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白水三七演义第一百九十九章,民国白水三七演义第199章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对上了暗号,时迁笑着,“我是军统局的特别行动队时迁,跟着戴老板说,昨晚上没见到你,我就到处转了转,你昨天去哪里了?”
  卢俊义没空玩笑,立即肃立,大声呵斥时迁,“没见到接头人,为什么要贸然行动?!你的组织性,纪律性在哪里?随便找个人来接头,他们的底细你知道多少?!你知道党国多少事业都败在了泄密之中?!我要马上给上级发报,你必须做出深刻检讨。”
  时迁被说的不敢反驳,点头算是承认错误,卢俊义又说,“这里是说话的地方么?!我现在严重怀疑你已经叛变投敌,将我带到这里来,只是为了套取我的情报。”
  时迁忙说,“卢员外,你莫急,这里安全的很,那个矮个子是我兄弟的大哥,武松武二郎你应该听过吧?”
  卢俊义听说过在大和寺刺杀吴三桂之事,林冲,武松大闹杭州城,劫法场,“自然知道,如今他们在二龙山聚义,联合晁盖晁天王与日伪军进行各种斗争,地道战,地雷战,铁道游击战,怎么你提他做什么?”
  时迁拍腿说道,“那矮个子就是武二郎的亲哥哥。”
  卢俊义不信,“哪个?那个不是日本大妖怪么?”
  武大郎端了菜进来,很平静说着,“我是山东人,不是日本大妖怪。吃饭了。”
  郓哥也端了菜进来,许仙也洗好了碗筷,五人围了张桌子,卢俊义低头看武大还没张桌子高,穿着日本和服,行动怪异,“你是武二郎的大哥?怎么会来冒充日本大妖怪?”
  武大老实说着,“我也不想,应该是上天安排的吧。”
  卢俊义说,“那武二郎知道你在这么?”
  武大摇头,“不知道,我一直都在找他。”
  卢俊义说,“他和鲁智深,林冲在二龙山打游击。”
  武大放下了筷子,“是真的么?”
  卢俊义说,“三年前,我见过他们。如果没什么意外,他们应该还在。”
  武大忙拖着郓哥,“咱们现在就去。”
  郓哥还在吃着饭,武大跳下凳子,郓哥说,“那带点东西路上吃。”
  许仙说,“我也去,带我去。”
  武大也不啰嗦,六合珠一照,将屋内五人都倏间消失,只是留一桌饭菜在了。
  二龙山,自古英雄所聚之地,虽比不上梁山奇险,却也有风光无限,武大落下地来,扯着卢俊义的长衫,“我兄弟在哪里?”
  卢俊义晕呼呼还未清醒,郓哥久经此事,不以为意,许仙也渐习惯这般,时迁曾经经历过,唯独卢俊义头晕,好似第一次乘飞机般,肚内翻腾,一阵作呕。
  武大等卢俊义稍调整下,又来问,“这里就是二龙山了,你在哪见过我兄弟?”
  卢俊义看了看四周,旷野荒郊,不见人烟。
  不远处有座村落,卢俊义带头向前走,武大,郓哥,许仙在中间,时迁则左右巡看。
  村子口还有余火未熄,一股焦臭味,刚进村头,树上挂了两具平民尸体,浑身上下已被扒了皮,受酷刑而死,卢俊义不想看,又往村里去,村子已成焦土,房屋俱都倒塌,焚毁,死尸随地可见,各种惨状,触目惊心。
  很显然是日军刚刚在这进行了三光清剿,一村的百姓皆被屠杀。
  一行人默默走出村口,时迁又在村前山坡下发现了一个死人坑。
  几百具老百姓的尸体被扔在了坑内,老人,小孩,被扒光衣服的女人,被切断手脚,剖开肚肠的农夫…,
  许仙悲痛难止,武大与郓哥因为害怕相互搀扶着前进,卢俊义与时迁愤恨填胸,怒目圆睁。
  从山洞内钻出一小瘦猴,蓬头垢面,好似从地狱里爬出的小鬼,仔细一看,竟是个十四五岁的小孩,许仙上前去,刚要说话,那小孩吓得忙跑,叫着。
  时迁纵身而上,捉住了小孩,“你莫怕,我们是自己人,是中国人。”
  小孩挣扎了一会儿,便晕了过去。
  武大拿了水来,这小孩悠悠醒了过来,武大又拿了张饼,小孩立刻狼吞虎咽着,卢俊义问,“村子里大人都去哪里了?”
  “都死了。”
  “日本鬼子为什么要杀光你们一村人?”许仙问。
  时迁说,“他们早在几年前就开始实施三光政策了,他们杀人从来就不需要理由。”
  小孩说,“是因为武工队,二龙山的武工队劫了日本火车,杀了日本宪兵,青州的鬼子来剿二龙山,将附近村庄的老百姓都杀光了。”
  卢俊义问,“你知道二龙山武工队怎么走么?”
  小孩摇头,卢俊义,时迁,许仙都是茫然,武大左右看了看,“我先去看看,你们在这等着。”
  武大用六合珠飞升,飞到高空来看二龙山地形,这二龙山山高林茂,隐隐似有三道雄关天闸,中间只一条小路崎岖蜿蜒直上山峰,再看奇险处似有一破烂小庙,低下云头去看,那庙门上挂着一块破匾,字漆已经掉色,“宝珠寺”,那珠字边的王已经没了印记,留了个模糊印记在上。
  守门石狮有一个已经被炸弹炸去半边头颅,只剩了半边身子蹲坐石台。
  “宝朱寺?”武大默念着门匾,停在屋檐上观瞧,寺内有整排屋舍,还有灶台,锅台明亮,柴火成堆,看得出来这里曾经聚集过不少人,但现在却是不见一人。
  武大停了一会儿,并没见人来,便飞下了山去,见卢俊义四人正被一队人马围住,许仙,卢俊义在和几个壮汉说着话。
  武大悄悄落下身形来,郓哥眼尖,走过来对武大说,“有武二郎消息了,他和鲁智深,林冲去攻打青州城了。”
  武大没听明白,郓哥又说,“从梁山来了一伙人,听说二龙山被日本人攻占,所以带了几百人前来支援,那领头的是东溪村的晁盖,认得你。”
  武大哦了声,“我上了二龙山,没见着我兄弟。”
  “刚刚听晁保正说了,日本人实行三光政策,在山东清乡,杀了许多村民,二龙山武工队现在归了新四军,有个叫什么诸葛政委的,那许仙也认得,带领武工队与日本军进行游击战,日本人设计捉了二龙山几个兄弟,诸葛政委也用计,鲁智深武松他们将日本赶进了青州城,林冲也弃了山寨,约了梁山,桃花山,三山聚义一同过来打青州。”郓哥说着,“咱们来的正是时候。”
  武大对打仗不感兴趣,“那我兄弟在哪里?”
  那一队人马领头的是个高大汉子,与卢俊义一般威武,见了武大就说,“你就是武二郎的大哥吧,我是东溪村的晁盖,咱们南京城见过一面。”
  武大不爱同江湖人物打交道,有些腼腆,简单应了一声,“我兄弟武松在哪里?”
  晁盖声若洪钟,“武二郎正与秦琼兄弟在青州城外,日本人缩在城里不敢出来,咱们正好一起去攻打青州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