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白水三七演义第一百五十一章,民国白水三七演义第151章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新野县,小桥流水,古道斜阳,风物仍是旧时,只是多了许多日本膏药广告,在村落土墙间贴上,与这枯藤老树格格不入,引这昏鸦西风叫噪难安。
  戴宗带了鬼脚七,张保仔十几个人沿街走巷贴告示,凡愿意离开的老乡均可在国军庇护下撤到大后方去。
  阮小二去接老娘,结果又被老娘骂回来,阮母不走,要守田地老屋,将三阮赶出来,三阮只好接走了媳妇孩子。
  新野县一城百姓大都在迁移,一夜之间,全城尽空,只留下了零星几位老者守着祖产。
  负责护送百姓撤退的是狄青陈宫,诸葛亮特别交待许仙由燕青李逵护送,先行撤退,老百姓浩浩荡荡,全城数万人连夜举着火把,从县城而出,出了城门口,向江岸而去,白玉堂,三阮征用了无数过江的工具,造出天大的动静,惊的远方的日军出动侦察机来看情形,连国军部潘仁美也不知状况,纷纷亮了江岸探灯,见江岸之上闹哄哄,乱纷纷,一夜之间满是渡江之人,潘仁美一阵紧张,急令各处封锁哨卡,不得让百姓靠近。
  许仙,狄青带一团人护送,一整夜忙碌,却不见诸葛亮,赵云等人,也不见有日军或友军,只觉昏喑夜色,江波粼粼,江水拍岸,好似有藏兵百万。
  许仙望江长叹,“娘子呀娘子,原以为打过了长江便能一往无前,原以为只要全民团结努力便能转败为胜,哪里想到打仗竟这般痛苦,艰辛也不必说,国家贫弱也只能靠我们不怕牺牲,可哪里想到,娘子,这就是战争么?我,我以为,以为……进进退退不说,单只看着这几千人死在这里,却也没能换回一寸土地,几千性命填了坑,娘子呀娘子,以前只当是诗情,现在,现在才知是实情。唉,到底要死多少人才能结束这场战争。”
  江水淊淊,一夜匆忙,不觉已见曙光,许仙靠在石头前睡一会儿,旁边李逵鼾声如雷,将他惊醒,许仙揉揉眼,只见江水倒影,白光倏忽,江水与晨雾形成一色,山影叠幛,自东方现出一道光芒映照,云雾做布,天边影影绰绰间竟似显出一人身影,许仙不由失声来唤,“娘子,娘子。”
  原来云雾缭绕中,晨光闪耀出天空下云彩的模样竟好似白衣飘飘的白娘子与青衣楚楚的小青,许仙很久没见夫人了,以为报国出征原是无挂无牵,却未想到见山见水都是梦中人的模样。
  许仙触景伤情,口中喃喃来叫娘子,却不曾想惹动了身旁仍在酣睡之人,那李逵紧闭双眼,口中呼呼喊叫,“娘啊,娘,铁牛来接您来了,娘。”
  李逵犹在梦里,不肯醒来。许仙已经醒来,还在梦里。
  燕青见这两人伤心,见远山青翠,光影如织,自袖中拿出箫管,轻轻吹奏。
  日军经过一夜调整,桃太郎师团已经布置好作战任务,对于中国军队的偷袭必须给予百倍的回击,即刻调整作战方案,以岳家军,潘仁美兵团,毛文龙部为主攻方向,日军投入三个师团兵力,先行进攻新野县,围困王牌师毛文龙部,击溃潘仁美兵团,全歼岳家军。
  桃太郎先行一万人在清晨开始进攻,太阳刚刚升起,第一轮轰炸便己展开,炮火基本覆盖了整个新野县城,自青山至江水,每一块土地都在承受着炮火。
  许仙提醒着所有人注意战术动作,但所有老百姓与大多数士兵都不了解正确的战术动作是什么。
  所有人躬着头,弯着腰,在炮弹呼啸中前行,可又怎么知道哪个方向才是前方?
  许仙看不清路,李逵,燕青拉着他上船,许仙大叫,“撑一面旗,撑一面旗,大家看着旗走,都别走散了。”
  狄青,陈宫忙了一夜了,好在在日军轰炸之前,老百姓撤过江已大半了,狄青担心许仙安危,自己在前边拉了块红布做旗,“先让老百姓撤,日军没那么快来。大家撤过江往东去,翻过牛头山就好了。”
  狄青让手下四五个人各撑了红旗向前走,自己找到了许仙,“许公子,你先带着一团人和老百姓撤,估计要撤到潘仁美军团防区,我和陈宫奉军师令要在江岸布置,布置完便来。”
  许仙睁不开眼来,“军师去哪里了?不是说好了共同进退么?他又有什么安排?”
  狄青也不知道军师有什么安排,狄青接到的命令是在江岸边砍树,再新野县响起爆炸时务必将树木全部砍尽,并洒满汽油,然后撤退。
  陈宫也不明白,说好的要痛击日军再后撤,可见都没见日军,一枪不放,拿什么痛击日军。
  赵云正带着几百人埋伏在山沟内,军师令他埋伏,可几百人在山沟内埋伏就能痛击日军么?
