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白水三七演义第五章,民国白水三七演义第5章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白娘子却是微微扫了一眼那湊过来的高衙内,冷眼相对,转身就走,那些无赖立刻就围了上来,“小姐,我们公子请你去赏花呢?”
  “小姐,怎么这么没礼貌?我家公子问你话呢?”
  那些无赖七嘴八舌说着,且个个嬉皮笑脸,越围越近,白娘子却是不惧,环视着众人,转了一圈,口中说道,“却不知如今时节开的是什么花?”
  那高衙内分开众人,走近白娘子,涎笑着,“姑娘,现在可有兴趣来我家玩玩么?”
  白娘子见着那高衙内,顿生厌恶,“你长得令人憎厌,我不喜欢,你还是走吧。”
  高衙内仍是嬉皮笑脸,涎笑上前,要动手动脚,白娘子转身又走,那伙帮手得了令围成一团,要来动强。
  白娘子站在路中,走不脱,也不生气,仍是温文婉约对高衙内说道,“我不喜欢那些没正气的人,而且你一股痞子气,实在太不堪入目了。”
  这许多人拦着全堵在了官道上,那陆谦正巧将车开过来也堵在了大路上,看前边人群堵住了道路,着急忙摁响了嗽叭。
  林冲坐在前排,看得明白,下了车来,许仙问,“前面怎么这么多人,发生什么事了!”
  陆谦叹了口气,“又是哪个地痞流氓在街上欺负小姑娘了。”
  许仙听了急道,“青天白日,也就,就没人管么?”
  林冲下车来,先召呼武松,鲁智深回到车上去,自已大步上前,要来管这事。
  林冲分开人群,拦在白娘子前,对那高衙内喝道,“做甚么?”
  “你是什么人,也敢多管闲事。”四周无赖围住林冲来,林冲怎能惧怕,对着众人道,“我却是要管,我劝你们还是不要惹事的好。”
  那许仙也下了车来,一路高声说道,“你们是哪里来的,不知道现在是法制社会么?三民主义,男女平等,现在又是战争时期,你们这样阻碍交通,若是有了战事,你们担得起责任么?!还不快快散开。”
  许仙说了一大摞,走到人群中间,高衙内手下十几个帮闲见许仙文弱书生样子,象是刚从学堂出来的学生,不由讥笑道,“你又是哪里来的学生,想做英雄救美么?”
  “我是中国军人,要救的是千千万万受苦的百姓,要救的是落后的中国,又怎会…”
  许仙起先没见着白娘子,口中仍说着,但眼睛一转向那白娘子时,那便再也动不了半分了,魂魄都似被带去了。
  白娘子也正见着了许仙,泪水不觉无声而下。
  这一千年,变幻了许多,只是那张容颜依然似停在原来的地方。
  怔了半响,许仙浑已忘了所有,不自觉撑过一把油纸伞为白娘子挡住小雨,“姑娘莫怕,今日有我们在,你可平安到家。”
  白娘子那双眼未离开许仙半刻,心中百感交集,眼中有怨,有恨,有喜,有悲,有情,有爱。
  只是许仙只感觉到羞涩。
  一旁高衙内却不害羞,扯着嗓门大叫,“你小子活腻了,给我狠狠打。”
  旁边那些无赖听到主子号令,立刻一窝蜂涌来,却被林冲一双手挡了回去。
  林冲早按捺不住了,见有人先动了手,这下再不客气,那拳脚好似风火轮般将四众帮闲打得没还手之力。
  这一方打的欢畅淋漓,而另一边是相见欢愉,许仙撑着伞也不与白娘子管那边打斗,两人好似没事人般,一个转身,看着西湖水波微漾,风光秀美。
  “姑娘住哪,我送你回去吧。”
  白娘子仍看着许仙,脸上两行泪痕仍未风干,许仙拿出一块手帕,递给白娘子,“姑娘莫怕,我们都是保家卫国的军人。”
  许仙有些害羞,将手帕小心递上,白娘子深深吸了口气,接过手帕,转眼看着西湖的水。
  “你,而今当兵了?”
  “嗯。”许仙嗯了一声,又奇怪嗯了一句,觉得白娘子好像认得自己一般。“我觉得好像在哪见过你。”
  许仙轻声地说,“我,我觉得好像是在梦里见过你,只是每次你没告诉我你的名字就翩翩飞走了。”
  白娘子听得这话,更是如痴如醉,“你真是个冤家,害我千年修行。”
  许仙却没听清,“姑娘,我叫许仙,是个军人,我,可以认识你吗?”
  白娘子走近一步,离许仙很近,“既然改做了兵将,以后就会意志坚定些了,别再受他人蛊惑,迷失方向了。你不是早就认得我了么?今天相遇却不知是谁的安排?”
  许仙真情涌动,不再害羞,“我知道,是丘比特让我在上战场之前能见到你,给我信心,给我力量,我是相信莎士比亚的话,以前我一直在寻找,又害怕又渴望,直到现在才找到了你。”
  白娘子有多久没听到这甜言蜜语的,她的心此刻就似沉寂千年的古井被一颗颗石子溅出了波涛汹涌。
  许仙鼓起勇气,问白娘子,“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林冲已收拾好了残局,将高衙内抓住摁在地下,高衙内已是痛哭流涕,狼狈不堪,对着四周所有人大叫,“我错了,错了,下回再不敢了。”
  高衙内跪在地下,屁股翘得老高,脸上污七八糟,衣裳不整,抱着林冲大腿,大声哭闹,“饶了我吧,下次再不敢了。”
  陆谦下了车来,分开人群,人群看热闹的更多了,都来看高衙内笑话,起着哄,林冲见了高衙内这副卑贱嘴脸,更是来气,一巴掌挟着雷霆之怒又要打劈头盖脸打下来。
  陆谦眼见得快,忙一手拦住来,“大哥,莫打了。”
  陆谦挡在高衙内前,说道,“这小子哪受得了林教头一掌。”
  高衙内躲过一劫,眼泪鼻涕一脸污渍,屎尿齐下。
  “去跟那姑娘赔罪!”
  林冲喝骂道,高衙内连滚带爬到了白娘子面前,“姐姐,我错了,我错了,你饶了我吧。”
  白娘子正与许仙深陷情网当中,哪去理会高衙内这大煞风景的人。
  白娘子一甩袖,转过身来,对许仙说,“过去已然过去,恩怨自当一一了结。我从来不需要谁来向我赔罪。”
  白娘子淡淡说完,便移步缓缓走上了西湖旁的断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