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白水三七演义第一百五十八章,民国白水三七演义第158章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甘宁枕戈待旦,一直就是醒着的,看着从日军阵地跑回来的是裴元庆。
  这裴元庆身材不高,可身手敏捷,刚刚杀出去追击日兵,而今慌慌张张又跑了回来,带出一片尘土,扬起的沙尘进了甘宁眼中,“怎么了?还有更坏的事情么?”
  裴元庆斜眼看着一旁假睡的燕青,拉了甘宁走开了几步,小声说着,“刚刚我见着那边毛文龙部队了,他们在撤退。”
  甘宁骂道,“这帮孬种,果然又要跑了!”
  燕青翻了个身,从地上起立,向远处望着,远处烟尘,都是灰暗的,“早就知道他们靠不住。”
  甘宁没理燕青,问裴元庆,“你怎么知道的?”
  裴元庆说,“刚刚我去追日本人,正遇见两个穿国军服的,他们报了番号,我才知道他们昨天已经接到命令,正准备向后方后退。”
  黄忠走来,“日本鬼子咬的这么紧,他们能安全撤离么?”
  甘宁说道,“还不是一个死字,从华北溃败到长江,日本鬼子是一路追,我们是一路逃,在路上死的我看比打仗死的还要多。这群蠢材到底会不会打仗?”
  黄忠也是愤慨,“我打了那么久的仗,跟过几支部队,也就是在先遣旅打过一次痛快的仗,这些年,这仗打得,实在是丢死人了。”
  燕青说道,“可官老爷不想打,他们要回四川去,四川好呀,天府之国,有长江天险,有蜀道之难,搞不好他们又要弄一个南宋,也不影响他们当大官,不是么?”
  甘宁焦躁不安,“你就别说了,一点忙帮不上,我们必须尽快与师部联系,毛文龙若真退了,咱们袁师就会被日寇包饺子了。”
  燕青拍拍身上尘土,又扬起一片尘埃,“我去吧,我去找袁师长,劝他回师与岳家军汇合。”
  甘宁想了想,“也好,但袁师长可不比我与子龙,你说话需小心些。”
  燕青点头,“我厘得清楚。好歹要讨些装备来。”
  甘宁呵呵笑着,“我就知道你有本事,快去快回。”
  这时李逵来了,对燕青说,“我也要同你去。”
  燕青说,“你放心,我天黑前就回来了。”
  李逵不肯,“不行,咱们生死弟兄,当同进同出。”
  甘宁忙挥手,“行行,你们一同去,也好有个照应,记住,毛文龙撤退之事,一定要袁师座知道,让他早作准备。”
  燕青李逵拉了两匹马,便向袁师指挥部而去。
  驻地相距并不太远,约摸一个小时就己能见到袁师哨卡了。
  袁崇焕派出的斥候刚回来,与毛文龙部总算联系上了,可结果正如预料到的,毛文龙部奉令回撤,令袁师为后应,掩护主力师撤退。
  袁崇焕晃了晃身子,看着标上的地图,鲁肃在地图上划出一条黑线,“日军正在东进,甘宁一部己经抵抗了三天,弹药补给严重不足,我师二团拉不了这么长的防线,日军一旦发现毛师异动,定会倾巢出动,我们火炮不足,空中掩护没有,只怕撑不了三个小时。”
  祖大寿跺脚,“他娘的中央军又要开溜,凭什么我们给他们垫背,要退咱们一起退,师座,咱们不能给他们当炮灰!”
  袁崇焕紧张看着地图,迅速作出决定,“必须马上接管毛文龙部的军火库,他们走便让他们走,但须留下火炮与弹药库来。”
  鲁肃顺着袁崇焕所指,“是,他们王牌师有两座军火库,咱们便要他留一些来?充装备也好。”
  副师长武三思摇头,“他们断不会给的。”
  袁崇焕说,“他们现在在逃跑,我们可以掩护,他们那些军火库又带不走,为什么不能留给我们接管。”
  袁师的一厢情愿,将电报传与毛文龙部,哪知那边回信只是冷冰冰两个字,“不允。”
  接到毛文龙回电,袁崇焕火冒三丈,跨着马靴便走了出去,鲁肃急跟了出来,“十万火急,我亲自去毛文龙那里,这里由副师长坐阵指挥,警卫营跟我来,咱们去毛文龙师部。”
  袁崇焕雷厉风行,正出门,迎面警卫员报甘宁部来人通报军情,燕青李逵在门口见了袁师座。
  袁崇焕边走边说,简单听了燕青叙述,看了看天色,“甘宁急需弹药支持,十万火急,天黑之前,必须带装备回去。”
  “会开卡车么?”
  燕青点头,袁崇焕说,“好,你去开辆车去,在后边跟着我。”
  “去哪?”燕青在后跟着。
  “拉装备,打鬼子!”
  李逵听了这话,兴奋地跳了起来,“俺就晓得师部有钱!”
  燕青开了卡车,袁崇焕在前开路,警卫营在后跟着,四辆车轰轰直向毛文龙军火库驶去。
  守军火库的队长刚接了命令在天黑前炸毁所有重型装备,两个小队正在搬运物资,听说有军官来接管。
  那队长忙得焦头烂额,问,“是什么人?”
  “是岳家军主力师袁师长,带了不少人来。”
  那队长汗就流下来了,“这,他们,他们想干什么?”
  袁崇焕车也没停,似标枪般立在车上,一身少将服再加上佩枪足以将守哨卡的卫兵全都镇住。
  四辆车直停在库房门口,警卫营个个提着卡宾枪冲下卡车,很快接管了这边防区。
  袁崇焕大马金刀下了车,环视一圈,看着毛文龙部的守卫,几十人被挤在一起,个个畏畏缩缩,胆怯望着这个少将军衔的大官。
  “我是打日本鬼子的袁崇焕,你们要走,我不留!可这军火库是用来打鬼子的,你们谁要用它来放烟火,我操他祖宗十八代!”
  燕青李逵在卡车上听了袁崇焕说话,都是钦佩。
  李逵说,“原来他也做过强盗,看这书生样还真瞧不出来。”
  袁崇焕一声令下,于是所有人开始搬装备,燕青李逵看着军火库那些崭新的枪械,成堆的弹药箱,都是欣喜若狂。
  “好家伙,这,这,太阔气,都够打死几万鬼子的弹药了。”
  “多拿些子弹,手榴弹什么的。”
  燕青带着三四个人在弹药库找着与团里匹配的枪弹,
  李逵己经醉了,仰头看着这堆积成山的枪械,简直比喝酒还要快乐,这辈子是没见过这么多弹药,平常杀鬼子,能有一把称手兵器就不错了。
  大家都忙碌起来,有不少毛文龙部的也过来帮忙装车。
  正当燕青装满一车军火准备出发时,前边突然传来一阵枪响,是向天鸣放示警。
  烟尘滚滚,三辆装甲车自烟雾中驶来,后边黑压压几排人,全副武装冲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