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白水三七演义第九十三章,民国白水三七演义第93章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林冲应那王伦之令下山去劫宁波蒋府,凌晨下山,那宋万,杨雄先行,走至蒋府外围处,却遇着了早就埋伏在外的方腊部队。
  那方腊上次上山剿匪,被王伦利用山形逃脱,方腊未能端掉天目山匪众,被日军宪兵队嘲笑,心有不甘,于是又定下一计,要将天目山土匪引蛇出洞,然后一举全歼。
  这才在新年时放出风声,引得山上匪众下山来探,也是王伦做惯了恶事,对周边百姓祸害不亚于日军,大过年的,便下山行劫,宋万失于侦察,这几十人下山,还未行动,便被方腊包围。
  宋万,杨雄转眼被俘,天目山兄弟尽皆缴械,林冲,张顺在后领三十人为后应,要来救人,方腊领部下石宝,厉天闺,王寅,又反扑过来,见得是林冲,更是逼得紧,张顺眼见势急,急让林冲先走。
  林冲冲出重围,身中数伤,才逃回天目山下,一身虚脱,眼前只见不远处两匹青马,一匹马上红衣女子好似扈三娘,恍惚之间,好似入梦,一阵颠簸,竟已晃晃悠悠跌下马去!
  扈三娘见此,大声尖叫,驱马飞去,从雪地上抱起林冲,哭喊道,“林大哥,林大哥!”
  孙二娘也策马而来,见身后并无追兵,再看林冲身中两弹,伤在后背,急用衣巾裹住伤口,对扈三娘说,“妹妹莫急,先回店里。”
  孙二娘抱林冲上马,扈三娘哭哭啼啼,花容失色,到了孙二娘店中,秦明听到响动,出门来迎,见孙二娘驮了一个血人回来,再看扈三娘珠泪满腮,不由奇道,“二娘,发生何事了?”
  孙二娘大叫一声,“快救人!”
  张青也出门来,秦明背上林冲,恼怒道,“王伦这厮,俺当初便该一枪崩了他!”
  几人来为林冲检查伤势,黄信说,“我去请大夫来!”
  扈三娘才想起,“我去叫姐姐醒来。”
  小青从睡梦中醒来,伸了个长长懒腰,“怎么了?”见扈三娘惊慌失措,且有泪痕,忙问道,“谁欺负妹妹了!”
  ”姐姐快快帮忙救救林大哥!”
  扈三娘一阵急唤,小青不及详问,被扈三娘拽出门来,到林冲身边。
  林冲身中两弹,皆是后背中弹,子弹贯穿前胸,伤势极重,孙二娘一直擦汗,默默掉泪,秦明也是急躁,抬脚要去城内请神医安道全来。
  小青却是打着呵欠,睡眼惺松,瞄了眼林冲,懒懒说了句,“还有口气,那就没事。”
  扈三娘泪收不住,握着林冲冰凉的手,只是哭泣。
  孙二娘也不知道这小青什么来头,靠不靠谱,让到一边,来看小青举动。
  小青挥手,“先让无关人员出去。”
  要请孙二娘,张青出门,秦明站在门口,也是怀疑小青医术,扈三娘只好来请孙二娘几人,“我姐姐医术高明,手到病除,大家先出去吧。”
  秦明想了想,“好吧,黄信,你快入城去请神医来,我们就先在外守候吧。”
  门一关上,孙二娘几人就见屋里青光煜煜,好似放了烟火,那光顺着门板木洞透出来,十分灿烂夺目,秦明耳朵贴着门板来听里边消息,却是一句呻吟也未听到,一声手术刀响也未听到,几人万分纳闷,孙二娘不放心,还要贴窗户沿边来看,可除了耀眼的青光,什么也见不着。
  也没有几分钟,很快门就开了,黄信尚还在牵马中,屋内扈三娘就有了声音,“林大哥没事了,没事了。”
  秦明冲进门去,只见林冲好好的躺在床上,身上两处伤口已然愈合,一丝血痕也未见,桌上竖放着两颗刚取下的弹头,也是干净如新。
  林冲面色苍白,好像只是睡着了,营养不良,一丝却也不像是中了枪弹重伤之人。
  秦明惊诧,孙二娘呆怔,黄信也过来看,一脸叹服,“这,这是什么医术?这该是仙术吧。”
  小青还是没睡醒的样子,打个哈欠,对扈三娘说,“好了,没事了,我们回去吧。”
  扈三娘摇头,“姐姐,我在这照顾林大哥,你先回去吧。”
  小青说,“他没事了,醒来又能喝酒吃肉了。”
  小青看了看扈三娘恋恋不舍的样子,“好吧,你呆着吧,我回去了,有事记得找我,早些回来。”
  小青也不与众人招呼,挥挥衣袖,就出门而去,没迈几步,就没了踪影。
  秦明几人都被小青来去无踪弄呆了,孙二娘吸了口气,张目寻找小青踪迹,回头小声问扈三娘,“妹妹,你姐可是昆仑山上的高人?”
