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白水三七演义第一百六十九章,民国白水三七演义第169章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娘子,你怎么来了?我,我⋯”
  “相公,你为什么这样悲伤?”
  “我,我带兵无方,害死了很多人,我,我没有本事,赶不走那些日本鬼子,我,我还,还对不起你,我,我真是没用,”
  “相公,你原来只是一介书生,本应教书育人,教习文化,传播良善,而今你却拿了刀枪,要做杀戮之争,也是时事所迫。但终须认清自己,不如回家吧,峨眉山风光正好,待天下太平之时,咱们下山教习文明,那也不迟。”
  “不,不,国家存亡,我又岂能置身于外,我虽比不上赵云武松,但也是七尺男儿,怎能躲在深山避世。”
  白娘子靠近许仙,轻拂许仙脸庞,“相公,如今你消瘦了许多,还要多多保重身体,一切事还是顺其自然为好。”
  许仙泪光闪闪,“娘子,我,你为什么会,会与我这样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在一起,难道真是我前世所修的福缘么?”
  白娘子笑,“前世种种都及不上今生所得的情缘,无论世界大战,天下纷乱,你遇见了我,我见到了你,但有爱情相连,又哪管天地崩塌,时光穿梭,我先不说你有多英雄盖世,万人景仰,权倾天下,金钱满屋,我只须你每日在耳边告诉我,你有多爱我,这爱能有多深多久长,天天这般相依相伴,便胜过天上万年。”
  许仙抱着白娘子一阵感动,“娘子,对天明誓,这一生便只爱你一人,无论贫穷富贵,无论战乱太平,也不论外人如何来看,任由他们评说,我只知惟你才是此生最爱!”
  梦境般呢喃,许仙真情释放,再无顾忌,营房内光明温暖,与营房外的萧条冰冷形成了两个世界。
  诸葛亮自外而来,他刚与司令部贾诩取得联系,战区长官调了司令部协调处对岳家军进行整编,诸葛亮见来的不是别人,一个是诬陷岳飞的来俊臣,另一个则是弃军而逃的苏定方。
  诸葛亮心凉了半截,转身就走,将事托与一旁的萧何,由萧何去与他们交接,自己来找了许仙,赵云。
  这苏定方陷害了罗成,自己弃了军队溜回了重庆,找到国府元老谎说自己与部队走散,尸山血海中逃回重庆来,那些元老未有信息,又收了苏定方许多贿赂,信了苏定方,张士贵两人谎话,将二人挂了闲职,偏偏没多久就从九战区传来了岳家军消息,蒋总裁听说岳家军孤军奋战,在日占区抗战一月,终冲出重围,勇气可嘉,特别下令让苏定方,张士贵,贾诩回岳家军接管许仙,也是看重岳家军的战斗力,希望安排内部人员平稳交接。
  苏定方,张士贵自以为有上峰军令,便胆大包天拿着官印就来了。
  诸葛亮推开许仙门,见许仙凄苦悲伤,自怨自艾,“你在同谁说话?”
  许仙不见了白娘子,门口站立之人已是诸葛亮,才觉梦醒,又是忧伤,“没什么,”
  许仙擦了把脸,收起无限感伤,问,“你回来了,上峰派人来了么?”
  诸葛亮坐了下来,尽量让自己平和些,“嗯,你也认得他们,一个是上次的专员来俊臣,另一个,是苏定方。”
  许仙正打水洗脸,听着这两个名字,那洗脸水也打翻了,回头呆呆看着诸葛亮,“他们,他们还没死么!”
  诸葛亮苦笑,“赵云去找他们了,可能会出状况,但,又能怎样呢,我有些累了,来这里坐坐。”
  许仙点头,“那我去吧,我,我去见见他们。”
  诸葛亮料事如神,萧何一将来俊臣,苏定方带进军部,便受到众人围攻,白玉堂率先发难,李玄霸,薛葵这两个暴脾气直接上来将两人绑成了棕子,萧何控制不住,只好拖了贾诩往军部走,其他人放过贾诩,只恨苏定方害死罗成,暴揍一顿押到校场上示众。
  赵云默许了这一行动,背身走了,狄青带了一个大队人将来俊臣带来的警卫全关了起来。
  许仙来时,场面已经有些失控,苏定方直接害死了罗成一队,而罗成在军中人缘极好,因此这苏定方,张士贵被打的最凶,血肉模糊,己没了人样。
  “都住手,住手!”
  许仙来时是愤怒,恨不得撕了苏定方的皮,可一到现场,见了这惨状,又是不忍直视。
  白玉堂收了鞭子,来看许仙。
  苏定方奄奄一息,口中呻吟道,“许,许军长,救,救我,我,我有总裁信件,还,还有汪副主席给,的亲笔书信。”
  许仙正欲让人解了绳索,从外边又赶来一人,大叫道,“害我大哥的人在哪里?俺老牛要活剐了他!”
  牛皋正在军医处看望周泰,薛蛟许多伤员,听得说接管专员是那来俊臣,不由火冒三丈,从医院直接开车到了军中,手枪揣着,身后两队警卫排跑步前行,直接拦住了许仙。
  “那个来俊臣在那里?”牛皋见被打的是苏定方,转过头恶狠狠来瞪许仙。
  “你别管,俺老牛今天便要造反了!”
  白玉堂担心许仙伤着,拦着许仙说,“去找军师想办法。”
  许仙跺脚转身就走,“好吧,这军长我也早不想干了!”
  牛皋气势汹汹去找来俊臣,来俊臣正被狄青软禁在屋内,着急上火,牛皋来了,大声问,“哪个是来俊臣?”
  来俊臣不认得牛皋,“啊”了一声,正被牛皋听见,这一下,可是羊入虎口,再难逃脱了。
  萧何带了贾诩找到了诸葛亮,诸葛亮与贾诩说,“上峰失察,如何能将他们派来,真不知群情激愤么?”
  贾诩说,“上峰哪里晓得下边情况,这苏定方更不知死,自以为一手遮天,能升官发达,却是自作聪明,自寻死路。”
  沉默了一会儿,外面纷纷扬扬,己是乱成一团,牛皋带亲随封锁了军营,不让人出入,狄青也与牛皋达成默契,几百人将苏定方带来的一小队人缴了械,关押在军内,等候发落。
  贾诩听萧何汇报了情况,想了一会儿,问诸葛亮,“那你可曾想过如何收场?”
  许仙也从门外进来,闷闷不乐,看着诸葛亮。
  赵云靠坐在大门外,对门外乱象看似无动于衷。
  又经过了一轮生死历练,从战火中归来,日军已经不再是摆在面前最大的敌人了。
  诸葛亮显得很平静,安静的说着,“岳军长被判三大罪,获刑入狱,不知生死,潘仁美不战而逃,反而官升三级,杨老师长全军覆灭,竟然无功有过,杨七郎被潘部射杀枉死在自己人枪口之下,无人问津,苏定方庸人用兵,害死罗成,来俊臣巧言令色,诬陷好人,现在这伙小人摇身一变,竟成了岳家军首领。”
  诸葛亮摇着扇子,说着,“陷害忠良者,该杀!贪生怕死者,该杀!!欺上瞒下,邀功希宠者,该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