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白水三七演义第一百零四章,民国白水三七演义第104章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杭州巷战时,济颠与白娘子,小青看着底下水墨江山转眼成了血池火海,济颠叹气连连,不时施法暗暗救人,替底下好汉挡去了不少子弹,又小心救了不少百姓。虽是一路施法,却也拦不住人类滥杀,肆意妄为。
  白娘子却是漠不关心,小青则看戏般瞧着杀戮,看着李逵挥着板斧不分男女,砍倒一片,小青哈哈大笑,看着索超顶个铁锅冲向枪林弹雨,也是拍手大笑,看着曹操灰头土脸,白玉堂纵火,武松踹门,小青当看戏般,一波一波人死去,这杀场正如电影大片,看的惊心动魄,刺激兴奋。
  及至看到扈三娘被围了,小青才对白娘子说,“姐姐,戏也看那么久了,三妹要不要救?”
  白娘子见底下已成死局,白了眼济颠,“你要主张的正义快死光了,你又做了什么?”
  济颠双手合什,“底下众人皆是杀星,救一人或是将来杀百人,我只是不想让无辜之人受牵连,世间正义不是一时之利,我不是造物主,也不是大主宰,我也不知道何时会有正义,只是正义一定会来,只是再找一个合适的时间而已。”
  “他们就要死光了,你又在做什么,还是让我出手改变命运吧。”白娘子已见到扈三娘开始求救了,小青按捺不住,一个飞身已经下去了。
  济公摇头,“我不想做阻碍事物发展的罪人,这世上没有不死之人,你们是妖,也不能肆意妄为。”
  白娘子说道,“这次我救他们,晚上他们来帮我,等价交换,互不亏欠。”
  白娘子,小青动用法术将徐茂功,林冲及所剩的好汉俱都移到了城外,离金山寺也只十余里。
  曹操睁开眼睛,发现战斗已经瞬间停止了,场景也已由枪声交织的战斗背景切换成山清水秀的郊外风光,曹操疑心是在梦里,左右来看,于禁端着枪发愣,裴元庆仍在对着一棵大树作射击状。
  徐茂功领悟得早,林冲拉着扈三娘,一脸涨红,大声怒吼,“以后一定让我死在战场上,我不想这样逃亡,这是一种耻辱,极大的耻辱!”
  王英在一旁,虽是莫名其妙,但见林冲责骂扈三娘,不由来气,一把撞开林冲,指着林冲来骂,“你算什么鸟人,也敢来骂我三妹,认不认得我王英拳头!”
  扈三娘见林冲发火,不由一阵委屈,泪水在眼眶打着转,身旁小青已来了,摸着扈三娘头发,“莫哭莫哭,这男人就是娇庞不得,以后他想死便让他死就是了,妹妹,你可还是要好好活着。”
  扈三娘听了,抱着小青一阵痛哭。
  白娘子冷漠看着林冲,又看了看徐茂功,环视着刚被救出来的众英雄们,许多人被白娘子那种扫射过来的目光所吸引,不能收心。
  白娘子冷冷的对众人说,“是我刚才救了你们,现在你们都还活着。我看你们都是知恩图报的好汉,今天晚上,我想请你们陪我一起去趟金山寺,去找你们的战友,团长许仙。”
  金山寺就在半山之上,众人抬头便能看见青山古刹。
  白娘子指着人群中一个一个念着姓名,“武松,尤其是你,一定要去,还有林冲,你也少不了,徐世绩,你帮我出出主意,曹操,你诡计不少,也要帮我忙,杀人犯李逵,你别扮呆萌,晚上你也须出力,嗯,张顺,小青救过你好多次了,让个女人救你,你须想着如何回报,杨雄,石秀,我晓得你们最讨厌和尚了,今天你们好好收拾他们来,还有王英,戴宗,施恩,曹仁,于禁,陈宫我也不认得你们,可我救了你们,你们也是男子汉,遇到事不能退缩,王伯当,裴元庆,你们杀人我也帮过忙,你们应该还记得吧?”
