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白水三七演义第二百二十四章,民国白水三七演义第224章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大事已定,受降入城仪式已经全国展开,卢俊义此时临危受命,正式授命为国民革命军山东战区第五集团军军长,而陆文龙受国府器重,经国府裁量,决定破格晋升为战区特派员,根据国防部秘密指令,要求将日军几名富有作战经验的指挥官带去重庆,以备战事。
  日军已经奉天皇诏放下武器,各防务区各兵种作战单位无条件投降,接受整编,听从战胜国指令。
  全国欢腾,旌旗飘扬。
  陆文龙还未去重庆,正要上飞机时,又接到了电报,重庆来电令陆文龙受降后,即带田中共同赴渝。
  陆文龙于是驱车前往日军驻地,日本军队俱解甲缴械,立在城门外,列队等待受降。
  陆文龙百感交集,走进城中,到了指挥部。
  日军指挥部仍在重复播放着日本天皇的投降诏书,田中一副老顽固的样子,脸色成了青白色,双目没了光彩。陆文龙问田中,“当时在军营里,你为什么不杀了我?”
  田中反问陆文龙,“当时在军营里,你也能一枪暗杀我,为什么又要与我摊牌?”
  陆文龙想了想,“我母亲希望我不要杀你,虽然你罪孽深重,但至少你将我们母孑照顾得很好。”
  田中哼了一声,“你从小受军国主义教育,应该对敌人要毫不留情。”
  陆文龙沉默了一会儿,“日本败了,你也输了。”
  田中顿时低下了头,慢慢坐了下来,再无斗志,“我输了,希望你以后,忘记我这个失败者。”
  陆文龙心里也不太好过,对田中说,“我代表重庆中央政府前来受降,我现在是国防部作战参谋,明天你也必须去重庆。”
  田中问,“你去了重庆?王佐在梁山上,你为什么不去上梁山?”
  陆文龙说,“为什么我要上梁山?”
  田中叹口气,“如果我还有对你提出人生规划建议的权力,那么我建议你不要去重庆,你应该去做有希望,有信仰的事,一个为了国家和信仰,一个为了私欲和权势,你觉得哪个会更有希望。”
  陆文龙依然是骄傲的,他起身去接过田中军刀,田中又说,“我以为受降的会有另一支部队,文龙,也许我再也回不了家乡了,如果你若能再回东京,请记得将我骨灰带回家乡,不知道你愿意么?”
  陆文龙说,“可以。但你明天必须跟我回重庆。”
  此刻又是胜利日,全民庆贺,于观礼台前摆下千张宴席,邀请全县百姓并所有军民赴宴,卢俊义又在县政府摆下了几桌,请了宋江燕青等齐来相聚。
  大家喝得高兴至极,突然从梁山传来消息,却是晁盖病逝的噩耗。
  晁盖中枪伤以来,一直未能治愈好,听的报刊登上日本投降矣!于是喜不自胜,几瓶水酒下肚,大笑不止,伤口迸裂而亡。
  诸葛亮遣刘唐下山来请宋江等回去治丧。
  宋江悲痛不已,来辞卢俊义,卢俊义听说晁盖身亡,也是内疚,提出上梁山去为晁盖吊丧。
  吴用听说了,立即劝阻,国防部严令未有批准不得与梁山联系。
  卢俊义才管不了那么多,吴用只好放下手中工作,又带上了陆文龙陪着一起上了梁山。
  聚义厅里,一片素镐,晁天王灵位居在聚义厅正中。
  宋江哭的最为痛心,也许是因为他失去了这个世界上最为珍惜他的一个大哥,即使总裁领袖都将他抛下,但梁山一直牵挂着他的安危。
