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白水三七演义第二百六十一章,民国白水三七演义第261章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西方人认为上帝创造人类时,一定也同时产生了神。
  摩罗根是另一类的变种狼人,双手能化钢爪,与传说中的狼人一样,身体受到创伤后能伤口自愈。
  早在一战时摩罗根来到美国,被YY教授留在身边,成就了多项科学实验,摩罗根的钢爪与鲁智深的锡杖产生了共鸣,摩罗根见眼前这胖大的异教徒,不是普通人,于是很自然就觉得这是教授从亚洲召来的变种人。
  几次简单的交手,摩罗根见识了燕青的暗器与轻功,武松的独臂刀,鲁智深的疯魔禅杖。
  摩罗根更确认了这些亚洲人是同类,狼人倚靠栏杆,“你们,来自哪里?日本?还是中国?”
  燕青慢慢靠近,“我们是中国人。”
  狼人抽着大雪茄,“是的,中国,一个古老而神秘的国度。”
  燕青问,“我们想下船去,你能为你们指条路么?”
  摩罗根以为这三个变种人厌倦了科研室的枯燥,想要趁着夜色悄悄溜走。
  摩罗根说,“你说,他们发明创造新科技,真的只是为了更好地拯救地球么?”
  燕青回答,“我不知道,反正我拯救不了地球。”
  摩罗根嘴角轻轻上扬,夹着雪茄指了指出口,“那边是出口,但没有命令,你们是出不去的。”
  燕青从船舱向外望,美军哨岗处站着一队人,左右各有几束强光打来,探射灯照耀下,要想强突,只怕全身都会打成筛子。
  鲁智深,武松听不懂英文,先行探路,燕青在后跟来,三人还未走出罗根视线,身后响起了刺耳的警报声。
  美军军舰上立刻炸开了窝,自舱门处,甲板上,门洞里,四面八方,突然涌出了几百上千名美国海军,他们有条理,有秩序地奔向自己的岗位,他们一个个飞速掠过了燕青几人,喊着自己的口令,向着自己的位置前进。
  顿时,燕青几人反而不知所措了,他们暴露在众人眼前,但军人都将他们忽略。
  摩罗根很习惯于美军的训练有素及作战效率,他开解燕青几人,“朋友们,来,他们又要打仗了,咱们回实验室呆着就不会有事了。”
  没有其它选择了,燕青立即向罗根靠拢,鲁智深与武松也迅速与燕青站在一起。
  “现在怎么办?不知道是不是小白惊动了美国人?”
  “先莫慌,咱们先跟着他去试验室。”
  燕青三人紧跟在狼人身后,摩罗根对这里是轻车熟路,在美军整列完备前,罗根将军事隔离区的大门打开,燕青三人依次进入。
  实验室区域很大,隔音效果非常好,外界任何声音都听不到了。
  “罗根,你带什么人进来了?教授知道么?”
  一个穿着制服露出半个大胸脯的美国女人走来,很好奇看着鲁智深几人。
  罗根将雪茄烟摁灭在自己手掌上。
  “他们如此的与众不同,教授会喜欢他们的。”
  舰船上灯光俱亮,有人混入了美军基地,且已经潜入了第五区日战犯看守处,值守官紧急按响了警报,舰上全体出击,各守岗位,很快在舰船第五区围困了两名潜入者。
  林冲与白玉堂刚摸进了囚犯看守处,两人穿了两件美海军服,白玉堂是惯犯,自排风口爬进去,见到底下囚禁的日本战犯都是自己列在名单上的,更是兴奋。
  林冲却是已经察觉到了危险,“小白,此地太过凶险,咱们还是先行撤退,下次计议妥当再将他们伏法。”
  白玉堂执意不听,回头对林冲说,“你先走吧,我好歹来了,须杀他一两个使鬼子胆破才高兴。”
  林冲拉不住白玉堂,“不知道时迁与武松他们如何?哎,咱们此行实在太过鲁莽,罢了,为了兄弟义气,死便死了。”
  白玉堂在排风管道爬行,美国士兵正在犯困,听着有轻微响动,以为是老鼠,换了个睡姿,又继续打盹。
  白玉堂眼神好,对林冲做了个手势,已经选中了一个目标,底下一人是臭名远扬的日关东军给水部队731指挥官一木。
  白玉堂从天窗下来,日本战犯刚睡下,听到声音,睁眼来看,一个着美海军服的黄种人从天窗上翻下来。
  一木自然知道那肯定不是美国人。
  “你是谁?”一木很镇定看着来人。
  来人说的是中文,“中国人。”
  一木没有慌张,双腿盘坐。一木听得懂汉语,于是他也说中国话,“中国人?你来日本,做什么?”
  “你们曾经做过什么,现在我也做什么。”白玉堂将海军服解开,露出排在衣内的夺命镖。
  一木早听过有潜伏而来的中国人来日专杀战犯,一木眼脸抽动,慢慢地说着,“那你杀了我吧。”
  白玉堂说,“你就没有什么话要说么?”
  一木很安静,“没有了。你动手吧。”
  白玉堂恨道,“你觉得只有死亡才可以得到解脱么?”
  一木面壁,不作回答。
  白玉堂解了一支镖,“我在你们正式投降后的第三天开始打造这九十九枚夺命镖,你们以为投降了战争就结束了,你们说不打了,那欠下的债就一笔勾销了么?休想!我白玉堂生平最恨欠债不还之人,你今日死在这镖下,也算是还了债,下辈子就干净做人吧。”
  一木转过身来,对白玉堂所说的话没有反驳,“要动手便动手,今生是国家战士,来生自然誓要守卫国家,不受外强欺侮。”
  白玉堂飞镖刺出,一木闪也未闪,直挺挺地坐在地上,缓缓闭上了眼睛。
  白玉堂正要后撤,就听见狱门外叮珰几声,铁门被人打开,门外有人用日语细声唤着,“一木君,请出来吧,我是黑龙会的一钵,我是来救你们出去的。”
  一钵开了狱门,探头进来,却见屋内那一木静坐原地,没有动静。
  这一钵假装受伤,是因为有种力量在召唤他并指引他来到这里,一钵也想要找到这种力量的根源,潜进美军基地营救这一批战犯。
  一钵依据指引,知道了日本一批战犯被关押在戒备森严的美军基地内,一钵于是借助于白玉堂的刺杀行动,假装受伤,被美军押入基地受审,一钵即运用自己的功力,要将这批战犯运走。
  挂在天窗口的白玉堂和守在通风管口的林冲见到一钵未死,反而还要将这些战犯尽数救走,白玉堂肯定不能让他得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