  这一路姓名点来,认得白娘子的己经习以为常,不认得的早已目瞪口呆了。
  济颠也慢慢走来,看着天色,又看了看半山之上的金山寺,摇摇扇子,“好吧,妖怪转眼间成了救人的活菩萨,不可不救换来一定要帮,大伙儿都有,就随贫僧上山去要人吧。”
  林冲平静了心情,身旁王英如仇人般盯着他,林冲不愿伤了兄弟义气,只好躲过,武松悄然对众人说了白娘子遭遇,曹操已是信了,于禁不敢相信,李逵也没听过这种事,呆呆跟在张顺后边,张顺一脸沉闷…
  有林冲,徐茂功带队,众人刚离了血肉横飞的战场,闭上眼还是血光模糊,而今上山听到的就是禅钟暮鼓,四周山林清新,可否能清洗这一帮杀星的心灵深处?
  金山寺老方丈本已让位给了法海,可法海几次三番找不回宝物,老方丈只好找了六师慧能来任主持。
  法海禅宗不精,也拜服慧能师,为了全力降妖,法海又从九华山借了照妖镜来,前几天又带了一个白面小生叫做许仙的人来。
  法海说许仙同一个蛇妖相恋,违反天道,慧能师仔细看了许仙,觉得许仙是个很有志向的人,而与妖怪相恋,也算不上是什么违背天道,只是类似种族歧视吧,慧能师不想与法海争辨,于是这两日,他只同许仙说志向,说理想。
  与和尚说理想,其实大多也是说些空洞,说了不会做,所以说也就是白说,但许仙不是和尚,慧能师经过这两天说禅听理,已经知道许仙对于白娘子的绵延不绝的恋爱以及内心深处对家国沦丧的哀痛。
  这一天,是正月十五,法海又带了一个人来,这个人是那天来金山寺逼问金山双宝的一钵,慧能师惊奇于此人的厚颜无耻,而这一钵还能和颜悦色来与他行佛礼。
  慧能师拂袖而去,法海只好来赔罪,“方丈,今日请一钵方丈来,只为降妖,灵隐寺道济也会来,另外,那两条千年蛇妖也会前来赴约,或许会有一番龙争虎斗,到时,还须请方丈大师主持,且来论这场是非。”
  慧能双手合什,“法海,你口口声声要来除妖,可身旁有个妖魔你却看他不见。”
  法海问,“不知方丈指的是谁?”
  “就是那改了你六和禅寺庙号,盗了我金山寺双宝的一钵!”
  慧能师的话让法海低头,但法海口中仍说,“一钵不是妖孽,我只降妖。”
  “心魔不灭,那就是妖!”慧能师大喝一声,佛堂回响,好似如来发声。
  一钵不知道法海与金山寺方丈在说什么,杭州城正在激战,他不知结果如何,陪法海来此,他带了两个妖怪来,一个是天犬妖,一个是九尾狐。
  日本国有三大妖怪,九尾狐是其中最厉害的一个,善于媚惑,原东三省建满州国,她出了不少力,又收了川岛芳子一些女间谍来,现在徐州会战,她随军慰问,听一钵师说杭州城有大妖怪,九尾狐不辞辛苦,即刻赶来。
  天犬妖吃过法海不少亏,不时告诫着九尾狐,九尾狐曾在海上诱惑过法海,听天犬妖说话,只是冷笑。
  两妖先在寺外徘徊,就见到山下群雄汇聚,一白一青两女郎带队,正上山而来。
  九尾狐见着白娘子,与天犬妖道,“这妖精确是漂亮,她喜欢的又会是怎样的一个男子?”
  天犬妖不敢近前,远远在云上说,“一钵说的援兵怎么还没来?”
  九尾狐飞来对天犬妖说,“我且去庙里找那许仙,你守在外边等一钵号令。”
  古刹清幽,静谧人心。
  许仙正被关在禅房里幽闭,就听门外有女声喘息,许仙听得有些燥热,正要起身,就见门内蒲团之上不知何时竟卧着一个衣不蔽体的长发妙龄女子!
  那女子一身吊带,衣衫解开,**半露,纤手自抚细腰,似躺似卧,雪白长腿尽露至臀,时而将酥胸挺近,时而又将肥臀翘起,一双媚眼勾魂,抱着那门上蒲团,在地上扭了几个转身,已摸到了许仙身后,将半边身子贴在许仙背上,一双白脂玉手环抱许仙前胸,朱唇贴上许仙右耳,轻吹兰香,一只玉腿勾住许仙腰肢,不及许仙回头,已翻身推倒了许仙,胯上许仙腰肢,已坐在了许仙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