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白水三七演义第九十六章,民国白水三七演义第96章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第二天一早,扈三娘在镜前梳妆,宿舍楼下就听见嗽叭声响,宿舍里众人都看着,就见那王英穿着一身欧洲礼服,戴着白手套,站在汽车旁,招呼两个手下上来敲门,还带了束鲜花,扈三娘开门,那两个手下彬彬有礼,鞠躬九十度,送上鲜花,说道,“主任有请扈女王出游。”
  扈三娘吓了一跳,接过鲜花,一众宿舍楼人都看着,扈三娘羞愧难当,连跑带跳下了楼,王英绅士风度接过扈三娘手,想亲,却被扈三娘甩开,拉了门急忙上了车,王英回头看了看众宿舍窗前探望的人,大声喝斥说,“都TM给我回去,我王英与我妹妹今天正儿八经出去游玩,别没事传闲话,被老子知道了,封了你们家门,信不信?!”
  王英这一声吼,众院里都关上了门,王英油门一踩,便开车走了。
  扈三娘在车里笑个不停,“哥,你太能搞了,你穿的是什么呀,这还是你么?”
  王英扯扯衣领,说,“洋人就是讲究,穿的花花绿绿,还送什么花,这些都是我听别人说的,昨晚,他们还说迎接女王要红地毯,我去哪找红地毯去。”
  扈三娘笑,“哥,别搞了,这些就够了,什么红地毯,我这辈子也没见过。”
  王英说,“要不下次吧,下次提前一个礼拜说,我把红地毯从车门直铺到你宿舍楼下,怎么样?”
  扈三娘摇头,“还是别弄这些了,现在什么年代,日本人见着可是要问罪的。”
  王英骂道,“该死的日本鬼子,连老子找女朋友都做不了主。”
  扈三娘听了王英的话,眉头一皱,“哥,你,你莫…”
  王英开车,也不回头,大声说,“妹妹别说了,我知道了,可我就是喜欢你,我也见识过不少女人,可就是觉得天底下再没谁有妹妹这般让我着迷。”
  王英说,“你不喜欢我,也没关系,只要我们能好好呆在一起就行。”
  “这世道太乱,谁也不知道未来会怎样,我只是想能快乐一天就是一天,妹妹不用担心,纵使我有什么非份之想,但你若不愿意,我也是不会强求的。”
  小车一路颠簸,总算来到了清源洞,这里林深茂密,藤蔓遮山,从路口望去,一排高墙耸立入云,碉堡塔楼盖过参天大树,让人不寒而栗。
  清源洞在宋元时有不少古迹,修了一些庙宇,也点缀了不少自然美景,可如今自建了这个监狱来,许多美景已然败坏,众人说起清源洞,也只想着那里是一个魔窟。
  这清源洞监牢是民国时建的,原是军阀收押游行学生与罪犯的,当时修这监狱时,请了德国人监制,依山傍崖,监牢座落在山崖顶上,四面围墙,且围墙外俱是绝壁,山下是古树密林,一面是深潭,仅一条路直通监狱,可以说被囚在这里的犯人已是绝地,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只有乖乖服刑。
  王英开车上了山,到了监牢大门口,两个伪警察在门口执勤,不远处哨所有一个日本兵正在休息。
  王英对扈三娘说,“你在里面不要出来,我去叫那曹操出来。”
  扈三娘点点头,王英下了车,走向大门处,给两伪警察递上烟问,“两位辛苦,新年好。”
  “叨扰一下,那曹警长在么?我是他朋友,过年来拜访他。”
  狱警接了烟,吸上两口,侧头看了看哨所内日本人,见日本人没动静,一人问,“哪个曹警长?”
  “就是曹操曹警官,我是他朋友王英。”
  两门警相互看了一眼,一人说,”哦,我打个电话问问曹主任。”
  王英就在门外等着,哨所内日本人在翻看报纸,没出来查看,不远处,听到摩托车过来的声音。
  扈三娘呆在车里,看外面动静,不多久,监狱侧门开了,一个穿制服的狱警出来,身后跟着一人,扈三娘却是认得,正是那同自己一起进城的王伯当。
  王英与那穿制服的狱警打招呼,“曹大哥,新年好呀,小弟王英来看你了。”
  那人就是王英口中说的曹操,扈三娘只见那曹操与王英一般高,但甚有官样,目光如炬,“王英老弟,今天怎么有空来这?”
  王伯当先闪过一边,告辞而去,路过王英车子,有意无意看了车内一眼,正与扈三娘对视,王伯当似已知道扈三娘在这,口中比着口型,对着扈三娘说,“快走,快走!”
  扈三娘对视着王伯当,一阵惊愕,王伯当没做停留,大步往山下去,扈三娘看着王伯当背影,又回头看着监狱外情景,王英与曹操谈笑风生,四周平静,那日本宪兵都没从椅子上动过,王伯当为什么着急叫她走?这王伯当又是如何知道她来了?
  原来徐茂功口中所说的监牢内应便是曹操,这曹操非是常人,他曾是东陵大盗孙殿英麾下的摸金团尉,是盗挖东陵的组织参与之一,后私瞒了许多珍宝回河南老家自募乡勇,做了一县之长,至中原大战,响应冯玉祥讨蒋,其间便认得了白马义从的洪承畴诸人,中原战败后花钱贿赂中央政府,仍回老家为官,秘密归附于陈立夫,陈果夫系下。
  日军全面侵华后,曹操带了族人曹仁,夏候惇几百子弟想下华北,却不曾想,中国军队兵败如山倒,曹操只好折道去南京,见了陈立夫,陈要求他保护江浙财团在杭州的私人财物秘密转移,曹即来到杭州,上海,南京相继陷落,陈家财物转移,曹操本来要赴重庆任职,却不曾想原掌管陈家宝藏的管家沈万三被黑龙会秘密逮捕,陈立夫要求曹设法营救。
  曹操才受贿到了杭州最大,最牢不可破的监狱—清源洞监牢。
  在这里总算找到了那管家沈万三,曹操设法营救,正逢徐茂功来打探单雄信消息,见了曹操,几人便开始密谋劫狱。
  自日本人占了杭州城,为安全考虑,曹操只留了曹仁在身边,夏侯惇带着几百族人出城躲避,曹操曾组织过一次营救,结果遭到日本人围剿,伤亡惨重,一只部队也只剩了夏侯惇二三十人,急需要一支武装协助劫狱。
  徐茂功为赢得曹操信任,当时夸下海口说认得天目山土匪,可说动他们出山来,曹操心动,才对徐茂功说了情况,但没提自已任务,只是说相助徐茂功救人。
  徐茂功后来才与索超相见,引了林冲火并王伦夺了山上军权。
  这天王伯当一早来见曹操,是奉徐茂功计来稳住曹操,王伯当说已与天目山匪首王伦,秦明几个头领说好,现正筹备炸药,可请拿出监狱图纸,再单家兄弟与天目山众人关押所在位置。
  曹操听说有了外应,说,“徐军师果然神通广大,炸药我有,我让夏侯惇准备,你拿我口信去找他。”
  曹操说了夏侯惇所在,对王伯当说,“找到夏侯惇,便引他去天目山,合兵一起,我再具体筹划劫牢详细。”
  王伯当点头,“好,咱们保持联系。”收好图纸,拱手告辞,就听楼外汽车嗽叭响,曹操从窗外远眺,“他怎么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