  日军可是有飞机,有坦克,有机械化部队,只要枪声一响,日军快速反应便能将山坳中伏兵尽数消灭。
  赵云眉头微皱,身旁花木兰靠近来,满心欢喜,“鬼子来了,先头部队沿大路来,有七八辆卡车,后边烟尘滚滚,好像还有坦克。”
  赵云瞪着远方的尘埃,拉了花木兰蹲下,“我们就要死了,你高兴么?”
  花木兰仍然笑,“看你这要死的样子,咱们马上就要打鬼子了!”
  一旁苏乞儿脱了脚上鞋子,骂着脏话,“子龙又在吓唬人啰,军师说了,咱们打两枪就跑,跑到密林子里就好了。”
  赵云看着苏乞儿,“好吧,大家都晓得了,就把命令传下去,都放两枪,打完就跑。花木兰,你跟着我跑。”
  花木兰嘟嘟嘴,“好吧,这回你想着我了。”
  旁边方世玉咧开嘴笑,“大佬放心,我能左右开弓,打完一梭子,再走。”
  赵云闭了眼,“都不准恋战,军师希望大家都活下去,不准死在这里。”
  方世玉呵呵,“不会的,有观音娘娘保佑,我们都死不了的。”
  这一伙广东兵从台儿庄大难得脱,又到了武汉战场,对赵云死心塌地,对许仙,诸葛亮敬若神明,他们至今还以为许仙不是一个人,而那天仙般的娘娘该是神仙。
  赵云将头埋在地上,“又来了,真有神仙要我们干什么,祖祖辈辈求了几千年了,换来了什么?宗庙都快被人拆光了,咱们就要当亡国奴了,神仙怎么还不来?”
  方世玉看着远处,“大佬,你就是神仙派来救我们的,我也是,我们大家都是,你唔知啫?”
  所有听到这句话的人都被他的天真打败了。
  日军浩浩荡荡在中华大地上驰骋纵横,几万人铺天盖地而来,黄色烟尘处黄色军服,踏出的步伐响天彻地,好似鬼域处集结来的魔鬼兵团,杀气腾腾,近百辆坦克在前开路,如妖魔鬼怪,狰狞可恶,头上机群连连盘旋,嗡嗡狂叫,勾魂夺命。
  日军前哨已见着前方山谷处隐约有一股游击队,先驱驴头大队长接到命令开始进攻,坦克射击,赵云几百人可算遭了殃,有人连枪都没放,就被迫开始后撤。
  赵云拉着花木兰,对着部队叫,“都管好自己的人,走,都走,枪也扔了,不要了!快走!”
  方世玉说好了打一梭子,可距离实在太远,打不到,眼见得蝗虫般日军呼啸而来,着急上火,对着日军开骂,旁边童千斤拉住,“走呀!别放嘴炮了!”
  两百人丢盔弃甲往林里钻,猪头小队长挥着指挥刀来追,日军已经接到军令,沿途杀光一切敢于抵抗的中国人,猪头小队长哇哇大叫,撇下了坦克兵团,离了后方主力,跟着赵云往密林里钻。
  这片密林是连接新野县县境,沿着山体,绵延数里,赵云两百人一进密林,便成了林中杀手,与埋伏在林中的解珍,解宝部很快融合,日军追得性起,一路放枪,但一入密林,就成了盲射,树木参天,几百日军先行冲锋未走几步,便遇到刀斧钩叉,猎网陷阱,一转眼就已倒下一排。想要退出林子已经为时已晚,猪头小队长大呼小叫,手上指挥刀左砍右削,林深叶茂,解珍解宝这队人披着兽皮,在林间飞驰,弓箭,竹签,茅刺,荊棘倒钩,日军每走一步,都要受到尖锐物的照顾,伤痕累累,苦不堪言。
  猪头小队长已经没了秩序,混乱中急忙呼叫求援,无奈林深叶密,坦克进不去,飞机打不到,猪头小队长左右张望间,一枚箭羽已经洞穿前胸,肥硕身躯重重倒于地上,做了草虫的肥料。
  赵云已出了林间,花木兰听着日本鬼子惨叫,不住回头来望,拉着赵云,“咱们,咱们不杀个痛快么?”
  赵云稍稍停了一步,回头看一眼,“军师还有安排,咱们快些,再有一段,就是罗成他们,咱们须快些,告诉罗成他们早些准备。”
  说话间,林间大火已起,日军坦克,大炮要将林子摧毁,看来解珍解宝已经全歼了敢冲进林子里的日军了。
  花木兰讥讽,“日军哪会打仗,逢林莫入的规矩也不知道。”
  方世玉,童千斤从后追上来,“日本人放火烧林子了,坦克团已经从外开了一条路,过不了多久就要来了。”
  “解珍解宝呢?”
  “他们没事,按军师计划,已经提前撤了,说好了去罗成处,卢员外的山寨处会合。”
  赵云催促其他人快走,这几百人在日军飞机追踪下已到了新野城外山寨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