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白水三七演义第二百三十一章,民国白水三七演义第231章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武大运转六合珠之时,也万没有想到竟然凭空又窜出来一人,已经无法逆转。
  众人随着六合珠,穿越时间黑洞,流星划过之时,几人已经到了海天之上。
  碧海青天,海天廖阔。
  六合珠似被海上飓风拦阻,能量耗尽,正徐徐落在海平面上。
  武大也不知缘故,于是安慰大家,“路程太远,风浪太大,六合珠只是暂时休息一下,待吸收了天地精华后,便又可带我们前进了。”
  许仙见时迁突然出现在自己身后,吓了一跳,林冲也是来不及反应,随着重力而降,众人直落在了海面上。
  只带动一阵微波荡漾,武大将六合珠幻化成一个躲避球,似泡沫般浮在海面,众人随着这玻璃球飘向日本岛。
  “你,你不是时迁么?你为何会来的?”
  许仙问时迁如何经过这里,时迁嘿嘿笑着,来问武松,“武松,你还认得我么?”
  时迁又与其他人套近乎,“宋江,林冲,你们可都是上了军统黑名单上的人,燕青,李逵你们可是犯了重罪的,许公子,你又要搞什么鬼?要去日本做什么?”
  许仙有点晕船,“你,时迁,你还没回答我问题呢?”
  鲁智深却不管那么多,一把抓住了时迁,“你原来是军统特务,这回落在了咱们手上,林教头,洒家先将他绑上!”
  鲁智深因军统迫害过林冲,所以对军统的印象一直不好,这回抓小鸡般捏住时迁手臂,时迁痛的直叫,忙对许仙武大说,“许仙,武大,武松,你们几个好没义气,我时迁担心你们去日本有危险,这才冒着生命危险闯了过来。你,你这和尚,解腰带做什么?俺也是一条响当当的好汉!”
  宋江劝说,“鲁智深兄弟,且慢动手,如今大家都孤悬海外,这时迁我也认得,不是奸恶之徒,且问清他意图便可。”
  武松对时迁的印象还是好的,南京血战,这时迁也出过不少力,“师兄,这时迁原也是好人,南京一战也是随我们出生入死的。且先问清楚他的意图再处置不迟。”
  鲁智深见兄弟说话,便将时迁放下,“好,你且说为何混入我们队伍,若有半句假话,便将你扔入海里喂鱼。”
  时迁嘿嘿笑着,原来自从重庆谈判开始后,军统下令各地各站军统秘密开始工作,针对分布在各地新四军,八路军,游击队,武工队等异已队伍进行全面调查。
  时迁受命在梁山行动,因他轻身功夫好,艺高人胆大,将梁山的布防,人员火力配置等都查的清楚,要将梁山的军情报给卢俊义。
  时迁在山上潜伏了几天,见到小青在梁山怒叱群雄时,已将情报交与卢俊义带下了山。
  时迁厌恶内战,常说为何不杀去东京,报仇雪耻,在梁上听说许仙欲去东京,更勾起了时迁的遐想,日本人欺负咱们这么久,咱们不去踩踩他们的土地,糟蹋他们的粮食,欺负他们一下,能过得去么?
  时迁见与许仙同行的人有林冲,武松,燕青都算是老相识了,武大也是忠厚老实人,于是更打定主意要趁机随着同去。
  时迁见过武大六合珠的穿越之术,在众人用功之时,捉紧时机,也一纵进了穿越行列。
  既然来都来了,那就向前漂吧。
  武大也不知道日本国在哪里,左右看了看一众好汉,大家在海上都开始摇头。
  许仙说,这六合珠不是能直接将咱们送去目的地么?
  武大看了看海空,“兴许是海风太大,也许又是我法力不够,这海上的事,与陆地山峦不同,六合珠应该还在运行,只是换了瞬间移动方式,改为海上航行模式了。”
  武大的解释让大家都觉得摸不清头脑,许仙算是读过些洋人的书,“应该是吧,看六合珠带着我们一直向前走,可能是能量有限,又可能是受到地球磁场的作用,但它的功能还在启动,没有死机,依我判断应该离日本国不会太远了。”
  于是大家都坐了下来,静看海上风景。
  六合珠在碧海之中发出亮光,声波驱赶近前的鱼类,六合珠虽然切换了模式,但保护几个人应该不会有问题的。
  只是临行时太过匆忙,以为只是一个短暂的出行,却改为了海上飘流,海上颠簸,众人都觉得有些饿了。
  海鸟竞翔,风光美丽。
  远处海面上驶来一艘铁皮商船。
  许仙指着那商船叫道,“有船来了,是,是美国人的商船。”
  宋江见那巨大铁皮船横在大海之上,船舶上飘着数面星条旗,巨大的烟囱冒着浓烟,向蓝天喷吐着黑色污渍,污染了整片天空。
  宋江等人从小船上仰望,只觉乌云飘来,遮天蔽日。
  美国人的商船正欲开往日本,因为战争已经结束,美国人载了一船货物去日本支援驻日美军,昨天刚刚从中国装了不少粮食,日本刚刚战败,物资奇缺,驻日美军与日本国民都急需援助,美国商船从东印度绕过朝鲜半岛,又在中国停留了半天,装满了粮食物资驶向日本。
  船长见到不远处一个玻璃球状物品,甚是奇特,孤独飘浮在海上,美国人为了避免麻烦,远离波涛,鸣笛三声,以示警告。
  商船似座海岛飘来,那汽笛带动的声浪能将耳膜震裂。
  宋江对武大说,“咱们要躲着点他们。”
  武大说,“咱们要不搭下他们的船吧。”
  许仙蒙住耳朵,“美国人会让咱们上船么?”
  林冲挥动着手臂,发出了旗语,示意求救。
  美国商船没有看见,高傲地从远处驶过,带来了一阵巨浪。
  众人正怅望美国商船远去时,不知从何处窜出十余艘小机动艇船,马达声轰鸣,直接追上大商船。
  那些小艇机动灵巧,在海面上飞驰,只几分钟就已围住了美国商船。
  艇上坐了许多穿着黄色日本军服的日本兵,还挂上了日本的军旗,领头的日本兵大叫着进攻的口号,其他小艇上日本兵呼应,看起来约有百十来人。
  从渔船上飞出无数条绳索,这些日本兵精通水战,个个似猿猴般向商船上攀爬,不一会儿,己有数十人上了商船。
  就听见海上美国人哇哇大叫,船上已经乱成了一团,开始响起了枪声,日本人的手枪步枪,美国人的半自动机枪,但更刺耳的还是日本人乌拉乌拉的喊杀声。
  这些日军叫喊的口号勾起了许仙的回忆,当年日本人疯狂进攻,挥舞着指挥刀,发出声嘶力歇的吼声,就是一幅画面出现在许仙眼前。
  “鬼子!”
  许仙大惊,“日本鬼子不是投降了么?”
  林冲反应过来,“不好,是日本海盗,他们要劫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