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水流年若羽曦第329章 激将法,似水流年若羽曦第329章 激将法_女生频道_95996868九五至尊vi

第329章 激将法


  当所有的花灯被点亮的时候,天地之间竟成一色。流光溢彩的纷繁让人目眩神迷却也满心欢喜。
  所有人都从房间里走出来,漫步在云阁的花园中,又似漫步在云端里。
  正对着天光楼的花园中央,此刻有舞姬在献舞,华服色如云锦,灿若彩霞,衬着那妖娆的身姿旋转着耀人眼目。于是众人迷失,眼睛里满是繁花锦簇。
  花园的东侧皆为陵安城的千金小姐,她们装扮一新借着赏灯之际也想寻一个如意郎君。于是眼巴巴地看着对面的一众达官贵族,世家子弟目光皆追寻着台上的舞姬,心里的嫉妒之情逐渐浮上眉心。
  “天下男人皆好色!”武焰冷哼了一声,恰巧在洛羽菲路过之时,于是不禁看向她,发现她满身怨气,正狠狠地瞪着对面的男人们。
  “武将军可不要一杆子打翻一船人啊!我们慕容少华就不为美色诱惑。”
  “谁说的?他只要在陵安城的时候就跟在洛羽菲屁股后面,若不是好色,是什么?!”
  说着不经意间朝后瞥了一眼,竟意外发现和她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洛羽菲。于是脸颊两侧迅速涨的通红,她有史以来第一次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
  “嗯……仔细想想,武将军倒也说的在理啊。看来,我真的要好好说说慕容少华了。”
  “别……别啊!”武焰慌忙拉住洛羽菲,由于一时没控制好力气,竟将洛羽菲披在身上的披风扯掉在地。
  “武将军这是做甚?!”身后的莫羽急忙上前护在洛羽菲身前,“您难道不知王妃有孕在身吗?”
  “我……”
  “发生了何事?这是怎么回事?”莫羽的大嗓门惊扰了另一侧的男子。夜冥曦见状更是大步流星地走过来。
  “回王爷,是武将军,她拉扯王妃,还扯掉了王妃的披风。”
  “混账!武焰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吗?!”
  “莫羽!”洛羽菲瞪了莫羽一眼,随即连忙挽住夜冥曦的手臂,“曦君,妾身同武将军不过是闲聊了几句,没什么大事。”
  “是吗?”夜冥曦微眯着眼看向武焰,犀利的目光似乎要穿透她,许是那眼神太过冰冷,武焰竟感到后背一凉,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我……末将不是故意的……我只是,不是!末将只是想……”
  “够了!本王不想听你解释。”说着,拉过洛羽菲护在怀里,又将她身前的披风重新系了紧。
  “随本王去那边赏灯。”
  “可是如此一来岂非坏了规矩?”
  “你如今有孕在身,没有那么多规矩可讲。”
  两人说话间已来到花园另一侧,众人眼见着洛羽菲一脸哀怨。
  “如今有人替你撑腰,你还如此神情,那些没人撑腰的岂非得气出病来?”洛淳钧看着她一副叹气的样子忍不住发笑。
  “正因如此,我才要叹气啊。”洛羽菲说着再叹了口气,“如今,我在别人眼里都成了妖精了,只会勾搭男人博得同情和保护的狐狸精。”
  “啊?谁会如此想?”南宫奕忍不住来凑热闹,“当真是有眼光啊!”
