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白水三七演义第二百二十五章,民国白水三七演义第225章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
  梁山之上,万物肃穆,鸟兽静默。
  晁天王灵位摆在聚义厅正中,众将士守灵,入夜云雾奇观,海市蜃楼,现出梁山异景,百单八将,天罡地煞,名号相貌,栩栩如生。
  日军已投降矣,天下皆知。广播日夜播放着蒋委员长的发言:…今天敌军已被我们盟邦共同打倒了,但我们并不要报复,更不可对敌国无辜人民加以污辱,我们只有对他们为他的纳粹军阀所愚弄所驱迫而表示怜悯。如果以暴行答复他们,则冤冤相报永无终止,决不是我们仁义之师的目的。…
  …
  ​八年以来,我沦陷的同胞,或流离转徙于异乡,或颠顿病困于穷途,亟待救济;尤其是残臂断股的战士,和孤儿寡妇的遗族,未尚抚恤;与后方同胞服兵役者,为国忘家,从事生产者负担綦重。言念及此,不胜战栗。所以我们今后的工作,不独要恢复战时为平时,并且要转化无业为有业。我们国家的基础,比联合国任何一国为薄弱,我们抗战的时间,比联合国任何一国为久长。我们不但要在战火的废墟上精诫团结,一德一心建立现代国家,并且要充实国力,与联合国共同负起国际和平世界繁荣的责任。我们在创巨痛深的破坏之后,面对任重道远的建国大业,深觉工作的纷繁,弥感责任的重大。我诚恳希望全国同胞,对于上述最低限度的设施和最为迫切的要求,要举国一致积极推进,期于完成。我们过去的工作,是军事第一,胜利为先;我们今后的努力,则在国家统一,政治民主。我们只有共循统一与民主的道路,完成建国工作,实行国父的三民主义,才能同臻于国力充沛民生康乐的境域。五十年国民革命所期求,八年抗战所祈向,就在于这个最大最后的成功。总之,我们必须以和蔼亲睦共同互助的精神,正视八年来国内残破创痍的现实,而导国家于复兴;更必须以坚毅刻苦,自觉自勉的精神,使我中国跻于平等自由的现代国家之林,以慰国际友人的期望。我在今天溯忆抗战的初衷,敬悼忠勇的先烈,感谢友邦的援助,怀念人民的痛苦,真觉得感想无限,特以这个内政方针普告于全国国民,切望真纯坦白,共矢精诚,同负责任,以实现我们国家民族迫切的要求,达成我们全国一致奋斗共同建设的使命。…
  …我们的抗战,今天是胜利了,正义必然胜过强权的真理,终于得到了他最后的证明!
  …
  许仙许久没有听到这些话了,延安的胜利宣言,委员长的告全国同胞书,国防部的发言,美国人的公报,等等。
  这一切来之不易,却又是期盼已久。
  国恨家仇,终于得报。
  国军代表卢俊义公务繁忙,且不宜在梁山久留,祭奠晁盖后,便要辞行下山。
  诸葛亮率众多英雄在聚义厅摆下宴席,请了卢俊义及所有上山的国军将士,并拿出水果酒菜庆贺胜利,称之为胜利果。
  卢俊义豪情澎湃,与梁山众英雄对饮,百无禁忌,又与林冲相见,相互说了高俅诬陷之事,卢俊义想着这高俅如今已经是军统局毛主任的心腹,而林冲明显已经是重庆所防备的异党分子,要想凭林冲之词去揭发,只怕是不能。
  卢俊义对林冲的遭遇当然是万分同情,于是又多喝了几杯。
  陆文龙与诸葛相见,对饮了几杯,说了王佐之事,王佐已经回了日本,去照顾陆母,陆文龙听了又是感慨,“诸葛先生为我指点迷津,我却不忍杀了田中,以致先生用计无效,自己也是被田中逮捕。”
  诸葛说,“你受田中抚养之恩虽重,但田中毒害陆家更甚,你也是重情义之人,当知国家大义与个人小义之间该如何取舍?”
  陆文龙羞愧,“几天后,我便要去重庆,将日军在山东一带的防御战备图交与国防部。”
  陆文龙说,“也许,国防部还需要这些战备。”
  诸葛亮说,“你也是中国人,中国人自然不要只想着害自己人。”
  陆文龙自然明白诸葛亮所指,低着头喝了一杯酒,“先生,以前日本国经历过群雄割据,诸侯并起的战国时期,后来经过改革维新,渐渐强大起来,中国如果不内乱,中华民族能同心合力,将来一定会成为一个强大的国家,人人都会以自己为中国人而自豪的。”
  卢俊义也已醉了,与林冲勾肩搭背,唱着黄埔军歌,两人不由相对垂泪。
  当夜众人又是大醉,第二天,卢俊义几人起身来辞行。
  从山下赶来的时迁身负国防部指令到来,带了一封电文来。
  电文是国防部何总长签字的告示,并通知隶属于十八集团军的各地武装。
  卢俊义与吴用看了电文内容,相互简单高议了一会儿,两人又就关于宋江几人去留的问题应该有必要与梁山方面交待清楚,为避免再次产生流血冲突,卢俊义决定既然已经上山了,该摊牌的还是要当面讲清,毕竟都曾联手共破日寇,大家各为主义,可兄弟情义还需珍重。
  卢俊义于是与诸葛见面,约定在议事厅告知国防部指令。
  诸葛亮当然接受,众人都在聚义厅内,会议因是临时决定,双方都没准备什么仪式,且事关机密,约定相互只安排了几个有关联的人参加。
  晁天王灵位仍未撤下,香烛灵像居中,诸葛亮徐茂功李靖张清萧让坐右,卢俊义吴用董平柴进陆文龙坐在桌子左侧。
  而宋江许仙燕青李逵几人因为身份未定则都坐在了旁听席上。
  双方很自然地进入了谈判程序,吴用首先发言,以中央军政命令向诸葛亮索要日军战俘并缴获的日军情报及物资,称此为国府号召,所有日军必须向国军投降。
  诸葛亮自然知道这项命令个要点在何处,只说一定服从命令,吴用又搬出了老蒋命令,梁山军事行动必须停止,等候整编。
  诸葛亮在之前已收到了来自延安的宣言,而且根据分析,大致了解目前的形势,抗战一结束,便到了蒋总统清除异己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