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白水三七演义第一百一十章,民国白水三七演义第110章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云开雨停,阳光明媚。
  一夜漫长,曹操收拾完战场,又拉了徐茂功,林冲几人商量着给重庆政府发电报请功。
  曹操先给重庆的CC发报,大致讲了自已联络杭州地方武装大战杭州城,全歼方腊兵团,活捉兵团司令方腊,沉重打击了江浙日军势力,顺利解救出了沈万三,将随军回渝,等待下一步指示。
  曹操将功劳大往自己身上揽,林冲也没说什么,因为电报是给CC系看的,曹操是CC的嫡系,自然可以求多赏赐。
  可曹操有了去向,眼下这剩下来百来号兄弟该去何处。
  林冲想发第二封电报给重庆国防部,但该以何名目发送令林冲头疼。
  林冲想起自已还未完全摆脱嫌疑,而且又火并了王伦,王伦是有国防部背景的,重庆不知是否认可这项行动,林冲思前想后,终于决定以许仙的名义发封电报与战区司令并重庆,武汉驻两处国防部。
  许仙是国防部入册的作战参谋,是正经上尉军衔,还是受唐生智任命的南京预备团团长,有正式档案,政治面貌较林冲好,没有历史污点。
  林冲拟了电文,只说了先遣团经许仙,林冲收编,与曹操合兵同杀入杭州城,全歼方腊兵团,活捉方腊,现先遣团请求归属防区,等待重庆,武汉指示下一步行动。
  电文很快发了出去,直等到天明,以明码文又各再发了两道,曹操等不及了,对林冲说,“方腊便交与你们去请功了,此地不宜久留,我先带于禁及我部先走,有哪位兄弟也欲同去,我曹操决不会亏待你们。”
  曹操爱惜王伯当,裴元庆二人武功,有心要带他们同去,可陈宫早己看透曹操心思,众好汉也觉曹操不太可靠,都不作声,曹操只好带了曹仁于禁先行下山,往重庆而去。
  林冲也担心天目山寨安全,找了施恩,戴宗两人去接秦明几人家眷下山,并将众兵卒齐带下山来金山寺集合。其余众人无事,见慧能已经出了禅院来,许仙也与慧能行礼,这两人似聊得很不错,林冲左右来看,那法海,白娘子,道济三人还未出现。
  春天的气息已经悠然而至,经过一夜激战,金山寺除了毁了两道山门,倒了一座高塔,其它的都还算完整。
  慧明师己让弟子打扫寺院,做了祭坛,要为所有死去的亡灵超渡。
  白娘子坐在佛堂后,慧能在一旁与她说话,小青躺在她身旁,白娘子心事重重。
  道济坐在佛堂前与法海说话,法海低首在佛前频频叩头。
  战事已了,古刹承受着战乱血腥,佛祖明灯高悬,所有事情都在静静生长着,随着时间而来,又随着时间而去。
  许仙先去找了林冲,林冲问许仙,这么久都与和尚说了些什么?
  许仙叹口气,“他问我是否就此与娘子成家,安心渡日,我说,我,我还想恢复中华,驱逐日寇,为中华扫清耻辱,可我又想和娘子白头偕老,平安渡日。”
  “最后我还是想好好完成恢复中华的志愿,想先为国,再为家。”
  林冲不知许仙说什么,又问,“你不找法海报仇了么?”
  “刚才没有说这个,大师一直在问我是欲先报国,还是先成家?”许仙摇着头
  “我说的是报国,先成就志愿,再成家。”
  许仙一阵担心,忧伤看着林冲,“可我没敢告诉我娘子,我怕她难过,其实我真的,真的舍不得她。”
  林冲疑惑不解地看着许仙,“你和慧能大师到底在说些什么?”
