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白水三七演义第二百二十一章,民国白水三七演义第221章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在无边碧海之上,一叶扁舟轻帆微展,法海宝象庄严,正襟危坐,身旁是一只哈士奇,被锁链拴着。
  船后是躺靠在船舷的白娘子,被海风吹的有些困倦,正在休息,白娘子的身孕已有八月余了,小青扶着船桨,看着海上风景,不由轻声哼着歌曲。
  他们自海上而来,见着美军的航母编队离日本本土越来越近,冲绳血战,大海成了血海,法海无力挽救人类的疯狂,只好转身驾一叶扁舟来日本岛索还真经。
  不远处已能见海岸线,前方就是日本岛了。
  法海抬头,天空上又掠过几架刚轰炸回去的美军飞机。
  小青在船后远晀,“前面是哪里了?”
  天犬妖吐着舌头,双眼放光,经历过荣耀失落,如今他回到故乡了,是被押送回来的。
  “这里是广岛了,我的家乡。”
  美军刚轰炸过去,防空警报一解除,自广岛渔港便陆陆续续开出了不少渔船。
  轰炸对于他们来说,也已经是生活的一部分了,生活并没有结束,所以为了活着,渔民们仍然要出海。
  只是今天这些日本渔民见到了海上乘舟的法海,白娘子,小青,都以为见到了神仙,于是俱都停舟跪拜,万分虔诚祈祷着。
  法海能听懂一些日语,当年签真师东渡日本带回来一些日本书籍,现在见到海上这些日本渔民衣衫褴褛,艰难渡日,竟将自己当做解救他们的天神。
  法海对着蓝海念了声佛号,一旁天犬妖说,“全日本如今都成了美国人的目标,天皇号令玉碎,几百万人前仆后继,只为换求一些荣光。”
  “他们希望大师能给他们力量,继续活下去的勇气。”
  小青哼了声,“那和尚是应该鼓励他们继续战斗,还是继续坚持下去?”
  白娘子也被渔民的虔诚颂拜而吵醒,摸着孕肚,看见渔船上一个个孤苦无依,祈求庇佑的生命,不由生起无限怜悯之心。
  小舟靠岸,海岸线上瞬间涌出了成百上千的居民,大多是妇女老人,罕见有男丁,她们从地底,洞中,破屋,碎砾中或爬或走或滚或翻,听说海上天神出现,这些人齐都出来,要拜见天神,以求平安。
  法海不想欺骗谁,他说自己是从东土而来的和尚,特来去东京索还真经,无意卷入此场战争。
  渔民们仍旧供奉香火,献上祭品。
  法海看着这香火摆满一片海滩,祭品堆积,心有所动,便临时打坐,口吐莲花,头现金光,来为此地诵经。
  佛音清远,海潮不兴,一岸渔民俱停舟摆渡,静听心声。
  不管法海的颂经,小青扶着白娘子到了海边一民居休息,日本板房不仅很扛震扛炸,还能遮风避雨。
  房主是位慈祥的老奶奶,她很有礼貌的将白娘子安排住下,并称呼白娘子为白娘娘,小青为青娘娘。
  小青忙说,自己没做过娘娘,老人家千万不要这么说。
  那老者仍很敬重的说,看你们衣装,你们又是从东土而来,与庙里的太真娘娘极像,她当年东渡而来,教会我们音律诗歌,编网作舟,保佑这里平安快乐,我们这里都尊称她为娘娘。
  小青又问,那太真仙子是从东方来的么,叫什么名字?
  老人家说,“好像是叫杨玉环,身材丰腴,貌美如花,是过去大唐帝国的贵妃娘娘。”
  白娘子听说杨玉环是唐时贵妃,竟然在日本国修了庙宇,亨受祭拜,不由说道,“咱们也去拜拜那贵妃娘娘吧。”
  小青也正无聊,见法海被日本渔民纠缠,香火正燃,怕不到天黑做不完这场经会,于是对白娘子说,“姐姐,这法海和尚也不是个办事的人,说了去东京索回三藏真经,可一路上见了打仗的日本兵,洋鬼子要超渡,见了海上浮尸要祭拜,见了日本穷老百姓也要念经,像这样什么时候能到东京,他不晓得姐姐就快要生了么?”