  宋江曾经迷失了方向,四处碰壁,万般受挫,但是晁盖始终记得外面还有一个宋江没有回家,一直牵挂着他,即便他误入歧途,成为汉奸走狗,晁天王仍然为宋江在梁山保留着一个位置。
  宋江哭的昏死过去,许仙在一旁也是难过。
  诸葛亮李靖徐茂功各念诵祭文,秦琼尉迟恭程咬金为第一批依次献祭,叩头跪拜。
  林冲第二批为首,鲁智深武松为晁盖献酒,二龙山桃花山各部同来哭拜晁盖。
  宋江卢俊义在后为第三批,吴用燕青李逵柴进等也来吊唁。
  许仙武大为第四批,武大特别采购了一个特制的花圈敬上。
  由武大出资,诸葛亮将晁盖的殡丧仪式办的隆重,一山肃穆,林野同哀,全梁山上下皆披着素衣,梁山百余战将皆举烛来为晁盖守灵。
  夜更凄美,入夜雾浓,自山中蒸腾出异像,梁山休兵歇战,众人见着海市蜃楼,现出旧时英雄群像。
  一百单八聚义时,忠义常存英雄魂。
  山中大堂之上立一面牌额,大书“忠义堂”三字。
  断金亭也换个大牌匾,前面册立三关。
  忠义堂后建筑雁台一座,顶上正面大厅一所,东西各设两房。
  正厅供养晁天王灵位。
  东边房内,宋江、吴用、吕方、郭盛;西边房内,卢俊义、公孙胜、孔明、孔亮。
  第二坡左一带房内,朱武、黄信、孙立、萧让、裴宣;
  右一带房内,戴宗、燕青、张清、安道全、皇甫端。
  忠义堂左边,掌管钱粮仓廒收放,柴进、李应、蒋敬、凌振;
  右边花荣、樊瑞、项充、李衮。
  山前南路第一关,解珍、解宝守把;第二关,鲁智深、武松守把;
  第三关,朱仝、雷横守把。
  东山一关,史进、刘唐守把;
  西山一关,杨雄、石秀守把;
  北山一关,穆弘、李逵守把。
  六关之外,置立八寨,有四旱寨,四水寨。
  正南旱寨,秦明、索超、欧鹏、邓飞;正东旱寨,关胜、徐宁、宣赞、郝思文;
  正西旱寨,林冲、董平、单廷皀、魏定国;
  正北旱寨,呼延灼、杨志、韩滔、彭玘。
  东南水寨,李俊、阮小二;
  西南水寨,张横、张顺;
  东北水寨,阮小五、童威;
  西北水寨,阮小七、童猛。
  其余各有执事。
  山分八寨,旗列五方。
  交情浑似股肱,义气真同骨肉。
  断金亭上,高悬石绿之碑;
  忠义堂前,特匾金书之额。
  总兵主将,山东豪杰宋公明;
  协赞军权,河北英雄卢俊义。
  施谋运计,吴加亮号智多星;
  唤雨呼风,入云龙是公孙胜。
  五虎将英雄猛烈,八骠骑悍勇当先。马步将军,弓箭枪刀;
  遮路水军,将校艨艟。
  战舰相连,八寨军兵守护山头;
  港泊四方,酒肆招邀远路来宾。
  掌管钱粮,廉王李应、柴进;
  总驰飞报,太保神行戴宗。
  飞符走檄,萧让是圣手书生;
  定赏行刑,裴宣为铁面孔目。
  神算须还蒋敬,造船原有孟康。
  金大坚置印信兵符,
  通臂猿造衣袍铠甲。
  皇甫端专攻医兽,安道全惟务救人。打军器须是汤隆,造炮石全凭凌振。修缉房舍,李云善布碧瓦朱薨;
  屠宰猪羊,曹正惯习挑筋剔骨。
  宋清安排筵宴,朱富酝造香醪。
  陶宗旺筑补城垣,郁保四护持旌节。人人戮力,个个同心。
  直至黎明来临,东方渐亮,这一百单八群像渐渐隐入在山体之中。
  时至今日,仍有影像。
  万里长城百万兵,国耻岂能儿孙平。愿提十万虎狼旅,跃马扬刀入东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