  许仙摇摇头,心事重重,不愿再多做解释,“我,不想说了,我先去找我娘子,若上峰回了电报,立即告诉我。”
  许仙左右来找白娘子,终于在佛堂找到了,见白娘子心事重重,慧能打坐念经,许仙不敢打扰,悄悄坐在白娘子身旁,两人静静坐了很久,再没谁打扰了,从经文诵完直听到东方日升,艳阳高照,白娘子满身疲倦,小青在她身旁己经沉沉睡去。
  “你现在知道真相了,我们还要在一起么?”白娘子看着远处的天空,问坐在身边的许仙。
  许仙静静呆了很久,一脸内疚,“我对不起你,是那女人诱惑我的,我什么都没做,是她,我没动,她强来的。”
  白娘子摇摇头,“相公,我不是问这个,我是说,你知道我的本来面目了,我们还要在一起么?”
  许仙鼓足勇气,大声说,“我同他们都说过,慧能大师也知道,我想问问你,我,我们之间是,是莎士比亚先生所说,的,爱情么?”
  “是生死相许的爱情么?”许仙又加了一句,然后看着白娘子,无声的流下了两行眼泪。
  白娘子也望着许仙,也是两行眼泪下来。
  “我,我,能再叫你,叫你一声娘子么?”
  许仙又摇头,“不,不是,娘子,我,我还能好好一辈子陪伴着你么?”
  白娘子泪如雨下,摸着许仙的脸,“莎士比亚是谁?我不认得他,但不是他发明的爱情,不是他,是我们,相公,你真的很好,对我好,我很欢喜。”
  一旁道济陪着法海走了出来,法海仍不甘心,正色来问许仙,“你真愿意与一个妖精在一起么?”
  许仙正色道,“我娘子不是妖怪,法海,我最后说一遍,我娘子,她不是妖怪!”
  许仙又要来同法海争论,法海起手向佛前拜道,“好吧,我也见过你的本心,从此再不管你们之事。”
  法海又对着白娘子说,“你也见过他的本心了,也请你莫再迷惑他做违心之事了。”
  白娘子冷哼了一声,“不用你来多嘴。”
  法海口念佛号,徐徐退了出去,在禅房与武松治疗伤臂去了。
  佛堂内,济颠摇着扇子,“我听说爱情能成就一个人,也能毁灭一个人,我还听说女人能成就一个世界,也能毁灭一个世界。可惜和尚没见过,没见过,白娘子,人间事自有人间自已去了,你不可太过插手,有违天道,更易受天谴,法海,你也须好好面壁思过,总之,我也不管凡尘事了,凡尘战乱恩仇自由他们自己了结,有天理在,谁又逃得过因果报应。你们且慢慢聊,我先去了,此后也就再不见了,我也有本心的,灵隐寺还要重修,没修好,我是不会再出山的。”
  济公也走了,徐茂功祭拜亡灵后,见许仙都没什么事情了,自已也不必等重庆消息,与王伯当,单雄信商量了一会儿,就来与林冲告辞。
  徐茂功一伙从北平应卢俊义之请而来,本为刺杀吴三桂,却不幸陷了单家兄弟,及后来也参与刺杀了吴三桂,也顺利救出了单家兄弟,只是折了雄阔海。
  徐茂功欲回北平寻大哥李密重建队伍,林冲说北平卢俊义可能已经暴露,回去还须小心。徐茂功点头。
  裴元庆却不愿回北平了,想留下来抗日,徐茂功说也好,这一路回北平又是一番曲折,更不知前途何去,裴兄弟能留下随着队伍打仗也是很好。
  徐茂功即领着王伯当,单家两兄弟下了山,王伯当又叮嘱裴元庆莫贪玩,带兵打仗要爱惜士兵。
  裴元庆点头,与几位大哥洒泪告别。
  徐茂功几人走后,山上就还剩林冲,武松,陈宫,裴元庆,李逵,白玉堂,这一伙人并七八十名兵卒在。
  众人坐到正午,就听到重庆电报回讯,是重庆发回的明码电文,“林冲身份未定,除去所有军职,即刻回渝至军统局查验嫌疑。先遣团杀敌有功,着许仙升任团长,奖二等英勇勋章,各级士官论功行赏,俱升三级。杭州为敌占区,孤军深入,不宜久留,令许仙即刻带所部归武汉战区,至第七军团岳军长处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