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白水三七演义第一百六十六章,民国白水三七演义第166章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第二天天未亮,来俊臣便坐着车离开了,也未与岳飞及军部人通报,带了司机就回汉口。
  岳飞一早醒来,就听说来俊臣走了,也没在意,日军又与牛皋师进行了三次交锋,牛师兵力严重不足,萧何又从乡地募兵补充,贾诩远在司令部抽了个杂牌团来援,又托人给岳飞带了口信,“目前岳家军形势较为危险,不仅要对抗日军围攻,而且还可能有来自上峰的压力与排挤,岳军长须尽快摆脱日军围困,尽可能向西北一带突围,不到万不得已,不可回汉口或重庆来。”
  岳飞与郭嘉商议着如何应对眼前局势,日军大部队已经在对武汉进行攻击,而荆州一带的两个师团已将岳家军咬住,贾诩调来的川兵团是个杂牌军,受李宗仁嫌弃,中央军见杂牌团太弱,没几杆枪,也不愿收编,才被安排到岳家军这里来。
  岳飞与郭嘉对这支川团开始集训,时间紧急,自然也不能要求太多,岳飞只是对训练官要求加强纪律与队列整齐,川团懒散久了,团长苏定方带兵无方且畏战情绪严重,团副张士贵慵懒无为,好抽滥赌,只是这两人均是裙带关系,苏定方在国防部有靠山,不好怪罪。
  岳飞慧眼识珠,经训练官推荐,在川团寻到了两名人材。
  一个唤作薛平贵,一个唤作宇文CD。
  这两人军事素质过硬,枪法奇准,且具备一定的军事指挥能力,岳飞经过一番考核后决定将这两人升职。
  岳飞先将苏定方升至军部后勤官,又将张士贵调至军需处,即后升薛平贵为团长,宇文CD为团副,经过五天的加强训练,一个临时编的团,不到一千人,也只能备上两三百条枪,就拉上了战场。
  许仙这几天无聊,来俊臣自走后也没消息,想也许调查之事只是走走过场,眼前打仗才是最紧要的,武汉会战已到最紧要关头,国府应该不会此时对岳飞编排罪名,许仙对白玉堂说,“不如咱们也加入川团训练,一起去支援前线吧。”
  白玉堂也不知道来俊臣会如何诬陷岳飞,白玉堂已托人将来俊臣与张宪的密谋告诉了诸葛亮,这几天诸葛先生应该对岳军长示了警。
  许仙说要上前线,白玉堂自然知道岳飞一定不会答应的。
  许仙在岳飞处吃了闭门羹,回来路上遇见了正整装待发的薛平贵,上前来与薛平贵攀谈。
  薛平贵正巡查队伍,见许仙一副弱不禁风的身板,胸前却佩着许多勋章,搞不清眼前是个多大的人物,军衔又比他大两级,薛平贵敬了个军礼,说道,“专员,我薛平贵立志定要消灭倭寇,踏平东京!”
  许仙拉着薛平贵的手,“好,好,我也想随你们去的,可,可,”
  许仙没说下去,转而说,“不过我一定会在后方支持你的,我虽然不能上阵杀敌,可我会每天为你们祈祷,祝国家从此昌盛,国人不再受外人欺侮。”
  薛平贵听许仙说话有趣,哈哈小声对许仙说,“我老婆在家也念佛,她写信也常说梦见白衣大士带我回去见她,我就写信告诉她,观音大士会保佑我们的,一打下东京,我就骑追风白龙马回去找她。”
  许仙又是感触良多,“你娘子现在在哪?”
  “现在北平沦陷区。打仗时没出来,不过他父亲有些势力,是前清秀才,日本人没拿他怎么样。”
  薛平贵叹了口气,许仙也是忧郁,“我娘子在峨眉山处,她也整天拜佛,我也常常会梦见她。”
  两人坐了一会儿,宇文CD跑了过来,通报准备出发,岳飞骑了马来送行。
  许仙握着薛平贵的手,“预祝薛团长凯旋而归。”
  薛平贵笑,“许专员放心,我一定会打胜仗的。”
  岳飞,郭嘉为川团送行,可这支队伍确是不堪,说是一个团,实在凑不够一千人,能装备配枪的也只有一个半营,其余的都拿着刀矛,唯一能让人欣慰的是薛平贵的气宇非凡,宇文CD的霸气外露。
  “请岳军长放心,军备不足,我自会带兄弟们去鬼子那抢,我川团誓不会丢岳家军的颜面,定要将围住牛师长的日本师团搅得天翻地覆。”
  岳飞对薛平贵的讲话备感欣慰,点点头,“好,诸位弟兄远行,岳某人预祝各位力挽狂澜,直捣黄龙。”
  众人送至哨口外,一团人浩浩荡荡向牛师驻地而去,岳飞遥望军队远行,日军战机已经在上空盘旋,岳军的行动从来都不曾逃过日军侦察机的探测。
  岳飞回指挥部正遇上了许仙,许仙一脸焦虑,问岳飞,“军长,为何这两天你都不肯见我?”
  岳飞说,“有什么紧要事么?”
  许仙说,“也,也没什么大事,只是想,想回先遣旅去,我,我在这也做不了什么。”
  岳飞顿了半响,才对许仙说,“许旅长,国防部调令,你,升职了,这是今天早上刚发来的,岳某先祝贺你官运亨通。”
  岳军长拿出了一纸军令,递给许仙,许仙铺开一看,“兹委任许仙为四十八军总督导一职,领将衔,授中正勋章,郭嘉,诸葛亮,赵云各升职三级,领将衔,着岳飞,薛刚即日赶赴汉口行营进行军区会议,岳家军暂由许仙,郭嘉代管,原区防御依照原军事部署,各部无国防部及战区司令部调遣,不可擅自行动,违者军法从事!”
  许仙捧着这纸军令,一阵发抖,“军,军长,我,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我只是想扫平日寇,收复河山,我从来,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升官发财的,岳军长,我一直都是你的部下,尽管我,我不会打仗,你,你一定要相信我。精忠报国这几个字,我也有。”
  岳飞一言不发,脸色铁青,瞪了许仙一眼,许仙好似被砍中了一刀,脸色惨淡,几乎又要垂下泪来。
  岳飞脸色铁青,仰望血色天空,飞鸟低翔,风声呜咽。
  岳飞背着手,挺立似枪杆,口中似想要说些什么,但还是忍住,低首吟了一首满江红。
  “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
  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
  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岳飞念诵完,即转身大步走了。
  郭嘉来安慰许仙,“你莫急,你也是个爱国之人,岳军长也知道,只是现在这乱世,人心叵测,诸葛先生今天来了,你也一起去军部吧。”
  许仙听着诸葛亮来了,好似听见了福音立刻跟在了郭嘉后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