贵宾卡,站在了二楼楼梯口。
  元浊石的交易很顺利,将千寻斋近七成五的库存全部买下,一共花了将近一万两黄金,也就是一千万两白银。如此的交易量不仅是千寻斋那位执事,便是楚浔也没想到对方的库存如此之多。对比楚浔在樱木花岛只有数百两黄金的交易,简直是天与地的差距。
  上百吨的元浊石,让楚浔不得不花一千积分将系统仓库扩大,才将元浊石全部装了进去。若非系统必须将元浊石放置入仓库,才能吸收,楚浔也不会花如此大手笔。毕竟积分很难获得,像之前的连续积分任务,需要冷却一年时间。
  最后看了一眼,系统还在吸收元浊石。楚浔开始了自己在二楼的购物之旅。
  若是从天空俯视,千寻斋的整体是平衡的,三楼的面积也是相等的。但其实,二楼的面积是一楼的数倍之大,而据介绍三楼更是比二楼的面积还大。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便是道家研究出的小空间阵法。
  小空间阵法,便是将空间瞬间扩大数倍,甚至数十倍。不同于空间阵法师直接截取虚空空间,小空间阵法必须有一个稳定的空间为基础。因为小空间阵法只是将原有空间放大,所以需要空间的稳定性强。若是像空间手镯之类的,放置小空间阵法的结果只有一个,空间连带空间内的物品,全部被空间之力绞碎。
  千寻斋为了确保空间的稳固,地板与地基全部都是用的浊石,也就是二品以下的元浊石。而木材则是号称比铁还硬三倍的鹰铁木。
  器物、功法、杂物三大区域。
  楚浔先是来到了功法区域,楚浔也没有去看真元境或以下的功法玉简,而是直接来到了售卖神通术的区域。相比于前面两个区域,神通区的人数并不是很多,只有十几人在挑选直接所需要的神通术。
  楚浔也是跟随大流,来到一处小摊。摊主的修为连先天都未入,自然不是这些神通的主人。其实在这里作为售卖人员的基本是被雇佣的人,只有少数人才是原主摆摊。
  虽然这些贩卖的人,修为不高,但却没人敢以修为欺压对方。若是做了,便是得罪了千寻斋,再就是,你压根不知道你抢的秘籍,是不是那个老怪物闲的无聊放在这里的。
  说起这事,还是千寻斋告知楚浔的。在大概三年前,一位蜕凡境的高手看中了一本秘法,但因囊中之物欠缺,便一时昏头直接抢了并逃离了千寻斋,消失的无影无踪。直到一年后,那人成功进阶圣境,才再次露面。那人本以为成了圣境,便不再惧怕千寻斋的追捕,却没想到秘籍的主人突然出现,直接将他灭杀。
  这件事传出,来到千寻斋的人也是更加低调了。因为这些神秘的强者,或许与千寻斋的关系恐怕也不一般,否则,如此大能何必会为了一本秘籍就杀了一个圣境。
  楚浔拿起一块玉简,发现里面只有介绍。询问之后,才明白每块玉简都设有密码,只有购买之后才会提供密码。楚浔将神识探入玉简,金玉流沙术。
  鸡肋,大大的鸡肋。楚浔看完介绍后,由衷的感觉这门神通术的垃圾。金玉流沙术,神通效果就是名字一样;将黄金或玉炼制成砂砾。然后将其聚集起来统一炼制。炼制大成后,共可驱使九千九百九十九粒,威力可匹配三倍基础金之神通。
  所谓基础神通,便是在成为五行神通境之时,身体自动诞生的五种神通:金元术、木元术、水元术、火元术、土元术。因此武者便以金元术来衡量攻击力,土元术衡量防御力。
  金元术可以瞬间洞穿一尺后的铁块,三倍金元术的威力也是尚可。若是用普通的砂砾能够有这样的效果,楚浔可以说这份神通价值无量。但是用金玉...要知道,在这个世界,金玉便是最为贵重的价值衡量物。据楚浔所知,这个世界除了三大帝国,其余地方金玉都是极缺之物。
  摇了摇头,楚浔将玉简放下。虽然楚浔不缺金子,但不代表他舍得花大量金子,去修炼一份不实用的神通。走到另一个摊子,重新拿起一块玉简。
  流光剑诀,迅如雷霆,可追流光。简单洁白,这是纯粹修炼速度的剑法。重新有些心动,看了看价格,一百两银子。
  “嗯?”重新瞪大眼睛,发现自己没有看错。在看看其他神通的售价,正常,都在三千到五千两。
  为了以防万一,楚浔指着剑诀面前的价格问道:“摊主,这是怎么回事?这价格没有写错吧。”
  “怎么可能,小子。你是不是想捣乱,老子的价格会出错。”摊主是一个老头,听其语气还挺暴躁的。
  楚浔指着流光剑诀,道:“你好,这个为什么只要一百两。”老头看着楚浔指着剑诀,更是大怒道:“小子,还说你不是捣乱的,这东西放着都好几年了,你丫说你不知道。”
  看着老头直接开喷,默默的看了下系统的显示...大圣境...决定,楚浔露出小白的模样道:“老爷爷,小子今年刚十八,出门不久,对于外面的事还很模糊,还请老爷爷为小子详解。”
  蜕凡之后,便是入圣;入圣之后,也称圣境。不同于之前境界,因为圣境的实力高低差距太大,因此圣境便被分为数个阶段;从初成圣境的初圣到小圣、大圣、圣王、祖圣等,至于再往上,楚浔目前也并不了解。
  老头看了眼楚浔,道:“将手伸出来。”楚浔看着老头,依依不舍的将左手伸出。
  “墨迹什么?”老头明显是个急脾气,一把抓住楚浔的手,上下打量一番,看向楚浔道:“不错,确实是未满二十,不是那些不要脸的老头。”
  老头将楚浔的手放下,楚浔连忙将手收回,对老头道:“老爷爷,你看我手就是为了看我的年龄啊!”
  “废话,你以为呢!还有,我姓乐,你叫我乐老头就是了。老子还没个想好的,还不是老字辈,小子你别交错了。”
  楚浔看到老头因为这个拒绝自己的称呼,小声问道:“老...那个乐老头,您贵庚啊。”楚浔艰难的将老字吞下。
  乐老头捋了捋自己的黑发,面露自信道:“老子今年二百八,是不是很年轻啊。”楚浔违背着良心称赞道:“乐大哥,你确实年轻。”
  “哈哈!小子,你很不错。年轻有为,实力还算不错。”老头没有去纠正楚浔的称呼,或许就是因为称呼,老头才对楚浔一番夸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