  扈三娘摇头,“我姐心地很好的,她不是什么昆仑山的高人。”
  众人聊了一会儿,各自回屋,林冲尚未苏醒,扈三娘守在床边,不觉已是入夜,四野俱寂,屋内生了火炉,扈三娘趴在床边睡了一会,林冲手握着扈三娘手,渐有了感觉,睁开眼睛,看见小屋灯火暗淡,四周漆黑,身上一层厚被盖着,温暖如家。
  再看手上牵着一张小手,床边靠着一长发姑娘,小手温良,正是扈三娘。
  想起早间之事,再看自已身上,只衣服上破了两洞,略有血迹,全身竟无半分疼痛,林冲疑心自已还在做梦,明明早上身中两弹,从重围中冲出来,一路纵马来到了山下,便有了幻觉,影影绰绰,只觉路人皆是熟人。荆轲,雄阔海,张顺,武松,许仙几人轮番在他眼前出现,直至后来见了扈三娘…
  林冲握了握拳头,只觉全身气血活络,筋脉顺畅,哪里有半点中枪重伤的样子,只好睁大眼,咬了自已右手一口,疼。
  扈三娘从身旁醒来,见松开了林冲的手,忙又伸手来握,入手温暖,昏暗中,见林冲睁大了眼,不由大喜,叫道,“林大哥,你醒了。”
  扈三娘一下扑到林冲身上,抱着林冲,“林大哥,没事了,我真的想死你了。”
  说着说着,扈三娘竟抱着林冲哭了起来。
  林冲很奇怪,自已不是受了重伤,怎么醒来就没事了,正回神中,肩头已被扈三娘泪水打湿,才拍了拍扈三娘,“三妹,没事了,别哭,别哭!”
  扈三娘听了林冲说话,又抽泣了一会儿,才止住哭,起身来,擦干净眼泪,整了整头发,坐下来看着林冲。
  两人静静对视了一会儿,林冲问,“发生什么事了?我不是中了枪弹么?怎么现在一点事也没有?”
  “小青姐姐来了,她为你治好了伤,你怎么了?去哪里了?”扈三娘低了头,手仍握着林冲的手,问林冲。
  林冲坐了起来,想着,“是白夫人的妹妹小青么?”
  “嗯,她陪着我找你一整天了,你去哪里了?”
  “哦,原来如此。”林冲明白了,有小青和白娘子在,好像很多问题都很好解决。
  林冲说,“我们今天中了方腊的埋伏,张顺兄弟,还有好多兄弟都在,只有我冲出了重围,本想上山去见王伦,却在山下遇见了你。”
  林冲回忆起早上的凶险,仍是心有余悸,早间下山,宋万,杨雄带队先行,林冲,张顺随后,走到昱岭关蒋府院前,就见着方腊手下石宝,厉天闺在院前,顷刻便将宋万捉了,杨雄见势不妙,带队突围,枪声四起,林冲见敌人早有埋伏,想冲去救杨雄,身后哪知方腊手下王寅,司行方又来了,张顺推林冲上马,先走,林冲乱军之中,身负两弹,才仓皇逃出了重围。
  扈三娘听罢林冲述说,一阵紧张,一双大眼望向林冲,“林大哥,我真怕,真怕再见不到你了。”
  扈三娘又忍不住要流泪,林冲劝,“没事,三妹,将你一个人留在敌营,也是万分不放心,但你没有暴露,而且杭州站不能没有我们的人,所以,我也是万不得已。”
  “我没事,我只是担心你。”扈三娘柔情看向林冲。
  林冲回应着,“我一直担心着你,所以留在杭州城外多留几天,想听到你安全的消息再回重庆述职。”
  扈三娘说,“那你,你,你还是要走么?”
  “嗯,你在杭州没暴露,也只与我一人单线联系,所以暂时不会有事,许仙那里你也要少去,最好先潜伏下来,等我回了重庆后,再与你联系。”
  林冲说着,“我不会丢下不管你的。”
  扈三娘一阵心跳加速,低着头,“那你,你喜欢我么?”
  林冲没反应过来,握着扈三娘手一阵电流传来,小声“啊”了一声。
  没等林冲回答,扈三娘含情脉脉抬头看着林冲,“林大哥,我喜欢你,我这些天一直想着你,盼望着见到你,你带我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