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狂君第十一章 风雨前奏 新,校园狂君第11章 风雨前奏 新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校园狂君 > 第十一章 风雨前奏 新

第十一章 风雨前奏 新


  “你没事了吧?看气色你好像很恢复得还不错。”
  楚寅径直走进去,直接就说到。在别人看来,慕容紫是在睡觉,但是楚寅却不是这么认为,因为他看的出慕容紫并没有睡着。
  “你怎么知道我没有在睡?”
  “这不是重点,因为现在以你的状态也知道不是主格,我可以感受出来。”
  “望气?”
  “你对这个实验有什么看法?”
  楚寅不直接回应,不过他的反问过来也算是默认了他的看法。但是他这么一问,倒是让慕容紫沉默了。
  “我认为这个实验有违人伦,不过我现在状态不稳定,我怕会影响事情的进程,所以我想找人代我,去配合你。”
  此刻慕容紫说出了自己的难点,确如她所说,她的塔雅思综合症不稳定,随时都会转换,而且她最怕的就是在关键时刻。
  “不过我可以让萧雪帮你,我已经把我们看到的,还有计划都和她说过。她是可以信任的,我们从小就一起长大,都了解彼此。”
  慕容紫说着就看见楚寅看来一下萧雪,微微皱了皱眉,但是被慕容紫发觉了,以为楚寅在怀疑萧雪,她就赶紧解释到。
  萧雪也不说话,但是她一直在傍边听着,但是听到慕容紫话语一转,还是抿了抿嘴,也有点不服气,认为楚寅小看她了。
  但是她想想刚才的事,还有慕容紫的表现,她越来越感觉楚寅有点神秘,他是不是真像慕容紫和她所说的那么厉害?
  “哎,说句话啊!试都没试怎么就认为我不可以,我……”
  萧雪看着楚寅有什么话都没有说,但是这次他直接就看向她,还不时的看着慕容紫。又在微微皱眉,好像在想着什么?让她感觉楚寅是认为她没本事。
  “这个应该可以,就让萧雪加入吧,关键是看你们的配合。”
  “我们?难道你不和我们一起?”
  听着楚寅说的话,慕容紫就疑惑的问道。
  “我还有其它的事,我看你们的默契感非常密切,你们来执行最好。”
  “那我们不可能只做苦力不得收获吧?好处是什么?”
  说着萧雪就问道,她听了楚寅的话好像楚寅什么都不做,但是她们倒是要做各种事。
  “我?一个人行动,并且我要做的另一件事就是治好慕容紫的病,还有传你们一套合击武技。”
  “什么?能治好小紫的病?怎么可能,她的病症连医学都无法治好。”
  “小雪说的对啊,我家人给我找了许多名医,都说没办法!确实是没有人能治好我的病。”
  “他们不行不代表我没有办法,你们就抽空看一下我给你们的武技,过一段时间我就给你们答案。”
  说着楚寅递给慕容紫一个T盘,看起来好像没有什么特别的,难道武技就不值钱吗?
  她们有些不以为意,在她们眼里,武技是很难得到的,因为所学的还是因为家族原因才有。
  何况楚寅一会才说能治好慕容紫的病症,一边又拿出一套武技,显然有点装大。
  “你们不要嫌弃,你们先看看了再说也不迟。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看着两人脸色有些古怪,楚寅就补充说到,随之他就离开了,只留下两女四目对望,好像还不太相信。
  不过楚寅倒是不管她们信不信,他也不需要她们全信,就目前来说,他们还不算太熟,彼此有所保留还是正常的表现。
  况且他只是对慕容紫有所了解,但是对于她俩人的背景还是不太了解,他也不忙着去了解这些,只要知道她们是友非敌就行。
  他出医院之后,没有往学校去,而是转车往市区里面去了。
  不一会儿他就来到了一个武馆,等他到了门口之后就有人来带他进去。
  不一会儿就带他进入到一间私人房间。
  “师傅,人已带到。”
  “嗯,你先去忙你的吧”
  带路人向屋内抱拳顿了顿首就退去了,等他退去之后,还没楚寅开门门就直接开了。
  “在这里不需要过多拘谨”
  “是”
  等楚寅进去后,此人立即要单膝跪,不过被楚寅阻止了。如果刚才的带路人看见一定非常疑惑,为什么自己的师傅还要给此人下跪。
  “我在这里不会太久,我想要你办一件事。”
  “您说”
  “明天我让一个人来你这里,你负责教导他。”
  “好的”
  “最近有一些情况,向总部回复,将此资料传入总部,要加密传输。”
  楚寅说着就把一个卡盘递给他,然后就走了。
  这时此人看见楚寅走了以后,就直接之转身进入内门,接着打开墙壁的暗门进去了。
  此后,王宁也按着楚寅的指示去了那个武馆。随后王宁也不再继续跟着楚寅,不是他不愿,而是楚寅让他去武馆学一段时间。
  在这以后其他人就看见王宁经常一个人走,连平时在一起的党伙都没有见几次。
  不过他的他的两个跟班倒是和那些人来往,好像是继续维持原来的党派。
  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了三个月,一切都很平静,所有事都是按着自然状态进行着。
  在慕容紫出院之后除了在教室里见到楚寅,其它时间都没有看见过。他平时去的凉亭也没有再去,好像什么都变得平静了。
  王宁每次下课了都去武馆,他的变化对于以往来说简直是变化巨大。他的跟班时常问他最近怎么了,他也是避而不言,没有和他们正面应答。
  楚寅也时常去看看王宁他们的进度,每次到武馆里,楚寅好像对每次进度都不太满意。他去一次就意味着王宁的训练程度要加强,渐渐的王宁也疑惑楚寅的身份。
  不过他没有机会去问,馆主也没有给他时间去问。经过了三个月的时间,王宁有很大的进步,但是和预期的还是有所差距。
  “我知道你现在有很多疑问,但是这些事现在告诉你还不是时候。”
  楚寅在王宁三个月后第一次对王宁话,王宁也半信半疑的点点头。
  在此刻,楚寅又回到昔日的凉亭,王宁也跟随者,不过少了他的两个跟班。
  “当初我和你说过在我身边是随时有生命危险的,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我不后悔”
  王宁顿了一下,但是还是直接回答,在眉宇间暗暗露出坚毅。现在他和往日已有巨大的变化,没有了当初的充而不实之态。
  “平静太久了,可能最近就会有事发生,要随时提高警惕。”。
  “你现在有的只是招式,等有机会我会给你实战。”
  说着两人也望向夕阳,看着西下的太阳,好似在暗示着风平浪静的落幕,而风暴正缓慢的拉开着序幕……