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白水三七演义第一百五十七章,民国白水三七演义第157章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赵云现在很害怕类似于许仙这种人,赵云不想再推这些人去死,看着一个个生命消失,他实在是很难受,这些生命还没真正活过就已经倒下,腐烂,皮肤烂成草木,骨头渣与碎石混成一块,血与尘土浑成了稀泥,再拼凑一个完整的样子……
  赵云停止了想像,开始对许仙使用暴力,他一把揪住许仙衣领,劈头盖脸对他一阵胁迫,“你说够了没有,说够了没有?你想死也不能死在这里,回家死去,也好过拖累我们。”
  许仙一腔热泪汹涌而出,在赵云手中挣扎着,“我不要你保护,我别了娘子来到前线,便就没打算要活着回去,我,我,世上再也没有人更爱我娘子了,可,可我不能,不能当亡国奴,我,我不能看着国恨家仇不顾,而躲进房间内苟且偷生。我,我来这里,不是要你们保护我,我要和你们一起战斗,就让我第一个死去,也好过被你们嗤笑,我,我不想这样活下去……,我不想这样活下去。”
  诸葛亮是看不得泪水流下来的,“子龙,先放手。”
  诸葛亮分开两人,“战争还有回旋余地,还未到为国捐躯之时,大家还是各尽其职,守住交通要道,万万不可让日军抄了我们后路,”诸葛亮叹口气,望着日军飞机说道,“若再唱一回空城计,咱们都要成了俘虏了。”
  赵云松了手,冷静了下来,见许仙哭成了泪人,实在觉得自己刚才有些冲动,只好拍了拍许仙,以表歉意。
  许仙抽泣着,一下扑到赵云身上,又是大哭,边哭边说,“子龙,你,你莫怪,怪我,我,我只是伤心,看着他们,他们一个个离开,林教头,武松,燕青,他们一个个都不见了,我不想你也离开了我,我也要像你们一样去出征。”
  赵云只好安慰着,自己勾起的火还得自己去灭,谁让碰见了个天生爱骄情的书生了。
  “林教头没死,他们都还活着,燕青,他最滑头了,也还活着,大概是同铁牛去喝酒了,你放心,很快都会见到他们的。”
  赵云也不知道这劝慰有没有用,他心里已经开始骂上了,骂白娘子,骂日本人,骂中国人,骂中央军,骂军统特务,骂贪官污吏,骂满清政府,骂蒋总裁,骂国防部,在许仙哭哭啼啼中,赵云一股脑将近一百年来的他所知道中外人物默默骂了个遍。
  在大家还未从痛苦中醒来前,许仙总算止住了哭声,“我,对不起,我错了,我不配作什么少将旅长,我更不该阻止你,扰乱军心,我有罪。我这就回去,我去写报告,求援兵,我做我力所能及的事。”
  许仙挺直腰杆,向所有人敬礼,然后抹了眼泪,去了指挥部。
  岳云脸色古怪,看着许仙瘦弱的背影,一脸的不屑,赵云有些尴尬,左右张望,“军师,怎么都不动了,该干点啥?”
  远方的炮火声与近处飞机的呼啸声,将天地笼入了战争,张眼远望,烟尘滚滚,好似能看见壮士前仆后继,英雄踏马北上,可左右看时都是茫然与彷徨,除了杀人,没人知道下一步该如何去做。
  诸葛亮抬头望天,天空灰暗阴沉,黑烟不知从何处飘来,空气弥漫着硫磺烟火味道,赵云摊着双手,好似无事可做,岳云抱着双肩,为坚守要道不能出征而失落俳徊,李玄霸双手叉腰,百无聊赖,主动出击改为原地坚守让他觉得无趣,战争看似离这里很近,但原地待命的军令让他们死寂。
  诸葛亮与庞统意见一致,于是总结了一遍,“子龙负责外围,周泰警备团负责哨卡要道,云连长,李玄霸,你们负责指挥部安全。”
  燕青,李逵没回来,保护许仙与指挥所的重任便交给了岳云和李玄霸了。
  岳云虽不喜欢许仙,但服从军令,许仙真把自己关在屋里,开始写文章,拍电报,写家书,记报告。
  白娘子在峨眉山占了一课,武汉战役日军已占了上风,看来国军又要败退了。
  一早,黄月英听了收音机里的战报,眉头紧锁,众人吃了早餐,黄月英简单说了她预测的情形,李师师说,“半壁江山也好,我看那南宋也有几百年江山,中华文化也要传延至今。”貂蝉说,“有关朝廷什么的,咱们不太懂,只是要天下太平了才好,白娘子,你说这天下什么时候才能太平?”