  “你看!我就说吧。”洛羽菲白了他一眼,随即看向众人,“还有对面的那些千金小姐们,她们此刻恐怕吃了我的心都有。”
  洛羽菲的话成功将众人的目光引向对面,姑娘们一阵错愕,随即连忙从慌乱中回过神来,或娇羞,或可爱,纷纷展现着自己美好的一面。
  见状,洛羽菲掩唇轻笑,目光中透着狡黠,“武将军说了,男人皆好色。妾身认为此言有理。”
  话音落下,一众男子脸上皆流露出尴尬之情,继而引得洛羽菲再度发笑。
  “武焰口无遮拦,还请王爷恕罪!”武清扬连忙请罪,闻言,夜冥曦微微蹙眉,目光中隐隐透着怒气。
  只是还未及发怒,舞姬中有突然有几名妖娆的女子走上前,她们围绕着众人,扭动着婀娜的身姿,目光含情脉脉。
  尤其有一名女子更是直接贴上武清扬的身体,见状,对面的武焰连忙大声喊道:“小妖精!你勾引谁呢?”
  说着话的同时,大步流星地朝这边走来,武焰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与此同时,躲在不远处的慕瑶竟然也冲了出来,阻挡一名舞姬靠近欧阳嘉懿。
  “你们这是做什么?!”场面一度有些混乱之时,洛羽菲突然出声,继而走到武焰面前,瞥了一眼她狠狠抓着舞姬的手。
  “你弄疼她了。”洛羽菲轻声说道,“舞姬们不过是想活跃一下气氛,武将军用得着如此紧张吗?”
  “我们武家可是正经人家,我哥是绝不可能和舞姬厮混到一起的。”
  武焰脱口而出,眼神中透着傲气凌人。见状,洛羽菲脸色瞬间阴沉下来,凌厉的目光猝然间刺向她。
  “万物皆有灵。更何况,舞姬也是人。武将军此言看来是看不起这些舞姬了?”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武将军是何意?她们无非就是跳了支舞而已,又没有冒犯到令兄,武将军这般大张旗鼓地追回来,还伤人,这不是看不起她们是什么?”
  “我没有!我就是讨厌你们这些仗着有几分姿色就在男人面前矫揉造作,装可怜的女人!”
  武焰似乎是被愤怒冲昏了头,竟将内心深处的想法脱口而出,闻言,洛羽菲一把扯过被她紧紧抓着手的舞姬,随即飞起一脚,狠狠踢在她紧握的手上。武焰的手猛地一受力,瞬间松开,紧接着整个人向后倒退了好几步。
  “你?”被踢到的手顷刻间变得麻木,从指尖到手臂都失去了知觉。武焰惊讶地看着洛羽菲,好半天才回过神。
  “妾身不才,不过才用了五分力,应该没有伤到武将军吧?”
  “你说什么?五分?怎么可能?”武焰几乎不敢相信,而武清扬连忙上前查看,发现她的肩膀几乎都抬不起来。随即看向洛羽菲的眼中带上了一丝惊恐。
  “妾身何须要吓唬将军,只不过将军毕竟是女儿身,妾身如若使全力恐伤到将军就不好了。这就好比将军你方才使了多大的力气抓这位美人的手啊,诸位瞧瞧,这都红了……”
  说着将那舞姬的手臂举起来,手腕之处一道浅红的印子清晰可见。洛羽菲环顾四周,目光随即停留在欧阳嘉懿身旁,而他身侧被慕瑶推倒的那名舞姬此刻还跪坐在地上。
  气氛一时僵住,面面相觑之时慕瑶连忙回神将那名舞姬扶了起来。见状,洛羽菲掩唇轻笑,“瑶瑶,你如此紧张做什么,我又不会打你。”
  “我没有害怕,我只是……”
  “好了!今夜本是众人欢聚之时,武将军你确实过于敏感了,男人嘛,喜好美色本就是稀松平常之事,你如此唐突,未免有失体统,依本王看,将军近期没什么事还是不要出府了。”
  南宫川适时出声,闻言武清扬一时语塞,南宫越自然面子上也是挂不住,于是选择沉默,只是看着武家兄妹的眼神里盛满了愤怒。。
  而这一切都被洛羽菲尽收眼底,继而从嘴角溢出一抹无法察觉的笑,只见她小心翼翼地将那舞姬的手放在掌心中,有一下没一下地轻揉着,那舞姬更是泪眼婆娑,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