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水流年若羽曦第328章 秘密被南宫越发现,似水流年若羽曦第328章 秘密被南宫越发现_女生频道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似水流年若羽曦 > 第328章 秘密被南宫越发现

第328章 秘密被南宫越发现


  洛羽菲难得一见的对慕瑶发了火,不仅把慕瑶吓得一怔,就连其他人都感到有些意外。
  “既然来到这个世界那便试着去适应它,我从第一天开始就跟你讲过这个道理了,时至今日你依然我行我素,你和欧阳在一起多久了,你到现在都拿不下他,难道非让我用那种下三滥的手段,生米煮成熟饭?慕瑶,你心里究竟在想什么?每次遇到麻烦都是我给你摆平,我能管你多久?你何时才能长大?告诉你要么学着适应这个环境,要么就立马从这里滚出去!”
  盛怒之下的人总会说出一些狠话,只是这些话并非是洛羽菲冲动之下的结果,而是她事到如今的不得已为之。
  众人皆有些难以置信,唯有莫羽了然于心。他看着慕瑶哭着对洛羽菲说再也不想见到她的话时,忍不住第一时间看向洛羽菲,她不达眼底的怒气和目光中的不舍在她那双剪水双瞳里交织出了一道强烈的反差,对比鲜明的令人刺目,于是忍不住眼眶一红,他突然好心疼她。
  “抱歉,妾身失态了。妾身先行失陪了。”继而耳畔传来洛羽菲的声音,淡淡的,带着些许疲惫。只见她朝着夜冥曦和几位皇子欠了欠身,随即在众人惊讶的目光里缓缓向着门外走去。
  许是那背影看起来太过单薄,莫羽忍不住鼻子一酸,一路追着她的身影从厅里走出来,感受着头顶那轮明月的温柔浸染,眼泪终于忍不住掉下来。
  “姐姐!”时隔多年他终于再次喊出声,闻言洛羽菲脚步顿住,愣在原地一阵失神。
  “姐姐,让我陪在你身边吧!不管做什么,只要能陪着你就好!”他猛地冲上前紧紧将洛羽菲抱在怀里,“你是我活在这个世上的唯一理由。在我心里你就是我的姐姐,我唯一的家人。如若有一天你不在了,我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勇气面对一切……”
  “永远陪着我?”洛羽菲冷笑一声,“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我知道,这本就是我来京城的目的啊。”
  “可是如今我却后悔了……”
  “不!姐姐,这是我自愿的选择,也本该是我要受的。姐姐已经让我在这世上多活了二十年,对于我来说足矣。”
  “可是你的灵魂却会永远不死不灭,你再也感受不到人间的美好,无法随心所欲,没有情感没有心跳,如此一来,你还会愿意追随我吗?”
  “我愿意!我是心甘情愿的!”
  “……”
  一声长叹之后,是寂静无声的沉寂。洛羽菲灼热的目光渐趋冰冷,随着沉默的加深这目光更加坚定,而莫羽心里的喜悦更是从心底涌上眉头。
  只是两人都没有注意到,在他们身后不远处的一座假山后面,南宫越激动万分。他难以置信的神情里却又似乎明白了为何荣桓会对洛羽菲如此执着的原因。
  他突然有些感谢于璟妍,那个被感情冲昏头脑的愚蠢女人,若非她如此嫉妒洛羽菲,也不会把荣桓和洛羽菲的事情告诉他。
  “姐姐?”这个看起来比洛羽菲大了不止五岁的男子竟然叫她姐姐。还有,洛羽菲五年前便陪在荣桓身边,五年前,洛羽菲才不过十二岁。可是那时她应该是在京城才对。这些时间看起来根本都对不上,除非……
  南宫越突然有个大胆的猜测,而这猜测让他既惊恐又兴奋。于是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他转身向着崇烟阁走去,同小厮要来了笔墨纸砚,只是想了想,便在字条上写起来。
  只是他的一举一动皆被颜烁尽收眼底,他悄悄地告诉了夜冥曦。闻言,夜冥曦微微蹙眉,“继续监视他,看看他想做什么。”
  回到天光楼之后,南宫越依旧难掩兴奋之情。继而从目光中透出来,他始终目不转睛地盯着洛羽菲看。以至于洛羽菲忍不住回看向他,微微一笑,“齐王殿下可是有什么事要同妾身讲吗?”
  “啊?呵呵……没事。”表面上看起来云淡风轻,然而他狡黠的目光早已出卖了他,洛羽菲一眼便看出了端倪,她忍不住看向夜冥曦,却发现他似乎并没有注意到南宫越的异常,只是正在专心地同洛淳钧说话。
  于是索性将目光转向身旁的聂兰,因着方才她对慕瑶发火,此刻的聂兰显得格外紧张,连用膳都显得局促不安。
  “聂姑娘平日里可有什么喜好?”洛羽菲突然开口,这使得聂兰怔住,继而有些不可思议地看向她。
  “回王妃的话。民女平日里喜欢女红刺绣,闲来无事便会绣一些好看的花样。”
  “哦?听起来倒是十分有趣。欧阳最是喜欢漂亮的东西,前几天他还在哀叹自己的荷包破了呢。”
  状似无意的脱口而出,听者却是入了心,聂兰心下一动,不自觉地抬头瞥了一眼不远处的欧阳嘉懿,却正好撞上他的目光,正要躲闪之际,她发现那目光里似乎多了一些探究和一道莫名的敌意。
  “欧阳大人,你为何一直盯着王妃看?”秦冉忍不住问道,“你该不会是在恼她骂慕瑶的事吧?”
  “慕瑶现在已经没事了,有月姬姑娘陪着。本官只是觉得菲儿近来有些异常,她不会是因为有了身孕而糊涂了吧?”
  “啊?哈哈哈哈……”秦冉闻言大笑起来,“我说欧阳大人,在下只听过人老了会糊涂,没听说有了身孕还会糊涂的……”
  “至少她平日里不是最关心瑶瑶的吗?”
  “欧阳大人,其实王妃说的在理,毕竟慕姑娘是要长大的,凡事都应该自己学着承担,总不能一直依靠别人。”上官云飞的话令欧阳嘉懿一时语塞,洛羽菲是什么样的人他很清楚,也因此知道洛羽菲的用意,只是这突然的转变使得他一时难以接受。
  继而再度看向洛羽菲,似乎有些难以置信的目光引得洛羽菲将目光投向他,于是看见洛羽菲朝着他走过来,走到他们一群人中间。
  “欧阳,聂兰姑娘倒也不错。”洛羽菲似笑非笑地看着他,眼里流露出的神情令欧阳嘉懿感到无比陌生。
  “前些日子,刑部侍郎才和张大人家退了婚,如今她又转投我欧阳家,菲儿,你觉得我会娶她吗?”
  眼看着欧阳嘉懿情绪激动起来,洛羽菲依旧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她抬眼看了看窗外的月亮,将一缕情绪悄然隐于眼中。
  “欧阳,以你从小到大对令尊的了解,你觉得令尊会接受慕瑶吗?”洛羽菲看向欧阳嘉懿之时,神情已恢复如初,眼中还带着淡淡的笑意。
  只是听闻此话后,欧阳嘉懿始终沉默不语,片刻后,他轻轻摇了摇头,“不会。”。
  “其实当日我去拜访令尊之时,如若令尊与我有所争执,此事反倒有转圜之地,只可惜令尊连提都没有跟我提一下,因而,欧阳,我可以很肯定的和你说,令尊从始至终都没有把瑶瑶放在眼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