  白娘子忧伤望着云下的世界,小青正陪小孩儿玩,“姐姐,咱们不如下山去玩吧,听说上海,原来一个渔村,记得么?如今漂亮得很,新建了好多园林,还有电影院,都没见过,咱们姐们们去见识一下吧,我都不知道日本人是什么人?他们和汉人辽人有什么分别么?好像都差不多吧?”
  白娘子说,“人和人又有什么分别,只是心不一样罢了,有的善,有的恶。”
  “那什么是善?什么又是恶?他们分得清么?”
  白娘子说,“分得清,这个是一定要分清楚,弄明白的。”
  李师师叹道,“江山更迭,改朝换代,谁坐江山我却不管,我只希望我爱的人会平安回家。”
  白娘子点头,“是,希望他们能平安,此生他生,都能相爱一生。”
  燕青李逵随裴元庆黄忠到了袁师驻地,鲁肃有电报传讯,先遣旅一部暂时归甘宁团调遣。
  燕青原想回新野,可前线形势巨变,日军一日便全占了新野县全境,几路大军已经与岳家军接火,且已调集重兵全力攻打岳家军,武汉防线一夜之间集体溃退。
  袁师正受日军师团冲击,毛文龙部接了秘令,正向后退,更没有通知袁师。
  袁崇焕怒火攻心,电话都快摇断了,毛部接线员却迟迟没有通话。
  日军烟六部攻击猛烈,甘宁一团己经抵过了日军十五次冲锋了。
  甘宁从烟尘中爬出来,留在阵地上的己剩不下多少了,裴元庆又一次追了出去,黄忠只好在他后面火力掩护,周仓和李逵就是两个黑鬼,在烟火中瞪着眼睛找阵地下还有没有剩下的日兵。
  燕青翘着二郎腿,点了根烟,自己不抽,塞给身边的甘宁,“好了,敌人又退了,照这样打法,日军到天黑前,就会发起总攻,咱们是不是就在这里入土为安了?”
  周仓李逵听见了,都露出一口白牙,呵呵直笑。
  甘宁接过烟,吐了两口唾沫,“我不知道那个子龙是怎么受得了你这个浪子,有时我真想给你随便安个什么罪名枪毙你十分钟。”
  燕青抬起头,“我才不想死在这里。”
  甘宁狠狠吸了口烟,“咱们便认命吧。”
  甘宁对着阵地上活着的人下命令,“都听好了,收集弹药,把身边的死人都收好了,援兵很快就到了,咱们打痛快些,谁也不能当孬种!见了阎王咱们还是一个团的!”
  甘宁吼完几句,拿了枪坐在地下,算是想休息一下。
  燕青地上又捡了个烟头,用盒子装了起来,小声对甘宁说,“不知道我们侧翼毛文龙怎么没动静了,他们该不会撤了吧。”
  甘宁没回应,闭着眼睛,燕青将烟盒放在甘宁口袋中,“虽然你也勇敢,可你没他会算计,他说总有人向他讨债,好吧,本打算陪他一起死的,可我自作孽,跑到你这里来了。死就死吧,什么都不用管,却也不错。”
  燕青伸了个长长的懒腰,正打算小睡会儿,就听有人大叫着,“不好了,不好了,甘团长,甘团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