  白娘子说,“不急,不慌,反正相公在梁山也在做事业,咱们且去贵妃娘娘庙里拜拜,保佑相公平安快乐,我腹中胎儿平安快乐。”
  小青说,“我也要快乐,哈哈,姐姐,你也要快乐,没了许仙,你也要快乐。”
  娘娘庙很小,木屋泥瓦,木板上简单雕画了一些装饰,正中摆着一尊木雕像,有三米来高,那雕像所刻的女子好似观音菩萨,又似妈祖娘娘,但这里人都跪拜称为贵妃娘娘。
  白娘子点了三根香,插在了香炉上,烟雾缭绕,白娘子默默许愿,贵妃娘娘未着颜色,民间雕刻仍将她塑成弯眉杏目,樱唇俏面,丰乳肥臀,足踏波浪,手捏口诀,似正细看芸芸众生。
  小青在后边作陪,正东张西望来看这仿旧唐时建筑的庙宇,忽听见自娘娘像后传来了一女子嘤嘤嘤的哭泣之声,且越哭声越大。
  小青过去一看,只见贵妃像后那哭泣的女人原也认得,却是这边的老对头,日本的三大妖怪之首,九尾狐妖。
  小青举剑来问,“你这妖怪,是不是又想与我们相斗?”
  九尾狐妖泪眼模糊,将美妆也哭花了,云鬓也乱了,一个美艳动人的妖精瞬间变成路上乞怜的怨妇。
  白娘子冷冷看着狐妖,仍疑心这只是一场表演,“哼,你又不是演员,何必在我们面前扮演角色?大家都是修行千年的妖怪,又何必再来一出聊斋。”
  九尾妖擦了擦眼泪,对白娘子与小青说,“我来这是想乞求娘娘相助的,没想到碰见了你们,两位姐姐,我,我不是来与你们争斗的。”
  九尾妖声音谦卑,并低下头来行了个礼。
  小青护在白娘子身前,“哦,你,你来庙里求神灵保佑,怎么,你也知道错了么?”
  九尾狐跪在贵妃娘娘像前,“千年以前,贵妃娘娘以一人之名换回唐帝国江山,如今,我也愿以我修行挽救大日本帝国。”
  九尾狐稍微梳妆了一下,点了三根香,拜了三拜,起了身,看到远远海滩上聚集着的渔民。
  这些渔民显然不希望他们是被神灵抛弃的生灵,于是但凡见着类似于神仙之神迹的事物,自然是䖍诚备至,以求早日脱离轰炸的危难,早日过上幸福生活。
  九尾狐不敢迈出庙门去,一阵犹豫后,又转身来,对小青说,“姐姐,咱们都是妖怪,我想求你帮我,帮帮这里的百姓,他们,他们很快就要死了。”
  “美国人研制了一种很厉害的武器,只要它一爆炸,能将这里全部催毁,我,我这几天来一直想将这武器找到,可我法力太差,我救不了,救不了日本国。”
  小青见九尾妖泪水在眼眶中打转,不似作假。
  小青问,“前几日,在美国人的舰船上,你还快活得很,我以为你将那些美国人都睡服了,我还真佩服你,怎么,美国男人也是背信弃义,下床就不认人的渣渣么?”
  九尾妖叹口气,“姐姐莫要取笑我了,我探听得再过五个小时,美国轰炸机就会带着那武器扔向广岛,我晓得这武器的厉害,我一人法力抵挡不了,天犬妖又被和尚封印了,我与那假模假样的和尚势不两立,所以只好来娘娘庙处祷告,刚祷告,就见到两位姐姐来,这定是娘娘的指引,要两位姐姐来助我。”
  小青很满意九尾妖说的与和尚势不两立这一句,看了一眼白娘子,又问,“狐狸太过狡猾,而且你也骗了我们很多次,我不信你。”
  九尾妖又跪了下来,“两位姐姐,如今日本国败了,但败了就败了,以往也不是没输过,可不至于要灭种亡族吧,小青姐姐,那些洋人你也晓得,他们野蛮粗壮,哪里有我们东方的美艳优雅,他们吃饭睡觉说话哪有一点与我们相同,你们忍心见着他们残害我们同类么?”
  小青想了想,“他们,他们也不错的,就是太粗鲁了,你这妖怪,说什么了,上次我听说了,你们打不赢,只要投降求饶就好了,那么为什么不投降,还要死扛?”
  白娘子说,“小青,休与她废话,咱们来此,只为索还真经,好早些回去,她若能将真经送回,明天不就是一两架飞机么,咱们变个戏法也就让飞机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